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二十一章与她重逢

  “林兄弟,有句话我想要问你,不知道你对小女印象怎么样?”坐电梯原路从地下室出来之后,王善思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
  “小女是谁,我不认识?”林强低着头走路下意识的说。
  “小女就是小女,还能是谁?就是你在门外遇到的王嘉瑶?”王善思有点哭笑不得。他脑子里正在盘算着如何跟林强表明身份呢。表明身份之后,他就打算把婚事的问题,潜移默化的说一下。
  “王嘉瑶是您的女儿啊?难怪,我说刚才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儿,原来他是管家的女儿啊?”林强心里有点恍然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保镖跟着公子哥一起冲出来,原来他们都是冲着管家老爷的权势啊!
  王善思本来想告诉他自己是谁,听他这么一说,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改为:“啊,那个,小女天生患有痼疾,但本性纯良,为人不怀,你,你怎么看!”
  “嘉瑶是挺不错的,我很喜欢她!”林强不明白他的意思,反而想到了别的地方去:“那个王叔,嘉瑶她得的到底是什么病,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我真的盼着她赶快好起来,她是个善良的好女孩!”
  “你可以帮上忙,当然可以帮上忙……”王善思大为高兴,俗话说知女莫若父,对嘉瑶这个孩子他还是十分了解的,最起码十几年来他从未看到她对谁这么上过心。
  “这就对了,我和嘉瑶总算是有缘,如果能帮上忙就最好了,王叔,其实我在边境上当兵的时候还真认识了不少奇人异士,其中也不乏隐居的大夫,不然我介绍几个过来,兴许还真能有用呢。”
  王善思沉吟了一下,他也知道林强不会对自己残疾的女儿,有什么一见钟情,本来他是准备用钱砸林强的,反正不管他愿意不愿意,绑也要绑来,强扭的瓜不甜也让他甜,可是就凭林强刚才对上古名剑没有一点贪恋之心,这番话又说的那么真诚,他的心里真的开始喜欢林强了,就觉得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不如这样吧,嘉瑶她现在就在楼上,咱们一起去看看她吧。”王善思呵呵一笑。心里患得患失起来,忽然又觉得贸然提出婚约不是太好,应该让年轻人多接触接触,培养些感情,等着将来的水到渠成。
  他更害怕林强这种人用钱砸不动。
  “可是,嘿实不相瞒,我今天是跟别人一起来的,怕是有点不大方便,不如我明天上午过来吧,其实我也有点担心嘉瑶受了惊吓。”
  “那你明天……”
  “谁?”正说话的时候,林强突然全身一震,冲着草坪附近的墙角喊了一声,犹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蓬”,林强一伸手,准确无误的将正准备逃跑的一名黑衣蒙面女子的肩膀抓住,不等对方反应,左手游鱼一般从她肋下穿过,顺势拖起她的手肘,向上举过肩膀,右手躲过她手中的飞刀,反肘向她腰部最柔软的地方一顶,左腿踢她膝弯,打算把她背朝天按在地上并且锁住。
  “王叔,你快走,她有枪……”
  林强刚刚使用的缴械和锁敌的手法本来就是特种兵实战中所专用的,多少年来熟练地都快成呼吸了,所以林强用的一气呵成。不过他也曾经在这种锁法上加了好几个变化,不了解的人是不容易解开这个锁的。
  可让林强没想到的是,那女杀手竟然没有按照常理利用速度转身和他相抗,而是忽然卸掉了全身的力气,变得柔软无比,利用惯性带着林强一起跌倒,上身上仰,双臂后伸,抓住林强的肩膀想要给他一个平地过肩摔。
  林强嘿嘿一笑,突然飞快的转身,跟她背贴着背,双手扣住她的翘!臀,猛地倒着提起,翻正面,拿胳膊肘锁她的脖子。这一系列动作,他完全没用上实力,全都是课堂上的锁法。若是真想杀她,就不必上锁,直接将对手把脑袋竖着向下一砸,这是搏击之中的辣手,此人必定立即玩完。
  那女子的解锁能力也令他越来越刮目相看,林强的手肘未到,她的双腿已经飞起,借着林强胳膊的力量,反向夹住他的腰部,双膝下压,把他压倒,猛地坐在他的身上,双腿夹双腿,再次把林强下盘牢牢锁住。林强嗷的一声惨叫:“美女,你这个锁太没品了,坐的可不是地方。”
  那女子根本不说话,突然,身体向后挺,后脑勺奔着林强的头砸了下来。这世上居然还有用后脑勺当攻击武器的。
  林强顿时脸色大变,扭头避过了鼻梁骨的脆弱位置,一伸手抓住她的后勃颈,猛地站起来。这里是人的一个发力点,被抓住立即全身无力,下盘的锁扣,自动打开。林强直接将后者脸朝下按在了地上。
  “队员,知道为什么会被我抓住,因为你的动作要领不对,我以前是这样教你的吗?丢人现眼!刚才那几个锁全都错了,在我面前,你连出枪的机会都没有,早知道我就提前废了你,省的浪费部队那么多米饭。”
  林强骂够了,突然一伸手,把她的面罩抓下来,战鹰的秀发,瀑布一样滑落,顿时遮住了脸庞。
  她咬着嘴唇一言不发!人已经有些哽咽!
  打哭了!
  远处忽然有保安牵着狼狗,向这边飞速的跑过来。
  王善思当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绝对没有进行阻止的打算,首先,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表面上的老八队根本连给林强提鞋都不配,再者他知道娘亲不糊涂,老人家早就看出了王一胜的用心,下面的事基本都是故意要成全他。她也知道老八队动不了林强。除非出动那几个神秘的老怪物。
  “都回去,这里没有你们的事。”
  “站起来。”林强冷笑道:“士兵,你的臀太大了,这是你目前最大的破绽,不过你还算有点脑子,知道裹住胸,没留着那玩意儿打蚊子。可是你的发力和呼吸全然错了。说,你是我教出来的吗?你这个垃圾,连我的狗都比你强。”
  战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她的思想早已回到第一次和林强参加战斗的情形,那一次由于叛徒的出卖,他们十几个人,在丛林里,被五十多名武装分子伏击了……林强带伤和三名老兵掩护大家撤退,所有人都以为林强必死,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个全歼的局面……
  “代号?”
  “是,教官,代号战鹰。我,我是战鹰啊,教官……”战鹰仰起头,理了理头发,已经是满面泪痕:“我已经向您的狗敬过礼了。”这是军训的时候,每次她们看到林强,战战兢兢之下必说的话。
  她莫名其妙的指了指左肋,忽然捂着嘴,放声大哭起来。
  恍惚之间,林强觉得这张美轮美奂的俏脸的确似曾相识,尽管她化了妆,有些娇艳,但那个指着自己肋骨的动作,还是让他想起了那次惨烈的战斗,肋骨,那是他曾为他的队员受过伤的地方。
  “战鹰,你是小战鹰,我想起来了,哈哈,难怪,难怪你会用我的独门手法来解锁,原来你竟然是战鹰。”林强一场激动的扑过来熊抱她:“战友,我的小战士,共过生死的小兄弟,你还好吧!”
  “好好好,只是一直没机会报答教官的救命之恩。”战鹰已经哽咽的泣不成声,眼中全是晶莹的泪花。
  她死死的抓住林强的胳膊。
  “教官,你也离开了丛林……战友们呢?”
  “离开了,离开了!”林强的眼眶也有些湿润,忽然他好像意识到什么,云怒道:“队员战鹰,你太软弱了,立即擦干眼泪,我有话问你。”
  “王叔,王管家……”林强回头一看,忽然发现,王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暗想,她一定回去找人了吧。
  “战鹰,你,你做了杀手?”林强表现的非常生气。
  “不,不是的。”战鹰说道:“教官,我只是王家的保镖,只因为你无意中得罪了王家的少爷,他们让我来教训你一下,不是要杀你的。”
  “啊,哈哈,那就好了,我还以为你是冲着王叔来的呢,吓我一跳。哈哈,只要你不做坏事就行。我可真不能接受我的兵去做伤天害理的事儿,走,咱俩去喝几杯,吃烧烤怎么样,我请客。”
  “教官,你不怪我,刚才……”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怪你做什么,前段时间我当保安的时候不也狐假虎威嘛……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早知道真应该让你给我的狗,多敬两年礼。”遇到以前的战友,林强仿佛又回到了丛林里,所有的悍勇和豪迈全回来了。
  “教官,我知道你在方氏集团当过保安,刚才我还见到方氏集团的二少爷,和一个说日语的女人走过去。”
  “说日语……”林强顿时若有所思的问:“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长得很规矩,一副好像整过容的样子,跟苍老师都有一拼?”
  “是,就是她,怎么教官也认识她。”一提到漂亮女人,战鹰的语气里面忽然有了点怪味,幸亏林强没注意到。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