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十七章王家老祖

  舞会刚开始的时候,王家大宅二楼上,一间装修的古香古色民国风的房间里,正在召开一次严肃的家庭会议。
  主持会议的是王家的老祖宗,家主王善思的母亲楚游红。老太太今年97岁,经历了从满清一直到如今的所有岁月,也是亲手缔造了王氏家族辉煌的关键性人物。虽然将近百岁,但她依然精神瞿烁,身子硬朗,表面看上去也就是七十几岁的年纪。
  在身边身雁翅排开的是她的四个儿子,王慎思,王果思,王愤思,以及当代家主王善思。
  王善思排行老四,却做了百年大族的族长,并非因为他多么有能力,只因大哥王慎思和二哥王果思全都从政,在华夏政坛各占有一席之地,而老三王愤思年轻的时候得了糖尿病,终年体弱多病,无法理事,自然这个重任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而事实上,已故的王老太爷,也并不是只有这四个儿子,在美国他还有两个小儿子,王明思和王反思。
  此二人皆是庶出,小老婆所生,所以老太爷一死,就被为人强势,手段毒辣的楚游红送去了美国,美其名曰开辟海外市场,实则剥夺了他们对家族的所有继承权和经营权。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实则,这些年,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太太对此已经颇有悔意,几次想要召回两人,但均因为遭到子孙的强烈反对而作罢。
  王氏家族是个非常繁盛的家族,除了王老太爷的主脉之外,还有他的两个弟弟,三个妹妹五个分支也持有少量的股份,整个大家族繁衍到此刻四世同堂,怕不有三四百人的规模了,但能有资格站在这间屋子里的却寥寥无几。
  对此楚游红年轻的时候总是嗤之以鼻,因为在她看来,这些不肖子孙大部分都是三位老太爷好色无厌,纳妾无度的孽债。妾不是不让你纳,但总要有个度,这也是王家目前顶级的家规。
  “王家上辈子人身体都好,精力也好,所以才养活了这么一大家子人,以前我看不顺眼你们,经常跟你们发脾气,后来我年纪大了,很多事情也看开了,对老太爷那些个风流事儿也放下了,我吃了斋,念了佛,打算从善了……可是我没想到自己一时疏忽,倒让你们变成了一群畜生!王善思,你给我,跪下。”说到最后老太太的声音忽然上去了。
  “孩儿在,请娘亲训话!”王善思吓得脸都绿了,对于今天的事儿,进门的时候,他也多少听了一点,心里已经预料到会受罚。但万万没有想到娘亲会气成这个样子。仔细回忆一下,大约自从三十年前,她老人家在先夫面前,以陪伴为名,亲手处决了老太爷的第八小妾之后,她就再也没发过火。
  “娘亲,是我疏于管教,我……”
  “当娘的还没说话,儿子却抢先说了,这是哪家的规矩。”楚游红把龙头拐杖在地板上翘得当当作响。脸上千岩万壑般的橘皮组织因为激动散发着异样的红光。
  “老大,你是刚变傻的,还是我生你的时候就是个傻子?”
  “娘亲息怒!”王慎思身为长子,一向执掌刑堂,他心里非常明白母亲此时叫他,这是要动家法啊。
  “娘亲息怒,四弟虽然教子无方,但念在他今天有点忙……那毒龙鞭打在身上脱皮见骨,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等等!”楚游红哆哆嗦嗦的冷笑道:“为娘听错了吧,还是你王慎思先我一步老糊涂啦?我说过是那个事吗?我问你,在王家忤逆父母,不敬尊长是什么罪过?”
  “死,死罪!”王慎思吓得大气不敢出。
  “我,该打,该打。”王善思叹道。
  王慎思见老娘脸色不善,知道今天的事儿不能善了,他也没辙了,只好昂起胸膛喊了一句:“众人退后,请毒龙鞭。”
  王善思的老婆,推着王嘉瑶刚走进来,听到这一局,顿时就吓得跪在地上哭起来。
  “老祖宗,三胜他有不对的地方,可老爷没错啊,这几年他身体不好,连武功都废了,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这毒龙鞭一鞭见骨,两鞭要命,老祖宗你真要杀自己的亲生儿子吗?求您饶了他吧。”
  “哟!”楚游红环视众人,声音大作:“怎么,这还出来个挡横的,我眼拙,这是谁呀?”
  “启禀老祖宗,我自然是老四家的,王张氏。”王氏家族是百年家族,而且老祖宗还活着,所以一切的规矩全都是民国甚至晚清时期的,王善思的老婆在这个家里,只能自称王张氏,连名字都没有。
  “好,你敢承认就好,我等的就是你。”楚游红突然撑起身子摆钟一样站了起来:“老四家的,王张氏,我呸,你还好意思说。”
  “媳妇不知道错在哪里!”王张氏怯生生的说。
  “你敢忤逆我娘!”王善思吼道。
  “算啦,别演戏啦!”楚游红拉着长声冷笑:“要说真正狠下心肠来能打死自己的亲生儿子,除了帝王家没谁做的出来,我楚游红自然也不行,所以刚才都是虚张声势。王善思啊,啊,就是这个畜生,他没死就因为他是我的亲生儿子,那假如不是亲生的呢?我就要虐待他,是吗?你在学我吗?老四家的?”
  见这老太太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王张氏感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她知道这是老太太要杀人的标志性表情,照眼前这个情况看来,自己的生死已经是悬于一线了。
  她大哭:“老祖宗,你去问问四小姐。我可曾委屈过他一星半点啊,您让我死没关系,可不能冤枉我呀。”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王嘉瑶在门口听了半天,这会才刚觉得似乎和她有关系,于是连忙问道。楚游红这老家伙也真做的出来,对别人都是疾言厉色,到了王嘉瑶这却慈爱的不得了,嘻嘻的笑道:
  “乖孙女,快到奶奶这来,奶奶跟你说,今个叫你来,是专门给你出气的,我听说你受了欺负了。你就坐在一边吃糖就行,好孩子。”说着话,她就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芝麻糖塞给王嘉瑶手里。
  “我不吃糖。”王嘉瑶把糖往地上一扔,撅着嘴说:“你给的糖我不吃。”
  全家人都吓得汗流浃背,这孩子找死吗?
  “那肯定是我错了,这糖不好吃,也难怪你不高兴。”楚游红赶忙低头把糖捡起来,嘻嘻哈哈的冲着王嘉瑶陪笑脸。
  “奶奶!”王嘉瑶气道:“根本就没人欺负我,大娘对我可好了,我不许你为难他们,要不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可是,可是,可是,他们未免太过分,如果……”
  “你还说,我真不理你了。”
  “别别别。”楚游红吓坏了,把龙头拐杖敲得当当响:“好好好,既然四小姐给你们求情,今天我就饶了你们这些畜生,但你们记住,回去给我好好学学怎么做人,要善待,这个可怜的孩子。都起来吧。”
  “娘亲还有什么吩咐?”王善思面无血色的说。
  “还没完呢!老四啊,你说我这厢房也开了,家法也传了,王家的规矩——毒龙鞭无血不回,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呢?”老家伙阴阳怪气的说。
  “请娘亲吩咐。”王善思的双腿开始发颤了。
  “那我就给你提个醒,你那个儿子,该怎么处置啊?”
  “娘亲,留他一命吧!”王善思知道,自己的母亲其实是个特别无情的人,除了对王嘉瑶以外,为了维护王氏家族的主干的茂盛,她在早些年是不惜掐断一些良莠不齐的枝叶的。王三胜悬了。
  “留着!留着有什用?像他这样的,的人,对自己的亲生妹妹尚且刻薄,留着只会坏了咱们王家的大事,毁了老太爷一手创立的百年基业,你别怪我心狠。杀,一定要杀。”楚游红咬着牙齿说。
  “娘亲……”
  “老祖宗,孙儿有一句话不知道能不能说?”此时从孙儿辈的人群中闪出来一个人,此人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得体的西装,浓眉细眼,头发熨帖,带眼镜,文雅中显出精壮结实,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成为王家的第三代家主。
  王一胜!
  “一胜啊,在这么多的孙儿里面,奶奶最看好的就是你,你年轻有魄力,也重情义,有话你就说吧。”楚游红扬了扬手,坐回去。
  “老祖宗!”王一胜欠着身子说:“三弟他虽然有错,但毕竟罪不至死,说到底也是年轻了点,这几年他天马行空放纵不羁,我这个当大哥的也是要负上一部分责任,好在他现在年纪尚轻,浪子回头也来得及,四妹幼年丧母,身遭恶疾,我不能以身代之,惭愧之至,总之王家兄妹不和都是我的错,若以此连累弟妹受罪,孙儿心中也不安宁,所以老祖宗如果要罚,那就罚我好了。孙儿领罪!”
  “呵呵,好一个大仁大义的王家长孙啊!”楚游红冷笑着说:“那么你自己说说,我要怎么罚你才好呢!”
  “孙儿大胆揣测,老祖宗今天雷霆大发,除了心疼四妹孤苦无依,还有教训全家上下团结一心的意思,所以孙儿觉得要达到这个目的其实不难,孙儿的办法既可以为四妹立威,又可以让全家上下懂得团结的道理。毕竟咱们王家的第一条家规,就是,无论何时何地,何种理由,也要一致对外。”
  “我的乖孙儿,世上还有这样的好办法?我老糊涂啦,你说来听听。”
  “是,老祖宗。我的办法就是——”停顿一下,王一胜发觉所有人都平心静气的听着:“我要把百分之五的股份转到四妹的名下。”
  王一胜的态度风轻云淡。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