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十六章你怎么混进来的?

  周遭死寂,呼吸不可闻,林强正用枪指着王三胜的脑袋,左手从后面掐住一名保安的脖子,只要他力量一发,王三胜顷刻之间脑浆迸裂不在话下,那命保镖也会因为胫骨断裂,死于非命。
  “大哥哥,他是我三哥哥。”王嘉瑶奋力的想要站起来,但努力好几次都失败了,她已经好多年没站起来过了。
  佣人打扮的王妈妈,脸色比王嘉瑶还要白,她实在想不到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眼前这个拿枪的家伙简直不是人,像电影里面的终结者,几个照面就打倒了所有的保镖,绑架了三少爷。
  “四,四小姐,到底,到底怎么回事儿?”
  林强到现在也没搞清楚状况,他推着王嘉瑶刚刚进入王家大宅,就被一群莫名其妙的持枪者给包围了,当时至少有四把手枪指着他的头,而且都是近距离的,也幸亏是近距离的,不然他就没办法保护王嘉瑶了。
  因为那个身材瘦高,满脸骄横的家伙,一见面就怒斥王嘉瑶:“丧门星,你死在外面吧?”他还以为这些人是冲着王嘉瑶来的呢。于是被迫使用了“封印”三年的军道杀拳,用最凌厉的杀招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道歉。”林强把枪管往前一送。
  “凭什么道歉,他是我妹,你多管闲事儿。”
  “道歉!”林强的手指微微的扣动了扳机。
  “哪来的疯子。”王三胜十多年没跟谁道过谦了,跟眼前这个丧门星更没有过,不过他是真有点害怕眼前这个疯虎般的家伙,咽了口唾沫,“好好好,我道歉,我道歉,嘉瑶,我错了,让你朋友,放,放开我,很,很危险。”
  “三哥哥,你以后还骂我吗?”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柔婉听话,平易近人,沉默自闭的四小姐,突然厉声的这样说话。一时之间,包括一手抚养她长大的王妈妈都愣住了,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她。
  “臭丫头,你找——哎呦——”脖子上结结实实的挨了林强一枪托。
  “不敢啦,不敢啦,我错,我错啦。”
  “大哥哥,你放开他吧。他以后再也不敢欺负我了。”王嘉瑶冲着林强莞尔一笑。
  林强左手一松,被他夹的大脑缺氧的保镖,顿时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林强把手枪一转,枪口朝上,递给王三胜:“希望你以后能够善待自己的妹妹,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你管得着吗?你是谁呀?”王三胜扭了扭脖子:“我们家的事儿不用你管,来人,把四小姐推进去。”王妈妈用感激的眼神看了林强一眼,抹着眼泪,去推王嘉瑶的轮椅,却没有推动。仔细一看,原来王嘉瑶正死死地拉着林强的手。
  林强蹲下来说:“进去吧,我能找到你。”
  “嗯!”王嘉瑶流着泪点头:“大哥哥,你可一定来找我呀!”
  “小子,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看你刚才那两下子还挺不错,这样吧。我不是个小气的人,如果你能给我道个歉,我让你给本少爷当保镖怎么样?这些废物,实在是太差劲儿了,我都懒得说。”王三胜指着躺在地上的保镖们说。
  “我保不了你。”林强冷嘲热讽的说:“像您这样对自己的亲妹妹都如此刻薄,在外面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就算我是孙猴子转世,也不敢接下您这个差事,我嫌命长吗?”王三胜的连登时红了,咬着牙说道:“行,我记住你了。”
  林强随后拍了拍手,若无其事的绕过王三胜,往里面走。此举让王三胜目瞪口呆:“你,你给我站住,你进去干什么?”
  “我进去,当然是因为有人邀请我进去,今天晚上你是客人,我也是客人,用你的话说,你管得着吗?”
  王三胜愕然了一下,他一直以为这个穿着运动服的家伙是在山上锻炼身体的体育爱好者,没想到居然是他的客人。
  “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不过王三胜并没有不高兴,反而他心里非常的高兴,若此人是个陌生人,一走了之他也没辙,若是这里的客人,那就肯定有案可查,也预示着这个仇早晚可以报回来。
  见林强进入大厅,他指着保镖们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该送医院的送医院,该抢救的抢救,今天是老子的生日,这事儿谁也不许传出去,若是被老爷知道了,我饶不了你们。其他的人跟我去楼上,我要查查这货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林强进入大厅,没看到苏芮,最糟糕的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没带手机过来,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林强——你怎么到这来了?你怎么混进来的?”
  林强早就看见方沐月了,对她的出现他并没有感到丝毫奇怪,这本来就是一场上流社会的聚会。只是他不愿意跟她说话,所以躲了半天了。没想到最后还是冤家路窄,就在他转悠着拿蛋糕吃的时候,被方沐月抓了个现行。
  “你怎么知道我是混进来的,我就不能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吗?在你的世界观里面,穷人就不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高级场合?”林强拿了一块蛋糕往嘴里塞,云淡风轻的看着方沐月,想气气她。
  “上,上回我跟你说的事儿考虑的怎么样,其实只要你道个歉——”
  “其实吧,我这人还是经常跟人道歉的——”
  “我等着呢!”方沐月惊喜。
  “可那都是在我真正做错事儿的时候,可是对于方总您来说,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地方愧对您的,要说道歉,我倒是觉得方总有必要跟我道个歉,用您的话说,我等着呢。您可以开始了。”
  方沐月脸上一红:“可是我听说你很缺钱,人在缺钱的时候最好就不要这么讲骨气,因为骨气当不了饭吃。”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林强冷笑。
  今天方沐月打扮的很漂亮,身上穿着鹅黄色的连衣短裙,头发的一侧戴着黑色花型发饰,只是眼睛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忧郁和茫然,几根露出来的头发散乱在额头上,让人感觉好像没睡醒一样。她看这林强的眼神更加复杂多变,让人捉摸不透,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无奈,好像要很多话要说。
  “沐月,我找你半天了,老同学,早就猜到你会来,特地来找你聊两句!”话音刚落,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白面书生,出现在两人身旁。
  方沐月皱了皱眉头,没有继续说话。
  “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哟,这人是谁啊?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开玩笑,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男朋友,你是这里的保镖吧,去去,去给我我拿两杯酒过来。”白面书生颐指气使的说道。
  “秦默,你干什么,他是我的朋友,我现在有事儿,请你过一会儿再来好不好。”方沐月歉意的看了林强一眼,其实她这样说还有一层用意,她害怕这个叫秦漠的家伙受伤,以他的小身板,若是挨了某人一拳,真不知道下半生该怎么办?
  秦默完全不知道方沐月的好意,反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忽然,他耸了耸肩膀,嘲讽的看着林强:“呵呵,是嘛,不过你这朋友的打扮可真另类,也难怪我会误会。”
  “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一个个衣着鲜华,你一个农民跟着凑什么热闹。”秦默昂起胸膛,背着手说:“不顾既然是沐月的朋友,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默。刚从美国哈佛大学回来,法学博士学位,暂时在燕京开了一座律师事务所,如果日后你这位农民朋友遇到了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不过事先声明,小偷小摸就算了。”显然,这位秦默因为刚才丢了面子,迁怒于林强,所以不遗余力的用语言来挖苦他。
  “我说你不会自不量力的想要追求沐月吧,农民兄弟,我劝你趁早打消了这个年头,我理解你混进来一次不容易,但也不能太自不量力了——”完全不顾方沐月厌恶的眼神,秦默自说自话。把自己的小气浮躁暴露无遗。
  “够了,秦默,请你现在就走开!”方沐月怒道。
  “强哥,你怎么在这里,让我一顿好找,刚才你去了哪里。”
  眉目如画的苏芮忽然从远处跑了过来,让林强感到惊讶的是,一会儿功夫不见,她居然换了一件欧式的晚礼服,红色的长裙,不经意间带给全场一种惊艳。
  这个墨般的青丝有些随意的落在肩膀上,显露出一些柔美的女子,立即引起了秦默的高度注意。
  他并不认识苏芮,而且他发觉这里认识苏芮的人也不多,这样的一个大美人,跟一个农民兄弟在一起,没准也是个农民吧。接着一点酒劲儿,这厮顿起轻薄之心,忽然伸出手去拉苏芮的手:“你好,我叫秦默,我是法学博士——”
  出于礼貌,苏芮也伸出手来,顿时一下子被他握的紧紧的。
  苏芮顿时把眉毛竖了起来,只听秦默狂笑着说:“嘿,我很奇怪,你这样的大美女,怎么会认识这个土鳖呢?”
  只听“咔嚓”一声,白面书生秦默嗷的一声跳起老高,快速的把咸猪手抽了回来,酒杯也掉在地上:“我的手,我的手——”
  “不好意思,当警察抓贼习惯了,因为你的手感觉跟贼的手手感差不多,我就犯了职业病,弄疼你了吧。其实我不是故意的,呵呵!”苏芮揶揄的耸了耸肩膀:“不过,知道疼也好,知道疼以后就会规矩点。强哥,咱们跳舞去。”
  林强苦笑了一下。
  苏芮转过头来说:“哦,忘了告诉你,这位你口中的农民朋友是我男朋友,而我是杨子琪的表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