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二十章战鹰女郎

  “我最后确认这把剑的身份,还是从他的剑身纹络。名剑之中,干将莫邪有血泪斑斑,龙渊纹络如高山临渊,泰阿纹络如流水微澜,工布纹络则如大河巨浪,胜邪剑有帝王之风,纯钧剑玄奥好似符箓,湛卢则光洁透明,至于鱼肠、巨阙,两把匕首,长度上就不吻合,连说也不用说了。”
  “所以我最后确定,这把剑上面的纹路,实际上一种图腾,而且是蚩尤天兵部落的图腾。”林强凝视着王善思说:“这是一把蚩尤剑!”
  “蚩,蚩尤,蚩尤剑,那不是个魔神,这是一把魔剑吗?”王善思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林强噗嗤一笑:“蚩尤不一定是什么坏人,你说的那些不过是成王败寇的神话故事而已。我知道的事情,跟你所说的就不大一样,首先据我所知,华夏的铸剑术起源就在于黄帝时之蚩尤部族。蚩尤以天赐铜料铸剑三千,曾屡败黄帝大军。可惜这些宝剑,后来渺渺难寻。三千年后,欧冶子等人无意中寻找到了蚩尤部落留下的秘籍,才有了十大名剑。”
  “很少有人知道,蚩尤之所以能够铸造成这样的一批宝剑,其实是因为他的蚩尤部落中有一个叫做‘天兵’的小部落,这个部落的人发现了一种天外飞石,将其掺杂在铜料里面练出来的剑,锋利无比,而他们把铸造出来的最好的一把剑,献给了当时的蚩尤,取名叫做‘蚩尤天兵剑!”
  “这把剑就叫——蚩尤天兵剑!”
  王善思沉默了良久,叹道:“你有根据吗?书上可有记载?”
  林强苦笑道:“我可以确认这就是蚩尤天兵剑,但书上有没有记载,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这个人一向都不怎么读书,我的相剑术,也是源自一个据说很神秘的门派,可是我百度了很久,连这个门派的影子也没找到,所以你也没必要完全相信我的话,也许我自己都被人骗了也不知道。”
  王善思摇了摇头,他觉得林强说的很靠谱,比你前那些给他相剑的所有人加起来都靠谱,而且林强相剑很有章法,品相、剑音、剑主、文化,说的都很清楚,绝对不是信口雌黄,看来这把剑没准真的就是蚩尤天兵剑了。
  可是王善思觉得,就算林强说的再怎么有道理也没有用,因为他还欠缺一张大学教授的名片,不然,这个消息就可以发布了,而发布之后,这个年轻人顿时也就跟着成名了。世上的事儿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嘛。
  “你们那个门派的祖师是——”
  “薛烛。据说是越国人。”
  “没听说过呢。”王善思苦笑了一下,突然说道:“刚才你跟我过招那两下子还不错,有没有想去,耍两下子,就用这把蚩尤天兵剑。”
  “没关系,反正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我也正好想看看你们这个神秘门派的剑法,没准你还是蒙我呢,回头没法跟老爷交代。”
  林强搓了搓手,“行,这个可是你说的,为了让你可以跟你家老爷交代,今天我就破例露一手。”他是真的喜欢这把蚩尤天兵剑,于是赶忙过去,握住剑柄,再次从剑匣之中提出来,向大厅中央走了两步,捏了一个剑诀:“献丑了。”
  特种兵一般的不学剑法,因为宝剑这东西在现代战争中属于已经淘汰的东西,所以林强的剑法跟相剑术一样都是从猥亵老头子那里学来的,至于这个老头子现在是死是活他也不知道,双方也没有什么师徒名分。
  他只知道这路剑法叫:披风剑。
  “嗖嗖嗖嗖”,林强剑法展开,顿时整个大厅之内,剑影狂飙,纵横起来……
  ……
  “战鹰,刚刚你跟我说什么?”此时,王一胜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满脸怒容的看着眼前站着的一位英姿煞爽的冷面美女。
  这女人身上穿着干净利落的迷彩军装,长发在脑后梳成一条麻花辫子,腰间的宽皮带上挂着两支巨大的M92自动手枪,额前的长刘海在空调风中飘起来,加上她的东方美女冷面,简直好像个职业的冷血杀手。
  “老板,我说,我不是他的对手!”战鹰肯定的说。
  “混账!”王一胜大发雷霆的说:“我让你去观察一下他,你回来之后居然给我这样的回报。你还是战无不胜的战鹰吗?还是老八队的队长吗?你可别忘了,你曾经号称是燕京武力值最强的人。”
  “可那是因为他没回来!”战鹰冷而规矩的说:“大少爷请原谅,我的确不是他的对手,此事我会跟家主解释的。”
  “家主,哼,你的心里就只有家主嘛。好,这个问题咱们以后再讨论,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如此肯定,自己不是林强的对手?”
  “……”战鹰:“因为他是我的教官,在他面前我甚至连个小学生都算不上,我所有会的东西,全都是他教的。”
  “神马?”王一胜颓然的坐在了沙发上不说话了,半天才缓缓的说:“但不管怎么说,王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作为老八队的队长,你还是要试一试,你一个人不行,那就大家一起上,另外你是华夏最强的特种兵,你的教官应该不会混那么惨,我相信你是看错了人,去吧,执行命令吧。”
  “是!”战鹰点了点头。
  “慢着!”每次王一胜起疑心的时候,眉毛里的逆毛就会刺入印堂,他暧昧的笑道:“战鹰,你和教官的感情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只记得他是只野兽。”
  “侵扰过你?!”王一胜眉毛一挑。
  “没。”战鹰脸一红,暗想,他不是那样的人。
  “那好,你下去吧。”王一胜有点放心了。
  战鹰从王一胜的房间里走出来,来到自己的房间里,作为老八队的队长,她也是王家的贴身护卫,虽然自己在外面有房子,但很少回去住,大多数的时候,都跟老八队的队员们,处于一种单线联系的状态。
  老八队源于前朝的特务机关,是前朝崩溃的时候,王老太爷冒着极大地风险庇护的一批特工人员,后来他们世世代代的成为了王家的私人保镖,其中一些很神秘的存在,据说来自于晚清宫廷,就连战鹰也没有见过。她更没有权限去联系,能够联系到他们的就只有老祖宗和家主王善思。
  战鹰表情凝重的脱掉了迷彩服,露出里面的一声黑色紧身衣,为了降低胸给她造成的空气阻力,特地在里面用白布缠了两圈,对付林强这样的超级高手,她可是连一星半点的小错误也不能犯,否则后果会非常的严重。
  等她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个头戴面罩的黑衣女杀手的形象,除了两把手枪,左肋下横跨着一把黝黑无光的直身长刀,刀上镂刻着“无明”两个字。然后她拿出一把和王善思一模一样的中控门锁,按了下去。
  几秒钟后,地下室的小铁门出现在她的面前,按了几组密码之后,铁门自动打开,一个灯光幽暗类似歌厅的空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是一个以南少林罗汉堂为蓝本设计的练功机关房,经过王家历代斥资千万打造,已经完全电脑化。黑暗中开始有随即出现的木人以及圆形的枪靶子,从各个方向飞速扑来,战鹰左手持刀,右手持枪,左右跳跃,刀劈木人,枪打靶心,向四面八方的所有“敌人”展开杀伐,地下室顿时乱成一团。但外面根本一点也听不见。
  此时如果有人在旁边观战,肯定就惊骇的发现这女人已经好像变成了一只来自丛林的猎豹。
  半个小时之后,战鹰再次从地下室里走出来。以前每次从这里走出来去执行任务,她都是信心满满,可是这一次,她的脚步有些蹒跚,忍不住发出长叹,明知道是飞蛾扑火,她还是要走这一遭。
  林强收住了自己的势子,结束了一路刚猛无俦的剑法,把蚩尤天兵剑交还给王善思:“这把剑太重了,我有点是使不开,刚才有好几路剑法使得不到位,真是太献丑了。要不你也来几下。”
  王善思惊骇的说:“我们家的人没人能用这把剑,的确是太重了。你刚才的剑法叫什么,看起来古香古色的。”
  “这你也能看出来,我真是越来越对你刮目相看了,燕京很少有人懂这玩意,毕竟是过时的东西了。”
  王善思怒道:“是啊,现在年轻人之中流行的都是东瀛的剑道,他们已经把老祖宗的东西忘得差不多了。”
  “其实东瀛的剑道,只是得了华夏剑道的一些皮毛,师徒名分早在唐朝的时候已经有定论。他们的刀啦,技术啦,比起华夏古代的剑法和铸剑术差得远了。”林强一边擦汗,一边中肯的说:“只是咱们这边失传的比较厉害罢了。”
  “哼,我最恨的就是岛国人了,狼子野心,其心可诛。”王善思骂道。
  陈凡的脑海里面突然闪现出方雄昌接触岛国人的情景,有那么一瞬间他打算给这位“王管家”提个醒,可是又一想,他一个管家也未必管得了这些事儿,于是赶忙打消了这个年头。
  “哎呦,糟啦,苏芮还在上面等着我呢。王管家,咱们上去吧。”林强下意识的喊道。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