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十九章名剑风流

  “阁下若是会相剑,可否说说这把剑的来历。”
  “那个看着好像是欧冶子的纯钧剑,但我也不能肯定,相剑不是相面,要试过才知道,所谓相剑其实叫试剑摸剑才对。”林强突然失笑,低声说:“这玩意贵重的很,人家怎么会拿出来给我摸,所以还是算了吧,其实咱俩也是瞎着急,管它是什么呢。”
  “那也不一定,其实,我跟这里的主人非常莫逆,只要我开口,一定没问题,咳咳,看阁下这眼神,应该是很想摸摸它的吧?”
  “啊,你看出来啦?嘿,其实我是个剑痴,不过还是算了,弄丢了赔不起。”林强哂笑着摊开双手。
  “堂堂大好男儿说这种话,一把剑算个屁呀,来,跟我来。”
  王善思带着林强一路往前,从别墅的一道角门出去,直接踏上草坪,夜晚的时候,林强脚上爬的都是小虫子。
  “大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强挠了挠脑袋,不知所谓。
  “带你去看剑。”王善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中控门锁,按下去,只听咔嚓一声,草坪突然震荡一下开始向下凹陷。
  “该死!”林强大惊失色,突然出手,用擒拿手,去抓王善思的手臂,没想到对方却反过来,锁他的喉咙,似乎对这路擒拿手的路数非常的熟悉。最让陈凡吃惊的是,他用的是失传已久的锁喉功。
  “你到底是谁?”因为草坪已经凹陷下去,空间非常狭窄,动作施展不开,所以双方几乎同时中招。
  “年轻人别紧张,我只是带你去地下室看剑,不会害你的,放心。”
  “去地下室为什么不走楼梯?”
  “我这个地下室比较特别,没有楼梯。”
  此时他俩所站的地方已经完全陷下去,上面地皮合拢,林强拧着眉头也放开了手:“你到底是谁。”“咔嚓”一声,到底,门开,林强跟着走出来,回头一看,原来刚才居然是一台电梯,而此刻他正处身于一间很大很豪华很现代化的地下室里。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马上就要看到那把稀世古剑。”王思善嘴角上翘诡异的一笑,很神秘的向前走去。
  林强艺高人胆大,而且他也觉得王善思虽然神秘,但应该没有什么恶意,于是快步追上去,说:“你这人可真是奇怪,古剑明明在一楼,你却带着我跑到地下室里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稍安勿躁。”王善思笑了笑,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中控门锁,按下去,只听上面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声,墙角,一个长方形的展示台开始缓缓的下降,而后落在地面上,里面躺着的正是刚才那把古剑。
  “哦,原来如此,这里还挺现代化的。”林强搓着手坐过来,嘻嘻的笑着说:“大叔,我看你不是什么客人,你肯定是这里的——”
  “什么?”王善思有点尴尬,也有点紧张,出于一些方面的考虑,他并不愿意过早的在林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管家!”
  “呵呵,居然让你看出来了,猜,猜对了,我就是管家。”王善思心里哭笑不得。
  林强咳嗽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把声音压低:“管家大叔,我看着有点不太好吧,万一让王家的人知道了,你可吃不了兜着走,没准连饭碗也给砸了,我听说,王家的家主那人不怎么样啊,小气得很。”
  王善思苦笑道:“听说的话有时候不准,其实我家老爷可好了,而且对我特别信任,你以后见了他就知道了。”
  “可我还是有点替你担心。”林强砸着嘴说。
  王善思心想,看他说话做事倒是个朴实无华的人,只是这把剑太过于贵重,他又是个绝顶的高手加剑痴,待会儿一时贪念,出手抢夺,也是有的。若他是个这样的人,嘉瑶说什么也不能嫁给他,我要不惜一切代价让他在这个世上消失。
  “你别太小看我,虽然我只是个管家,但是我在王家干了三十多年,也是有股份的,就算被炒鱿鱼也不至于饿死,再说如果你真的相剑成功,对王家那也是大功一件,老爷奖励我还来不及,怎么又会修理我呢?”王善思一笑:“担心过头了啊!”
  “那也是。”林强一愣。
  王善思走到那个展示台跟前,伸手在下面一拍,大约是触动了某个按钮,展示台的下面忽然露出了一块键盘,林强赶忙转过头去。王善思蹲下来输入了一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数字和文字组成的密码,展示台最上面的钢化玻璃护罩缓缓的打了开来。
  “呼!”顿时一股火红的剑气冲天而起,带着若有若无的热浪,就像是千年古尸的第一口呼吸,林强觉得那把剑活了过来。他急忙跑过去,只见古剑身上的红色镂空,此刻正缓缓的流淌着一道道岩浆,从剑尖到剑柄,溢彩流芳。
  “我要试剑!”
  林强伸手一抓,古剑登时呈现眼前。此剑,身长而阔长有三尺,五指宽度,青铜剑脊上古纹斑驳颇有神韵。林强拿过古剑,左手一掂,右手一弹,但闻一阵粗犷野性的振音隐隐而起,随手一挥,红光闪动,一道火红的光芒闪烁不定。
  “你看他像不像一面花了的铜镜!”林强竖着抱起长剑,拿到王善思面前,剑身上立即出现两人清晰地合照。
  王善思不由一阵惊叹:“这,这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我把玩这把剑也不知道几百次了,从来都是锈迹斑驳,哪来的这么明晰透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古剑和现代的剑不大一样,古代的铸剑术神秘非常,大约能够赋予宝剑一种剑格,要碰到有缘人才发光的,往深处说我也不大懂。”林强得意的一笑。
  “小子你还挺嘚瑟,那好,你要真是有缘人,你就把这把剑的来历,仔仔细细的说清楚,我就服了你了。”
  “稍等。”
  林强先是仔细的端详剑锋,然后用中指轻轻地弹动中央隆起的剑脊,粗犷野性的声音顿时嗡嗡的响起来,竟然比一块银元所能发出的颤音还要持久五倍以上,可谓声音绕梁,久久不绝。
  林强又用一方白丝巾细细的拭抹了一遍剑身,若有所思的将古剑放回展示台。
  “居然不是纯钧剑,而且是如假包换的古剑神品!”林强依依不舍得说道。
  “纯钧,纯钧是啥玩意儿?为什么又不是?”
  林强摸着下巴道:“要说铸剑术,自古以来,最出名的有四家门派,分别是北方的蚩尤、吴越的欧冶子、楚国的风胡子和楚国的干将!蚩尤的事情距离现在太久远,好多都不可考,所以,一般情况下,所以现在人们口中所说的名剑也就是后面的三家出品的十大神剑了,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十大名剑就销声匿迹。纯钧就是其中之一!”
  王善思苦笑,林强说的这些,从来没人对他说过,但有些名剑他其实是知道的:“这个我还有点耳闻,不就是干将、莫邪,鱼肠,巨阙,这些嘛,没听说过有纯钧什么的呀?”林强说道:“十大名剑分别是干将、莫邪、龙渊,太阿,工布,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即湛卢、纯钧、胜邪,均为长剑。鱼肠巨阙是匕首,干将、莫邪为雌雄剑。泰阿、龙渊、工布为兄弟剑。”
  “那为什么不是纯钧,到底又是什么呢?”王善思皱了皱眉头。
  “纯钧是为英雄剑,男人佩戴,英挺雄长,跟这把一样有三尺左右。这一点比较巧合,所以我才会认错。但纯钧剑延续的是欧冶子的吴越铸剑风格,欧冶子铸剑喜欢用玄英沙,其实就是铁砂,以当时的技术不用一融化,所以剑成后,剑锋往往有纹络斑痕,眼前古剑虽有纹络,然却在剑身,不在剑锋,且通体有象征吉祥的朱雀凤翅纹,所以刚才我一下子就排除了纯钧。
  所以我试探着听他的剑音,剑为百兵之神。所有的名剑,都有灵性,交战的时候,剑鸣于匣,一旦出鞘,则先声夺人。
  战国古剑的剑音大多都是悲鸣,干将莫邪慷慨雄壮、欧冶子五剑偏于低啸;剑身出鞘,好似秋风落叶萧萧马鸣,低沉悠长,宛若长夜悲凄。太阿、工布则振音清越,余音明朗,鱼肠、巨阙的长度有不对,所以我几乎一下子就把战国十大名剑全都给排除在外面了。”
  王善思有点失望:“你小子跟我卖狗皮膏药呢,用上排除法了,可是你把十大名剑全都给我排除了,这是啥意思,你可别告诉我,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上好古剑,其实是没用的垃圾。”
  “正好相反,它不但不是垃圾,还是宝物!”林强神秘一笑,再次吊起了王善思的胃口。
  “这么说,你是真的把这把剑的来历给看出来了,可是——”王善思咂了咂嘴:“既然不属于十大名剑,就算是宝物也非常有限了,看来,老爷真的是买了一把假货。”
  “不不不。”林强赶忙说:“其实我正想告诉你,这把剑虽然不是名剑,但它的价值远远在十大名剑之上。”
  “什么?”王善思差点跳了起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