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 第十一章如此求人

  方沐月回头看了王三胜一眼,暗想,他们难道想阻止我见到父亲,也许是阿超出卖了我也不一定。
  “刚才我在人民医院见到阿超了。”方沐月试探着说。
  “阿超啊,他已经被我开除了,就是前几天的事儿,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会贪污,每个月多报销几千块的油钱。他还扬言要报复我呢?”方雄昌冷笑着说道。
  方沐月心里跟明镜似得,肯定是阿超害怕方雄昌报复,主动投案自首交代了情况。
  “难怪,他跟我说二哥找人要杀我,切,这样的谎话也能编的出来,简直太可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神马?”方雄昌假装愕然。
  王三胜失笑道:“现在社会上有些人,就是喜欢搬弄是非,无中生有,阿超这是典型的仇富心里作祟,幸亏沐月不肯上当,否则岂不是离间了你们的同胞感情。”说完他脸色一变,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因为方氏兄妹虽然是亲的,但并非同母同胞。
  为了排遣尴尬,王三胜干笑着说:“是,沐月,我听说你公司的女秘书病了,你二哥,心里也替你着急,你这公司医院两头跑也真是辛苦,所以你最好还是回去休息一下,这里有我就好了。”
  “你是谁呀,我认识你吗?别老跟我套近乎,烦着呢。”方沐月冷笑道。
  “你这说可就不太好了,别忘了,我们王家已经提过亲了,咱们早晚是一家人。”
  “但是你也别忘了,我本来就是订过亲的人,我父亲可从来没答应王家这门亲事。”
  “江南陈家的少爷失踪了二十多年,是生是死都没人知道,你们之间的婚约早就作废了,而且陈家少爷失踪之后,陈老爷子悲伤过度,没心思料理生意,陈家越发没落,比起我们王家差的远了,咱们才是门当户对,方伯父早晚会想通的。”
  “做梦。”方沐月气道,请你闪开我要去看我父亲。
  “沐月你未免太任性了,人家王公子一番好意,你可不要太过分。在公司里你是总经理,但在家里我还是你二哥我刚才已经说了,父亲需要休息。”方雄昌冷冷的说。
  有这么两座山挡在面前,方沐月想要进入病房还真是不容易,她忽然一甩胳膊就往里面走,但立即被站在门口的保镖拦住了。
  “大小姐,董事长正在休息。”
  “让开!”方沐月气的娇躯颤抖,厉声说。
  “方沐月,你也未免太不把我这个二哥放在眼里了,来人,把大小姐送回去。”那两个保镖立即把方沐月夹在了中间:“大小姐请。”
  “你们敢?”
  “沐月,这都是为了你好。”王三胜叹道,“你实在是需要休息。”
  “让开,我自己走。”
  “沐月,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这几天就不要来打扰父亲,安心管理好公司,就是尽孝了,医院里的事情我会处理。”
  方沐月气急败坏的从医院里跑出来,关上车门就哭起来,其实她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可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让她受不了,父亲病势沉重,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公司里的股东已经在上蹿下跳蠢蠢欲动,而身为二哥的方雄昌居然在这个时候,联合外人向她下手,让她在感情上怎么也无法接受。
  自从母亲死后,这还是她第一次放出声音来哭,她还记得母亲临死的时候,弥留之际,拉着她的手说,虽然你和两个哥哥,不是一母所生,但你以后也要尊敬他们,千万不要让爸爸伤心。
  当时她只有十岁,在她的印象里,无论母亲生前死后,二哥方雄昌,对她们都是不阴不阳,冷冷淡淡,所以根本谈不上兄妹之情。但无论如何也谈不到加害的地步吧!难道是因为她当上了总经理的缘故吗?
  一阵手机铃声把他带回了现实,赶忙接听电话:“喂,刘璐,你怎么啦?”
  电话里刘璐的声音非常诡异:“沐月,刚才阿超来看过我,我什么都知道了,我打算报警。”
  “报警!”方沐月立即反应,刘璐,这绝对不是个好办法,我并不是要偏袒谁,你该知道,此时此刻我比你更危险。我只是觉得……
  “你觉得我是为了自己……那你就错了……虽然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但我仍然不敢正面对抗四大家族的人,那根本就不是我可以对抗的,我只是为你着想,他们不会罢手的。”
  “为什么?”
  “这还用说,豪门恩怨历来如此。他们不会让你做董事长的。”
  “你说的这些我也想过,可是我觉得报警没用,咱们没有证据,我,我现在连父亲都见不到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或许我不当总经理就是了。”
  “别傻了,你以为放弃了地位他们就会放过你,切不说你要分走多少财产,就说你的婚事吧!你能接受王三胜那样的恶少吗?”
  “……”方沐月沉默。
  “所以,你绝不能妥协下去。”
  “你打算怎么办?”
  “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个人,也许他能帮助咱们。”
  “林强!”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
  “大小姐,原来您在这里,王公子让我们来保护您回去的。”忽然方沐月的玻璃窗被人敲了两下。
  “滚开。”方沐月摇下玻璃怒吼道。
  一名留着高平头的保镖迅速的打开车门,把方沐月拉了出来:“大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不要为难我们。”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动手,你们这是绑架,救命,救命啊!”路人全都装没看见,远远地躲开了。
  “大小姐您还是省省力气吧,在华夏的国土上,谁会管这种闲事儿。”保镖们哂笑着说道。
  “怎么,你觉得华夏不好吗?”忽然,有个声音拍了一下高平头的肩膀,并冷冷的说道。
  “谁敢多管闲事?”
  保镖们和方沐月同时转过头来,并同时愣住了。
  方沐月惊喜的喊道:“林,林强,你,快救我。”
  “嘿,我认识你,你不是我们公司的那个小保安吗?”高平头转过身来,嘲讽的看着林强:“怎么茬儿,想英雄救美呀,我说你小子最近撒尿忘了照镜子了吧,赶紧滚远点,别打扰大爷干正事儿。”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麻烦再说一遍行不?”林强把耳朵凑了过去。
  “去你大爷的,给我打。”
  高平头一声令下,四五个保镖顿时冲了过来,乱七八糟的打向林强,林强拉着高平头往旁边一躲,只听咔嚓一声,高平头顿时嗷的一声惨叫,豆粒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原来一条胳膊已经脱臼。
  “别动,别动,全都别动!”高平头趴在地上嚎道:“快,快给我接上,小保安,你,你快点给我接上,疼死我了。”
  “接上可以,带着你的人赶紧滚蛋,我也犯不上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跟你们结怨,不过这事儿既然我看见了就不能不管。”林强稍微用了一点巧劲儿,咔嚓一声,又给接了回去:“你再敢动,我还给你卸下来。”
  高平头果然害怕了,抱着胳膊连退了五步,咬着牙发狠:“行,小保安,你敢惹我,我早晚要你好看,咱们走。”
  见高平头带着人走了,林强一言不发,转头向另一边走去。他刚从林老实的病房里面出来,后者依然在昏迷中,医生说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所以心情差的要命。再加上,他有点鄙视方沐月,所以是这样的态度。
  “站住!”方沐月喊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这样的女人,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感激你,你,你赶紧道歉。”
  “在你们有钱人的世界观里,别人瞪你一眼都是天大的事儿,你捅别人一刀也不过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所有人都应当随时准备着给你们道歉,而你们却从来都不会做错事儿是吧。告诉你,在我这,行不通。”林强撇了撇嘴继续走路。
  “等等,我,我还有话说。”方沐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人家也是帮了他一次,语气显得不是那么趾高气昂了。
  “我跟你没话。”林强继续走路。
  方沐月突然灵机一动,说:“你别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能打又怎么样,那也不能当饭吃,你过来,我给你一份好工作,不过你必须先道歉。”
  “好工作,行,什么时候你学会了尊重人,我就要你的好工作,至于这嗟来之食嘛,我不吃。”
  “呵,你一个小保安还挺有骨气的,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骨气了,我方沐月这辈子还没人敢对我这样说话,你,你居然敢,林强,你行,你别后悔。”
  林强顿时停下来,笑道:“是吗?可是刚刚我仿佛看到有几个人要揍你呢?她们对你好像也不是特尊敬啊?你的威风哪去了?”
  “你——”方沐月气的脸都绿了,忽然一跺脚:“林强你给我记住,以后我就算是死也不求你。”
  “以前你也没求过我,哦,你意思你刚才那样是求我啊?”林强迅速的翻了个白眼,有钱人的世界还真是难以理解,末了他只能苦笑:“我服了,看来方总将来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尤其是求人这一项,再见,你珍重吧。”。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