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十八章相剑大师

  王家老大王慎思却登时全身一震,暗叫厉害。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王过之最近正在跟王一胜争夺未来家主的位置,而王一胜刚才的这番作为,绝非无的放矢,他无形中征服了三个人,老祖宗,王嘉瑶,王三胜。而且在整个家族中也将获得难以逾越的好口碑。
  同时他还意识到,王一胜其实并不会因此失去任何的股份,因为老祖宗的手中始终都掌握着王家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老祖宗最喜欢重感情讲义气的人,所以最后他一定会得到补偿。
  “好,果然是我楚游红的孙儿,既然如此,我就依你。”楚游红显得特别高兴:“不过,王三胜也不能不罚,就让他掌嘴四十,以儆效尤。都退下吧!”
  “老祖宗,还有一件事。”王一胜说道:“既然咱们王家的家规第一条就是,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之下,也要一致对外,而第二条却是犯我强王者,虽远必诛。那么今天那个打了三弟的叫林强的人,该如何处置,还请老祖宗示下。”
  “家规就是王家的规矩,就像朝廷的律法,是老祖宗定下,它比老太爷还要早,所以家规怎么说,咱们做子孙的就必须怎么做,不然就是不孝。所以,你就看着办吧!”
  “是,孙儿打算派‘过之’手中掌握的老八队,去跟他碰碰。我已经观察过他,的确是个很厉害的高手。”
  居然打我老八队的主意,这分明就是要从我手中夺权。老大这一招,可比一石三鸟厉害多了,简直就是一石N鸟啊。王过之气愤的想道。他正要站出去跟他理论,王慎思忽然用眼神阻止了他,因为他了解母亲的脾气,她不会轻易信任一个人,但一旦信任了,就轻易不会改变。
  不过王慎思也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王一胜好像算漏了一个人,那就是老祖宗的心肝宝贝,四小姐,王嘉瑶。
  果然,王嘉瑶突然尖叫了一声,奶奶,大哥哥,你们要对付林哥哥,不,不行,这绝对不行。林哥哥,林哥哥,我——大约是激动过度,居然一下子晕过去了。
  “四小姐晕过去了,快,快找医生来——”王张氏假模假式的喊道。其实她巴不得王嘉瑶赶快死掉呢。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处理。”楚游红冷笑了一声:“王妈妈,赶快把四小姐送到我房里去。你们也都散了吧!”
  “可是老祖宗,关于林强的事情?”王一胜问道。
  “就按刚才说的去办。”楚游红冷笑。
  ……
  王善思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王三胜正在一群美女的陪伴下切自己的生日蛋糕。这小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阎王殿门口转了一圈。
  他现在对这个逆子不感兴趣,相反他对揍了自己儿子的林强比较感兴趣,刚刚秘书已经跟他汇报过林强的基本情况。
  其实王嘉瑶同样是他的心头肉,晚上的事情他比老祖宗更痛心。
  一直以来,多少年以来,王善思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愧对着王嘉瑶的母亲,那个因为爱他,不得已牺牲了自己性命的女人。也是他今生最爱的女人。
  他看到林强的时候,发觉他和苏家的女儿聊的火热,而他的外甥女杨子琪也赫然在场,不由得心中升起一阵阴影,哎,这样的男孩子,嘉瑶这份情,只怕要错付了。
  苏家早已没落了,但他们依然是杨家的表亲,所以今天苏芮的到场并不让他感觉到有什么意外。
  “梦洁,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的女儿受一点委屈,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让她得偿所愿的,毕竟咱们王家想做的事儿,还没有什么做不成的。”王善思看着苏芮的眼神突然一寒,像是暗自下了什么决心。
  杨子琪是个留着短发的窈窕美女,身上有股子知性的味道,她看人的时候眼神很专注,谈吐文雅,很有教养,此刻她正在调笑林强:“早就听苏美人提起过你,她可是把你夸的不要不要的,听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我还以为她吹牛,现在一看,真有点羡慕嫉妒恨了。”
  林强觉得杨子琪和这里的所有男人女人都不一样,虽然身为王家的外甥女,身价几十亿,却不骄不躁,低调的普通人一样。
  他从苏芮口中得知,此女是个天才般的人物,十六岁的时候就考上了耶鲁大学,学习自然科学,研究的是昆虫学。毕业之后,现在燕京大学当了两年助理,因为一篇轰动全球的论文,现在已经是教授级别了。因此不禁对她有些肃然起敬。
  “是苏美人过奖了,我其实只是粗人一个,早年从军,最近才回到本市,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哪有她说的那么好啊!”
  “军人!”杨子琪的眼睛登时亮了:“你打过仗吗?刺激不刺激?”
  “我虽然也是在边境上当兵,但和平年代,哪有仗打啊!混日子呗,哪边都是丛林,除了蚊子什么都缺!”林强信口雌黄,其实丛林里最不缺乏的绝对不是蚊子,而是战斗。
  他还记得那段热血澎湃的日子,作为特种旅侦察连的队长,他率领自己的小分队每天和来自境外的佣兵团,毒贩,军火商,恐怖分子,杀手组织进行周旋,那片丛林那片山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当时他的代号就叫‘军刀’。
  此代号的得来,是因为,他徒手格杀的第一个人就是境外最大佣兵组织‘军刀’的第一高手‘丧尸’斯坦森。
  “小琪,小芮,你们过来一下,来见见关伯伯。”此时,忽然有一个中年美妇走过来,轻轻的挥手招呼她们。
  苏芮赶忙说:“是我姨妈,我去去就来,你自己先四处转转!”
  于是林强就知道这是王家的次女王明恩女士了。
  一道冷漠的目光正穿越人群落在林强身上,林强顿时感觉有些异样,猛地转头向左上方四十五度角的地方看过去,目光准确的好像一发子弹。这是他常年担任狙击手锻炼出来的感觉神经的条件反射。
  同时往二楼去的楼梯转角处,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子身影一闪而逝。速度快捷的好似丛林猎豹。
  “刚才的几个闪避动作,怎么好像在哪见过,不会是我神经过敏吧!”林强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像王家这样的大家族请几个特种兵当保镖,根本不稀奇,也不一定就是熟人。而普通特种兵的动作要领都差不多。
  他在大厅转了一圈,突然想起来,把上厕所的事儿给忘了,人就这样,不想没事,一想就忍不住了。于是他赶忙往厕所走去。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经过客厅一角,林强突然好像被点了穴一样定住了,往前走两步,自言自语:“是‘纯钧’吗?不太可能吧?”
  他猫下腰,盯着那个达到他腰部的展示台观看,台子上有两米见方的粉红钢化玻璃罩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把青铜镂空的古剑。镂空之中,有轻微的红光闪烁,好像是那把剑的血脉在流淌着。
  它的呼吸和林强的呼吸忽然之间契合在一起!
  “阁下对剑也有研究吗?”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林强吓了一跳,赶忙转过头来,只见身后正站着一位笑容可掬的中年男子,五十多岁,秃顶,鹰隼,面容古拙,整体枯瘦。正是这座大宅子的主人王善思。
  林强不认识他,但觉得他笑容还不错,于是托着下巴说:“不敢说有研究吧,但是挺有兴趣的。这把剑有点意思。”
  “看出什么来没有?”王善思笑道。
  “大叔,你这么问,好像也是个懂剑的人,我倒想问问,你看出来什么没有。”林强心里有点门道,也想听听别人的意见,可别搞出乌龙来。
  “这很简单,你没看这是一把青铜器,看他的色泽造型应该不是仿冒,应该是战国以前的玩意。”
  “果然是行家,其实我也这么想,而且我觉得这把剑好像大有来头,不是普通的战国古剑?普通的战国古剑,经历千年岁月,剑脉早就断了,而这一把,仍然历久犹新,实在不是凡品。”
  “你会相剑?”
  “懂一点。”
  林强以前在丛林里的时候,有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猥亵的老头子,此人不但精通剑法,而且懂得早已失传的相剑法门。当时他生了一场大病是林强救了他,为了报答他就一股脑传给了他。
  这话让王善思全身一震,其实这把剑是他老爹花了八十万个银元买回来的,当时只拿他当了不起的古董,但后来买回来才知道,原来它有很多神奇的地方,比如:它一下能给砍断齐腰粗的大树,不用力能切开三十层牛皮纸,削黄金好像削苹果一样,至于头发什么隔着一指头远就断了。更离谱的是有一次,他不小心把剑掉在地上,那把剑居然直没入柄。
  自从那以后,老爷子就到处找人相剑,想要知道它的来历,可直到他死也没人能认得。有人说是战国欧冶子五剑之一,也有人说是楚国铸剑大师风胡子的作品,还有人说他的历史比战国要早,甚至还有人说是汉代公孙大娘的公孙剑。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因为他们不是相剑的,而是考古的。相剑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门大学问,地位相当于现代的风水大师,可是这种技术随着热兵器的到来,早已经失传了。王老太爷找遍整个华夏国,发现会相剑的根本就没有。王善思一度怀疑,所谓相剑大师根本就是个传说。
  不过他也没有放弃,并想了个办法,就把宝剑往客厅里一扔,谁爱看谁看,心想也许哪天它会遇到有缘人呢。
  现在听林强这么一说自然是惊着了。此人要嘛身怀绝技,要嘛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