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我的纯真老师 > 430夜遇
    看着徐燕声嘶力竭的样子,我们都不说话,等着徐燕说话。天籁小说WwW.『⒉
  
      “那你想怎么相信我?”肖强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替我打他两个耳光。”徐燕用左手一指我。
  
      “徐燕,你这是何必呢?”肖强面露难色。
  
      “你到底做不做?”徐燕把水果刀又往自己的脖颈上推了一下。
  
      我看看徐燕,又看看肖强,淡淡说:“肖强,别为难了,来吧。”
  
      肖强把目光转向我。
  
      我朝他笑了一下。
  
      谭玲玲还想说话,我拦住她,“谭玲玲,别说话了。”
  
      谭玲玲咬着嘴唇,沉默下来。
  
      肖强咬咬牙,抡起了胳膊,对准我的脸,狠狠打了两下,重重的击打让我趔趄一下,血顺着我的嘴角流下来。
  
      “徐燕,这回你满意了吧?”肖强叹声气,问道。
  
      徐燕把水果刀轻轻放下,肖强一个箭步上前把徐燕的刀抢下。
  
      谭玲玲立刻从包里取出湿巾纸递给我,“张帆,你流血了。”
  
      我推开谭玲玲的手,擦擦嘴角,“徐燕,我们可以走了吗?”
  
      徐燕点点头。
  
      我一拽谭玲玲,“走。”
  
      我俩头也不回得往出走,背后传来徐燕阴冷的喊声,“谭玲玲,你记住了,你错了这次机会,以后你不会从我家得到一分钱。”
  
      谭玲玲顿了一下。
  
      我看看她,谭玲玲回过神,快步向楼梯走去,我忙跟在她后边。
  
      到了楼下上了车,我没有动车子,只是静静地看着谭玲玲。
  
      谭玲玲用力喘了几口气,好半天,脸上才恢复了常态。
  
      “谭玲玲,今天谢谢你。”我轻声说。
  
      “谢什么,是我连累了你们,现在我是徐燕眼里最大的敌人。”谭玲玲往椅背上一靠。
  
      “那下一步你怎么想,和徐云涛把今天的事说清楚?“
  
      谭玲玲摇摇头。
  
      “那你现在去哪?”
  
      “送我回市吧。”
  
      我嗯了一声,动车子,谭玲玲看着车窗外,一声没吭。
  
      到了市门口,我说道,“谭玲玲,你如果还想留在徐云涛身边,你就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再不要见徐燕,她现在的心态简直太可怕,今天只是开始,我估计她还不会放过你。”
  
      谭玲玲朝我笑了一下,“张帆,刚才我俩争执,你觉得我输给她了吗?”
  
      “没有。”我摇摇头。
  
      “真心话?”谭玲玲又笑了一下。
  
      我点点头。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怕她。她如果不说那一句话,我可能还要重新考考虑我和徐云涛的关系,现在不用考虑了,既然她向我出挑战,我就与她奉陪到底。”
  
      “谭玲玲。”
  
      “别说了。”谭玲玲打断我,“我该回去了,替我向白老师问好。”
  
      谭玲玲说着,推门下了车,向着市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她打了一电话。
  
      我坐在车里,默默看着谭玲玲,穿着黑黑色长款羽绒服的谭玲玲就像是一个没有表情的女杀手,被冷冷的秋风裹挟着,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等了一会儿,一辆车开过来,下来那个中年妇女和男子,和谭玲玲说了几句话,一前一后护着谭玲玲上了车,走了。
  
      我本来想跟上去,看看谭玲玲到底住在那?刚动车子,又摇摇头,算了,谭玲玲既然不告诉我她现在在哪,也就肯定不希望我跟着她。我们之间只是抱团取暖,并不是相倚相存,取完暖,我们也就回到了各自的生活轨道。
  
      我向着与谭玲玲相反的方向开去,走了一截,我接到陈校长的电话,充满喜气的告诉我,徐燕把开除白小柔的要求取消了。明天下午学校要举办捐赠仪式,如果我愿意,也可以作为来宾参加。
  
      我笑笑,“陈校长,我一个混混,参加这样的仪式,不会给仪式摸黑吧。”
  
      陈校长也笑道,“张帆,在我们老师眼里,可没有混混这两个字,我相信到了校园里,看到学生的笑脸所有人心中都会扬关明媚。”
  
      我看了一眼窗外,确实校园的生活虽然也有许多不愉快,但是比外边的世界还是清澈多了。可想想明天又要见到徐燕,我还是摇摇头,“陈校长,谢谢你的邀请,我明天还有事,就不去了。”
  
      陈校长回应一声,“好,你明天愿意来,我还是欢迎。”
  
      放下电话,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如果明天白小柔和徐燕见了面,那会是一个什么场景,徐燕会在当场向白小柔难吗,而白小柔会尴尬吗?
  
      一想到这,我心里又是一紧,赶紧又给陈校长打了电话,问他风云公司向英才中学捐款的事,是不全校都已经知道了?
  
      “对。”陈校长应道。
  
      “那白小柔也知道了?”
  
      “知道了。”
  
      “她没说什么?”
  
      “没有。”陈校长顿了一下,“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我觉得她们不适合见面,已经安排白老师今天下午去秦州开会了,得在秦州待两三天才能回南都。”
  
      陈校长心挺细,比我想得还周全,既然白小柔明天不在南都,那我更没有必要去了。
  
      放下电话我踏实了,倦意也同时席卷而来,赶了一晚夜路,又和徐燕斗了半天,猛地放松下来,我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突然收回的橡皮筋,软塌塌的动也动不了。
  
      看看旁边就有一家星级酒店,我下了车,直接进酒店开了一间房,倒头就睡,外边的一切都瞬间与我无关了。
  
      等我睁开眼,看看窗外,已经是黑漆漆一片,我看看表,我靠,我竟然从中午睡到了凌晨一点,这一觉可真够踏实的。
  
      从床上爬起来,我感到倦意是没了,肚子里却唱起空城计,给服务台打个电话,告知楼下的西餐厅24小时营业,我晃晃脑袋下了楼。
  
      西餐厅就在酒店里,属于酒店的配套服务,但此刻餐厅里空空的没有一个客人。只有两个值班的服务生。
  
      我上前问了一下,这个时间点,只提供西点和饮料,我要了几块蛋糕一杯热饮,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吃起来。
  
      正吃着,有人端着一个杯子坐到了我的对面,“这么巧,你怎么住酒店?”
  
      我闻声抬起头,坐在我对面的居然是徐云涛。我以为我看错了,揉揉眼,确实是徐云涛,他手里端着一杯热茶,笑看着我。
  
      “徐总,你怎么在这?”
  
      “我外地来了一个朋友,晚上我陪他喝酒喝多了,就住在了酒店。刚才我有点不舒服,下楼想透口气,路过这个餐厅口,看到像是你,就进来看看,还确实是你。”徐云涛笑道。
  
      “奥我也是陪朋友办点事,喝多了就住在酒店了,刚才饿醒了,下来找点吃的。”我边说边往徐云涛身后看看,“徐总,您这么晚出来,阿六他们没跟着您?”
  
      徐云涛摆摆手,“没关系,我只在门口走走,他们都睡了,不用打扰他们。我年纪大了,觉少。”
  
      “原来这样。”我笑了一下,心想,你小子也知道年纪大了,既然知道还要霸占谭玲玲,心里想却不能这么说,应和道,“徐总,我可没看出来您年纪大,我觉得您是正当年。”
  
      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想抽自己的脸,徐云涛却哈哈笑了,“你还挺会说话。”
  
      “我说得是实话。”我应道,心想马上你又要当爹了,可不是正当年吗。
  
      此刻的徐云涛比在溢香茶楼和办公室的样子和蔼多了,也许环境不同,他也不必那样端着,放松下来。
  
      我把一块蛋糕推到徐云涛面前,“徐总,您要不也吃点。”
  
      徐云涛摆摆手,“我不吃这些东西,太油腻,不过有个人很喜欢吃。”
  
      “谁?”我估计徐云涛说得是谭玲玲,但装傻充愣,故意问,“徐燕?”
  
      徐云涛摇摇头,“她喜欢吃辣的,和她性格一样。玲玲喜欢吃甜的。”
  
      徐云涛提到谭玲玲,脸上浮现出一抹幸福的光泽,那个样子还真显得年轻。
  
      我靠,看来徐云涛对谭玲玲是真喜欢。
  
      我顿了一下,“是吗,这我还不知道。”
  
      徐云涛没有在意我的装傻充愣,喝了一口茶,看着我问,“张帆,上次我和你说的事,想好了吗?”
  
      “让肖强和徐燕分手?”
  
      徐云涛点点头。
  
      “徐总,这事我试过,但我真得做不到,徐燕也说了,她是不会出国的,所以我没办法。”我摇摇头。
  
      徐云涛嗯了一声,“是肖强不愿意分?”
  
      我看到徐云涛眼里的和蔼没了,又流露出大老板那股气势,忙说道,“徐总,只要徐燕能幸福,您能开心,肖强愿意与徐燕分手,但是徐燕不同意,只要肖强敢提分手,徐燕就会自杀,这怨不得肖强。”
  
      “徐燕会自杀,你看到了?”徐云涛立刻追问。
  
      妈的,我的话又多了,真是睡迷糊了。我暗暗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清醒起来,“我以前见过一次。”
  
      “以前是什么时候?”徐云涛步步追问。
  
      我心里暗想,徐云涛真是个人精,抓住我一个漏洞,就能不停地攻击。
  
      我不能再让攻击下去,直接把水搅浑,才是最好的办法。
  
      “徐总,具体时间我也忘了,好像是挺早以前吧。”我挠挠头,“我睡迷糊了,一时想不起来了。”
  
      徐云涛朝我笑了一下,“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徐燕就是这种性格,较死里。张帆,你告诉我肖强到底好在哪?”
  
      我顿顿,这话我怎么说。
  
      徐云涛从兜里掏出雪茄递给我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到,“没关系,今天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不是在工作场合,你就当我是你的朋友,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我看看徐云涛,徐云涛又恢复了和蔼的表情,但是他的表情变化得太快了,快得让我没底。
  
      我试探地问了一句,“徐总,您不觉得肖强很优秀吗?”
  
      徐云涛轻轻吐口烟雾,“他是挺优秀,但做我的女婿还不够格。”
  
      “为什么?”
  
      “优柔寡断,连分手这么一件小事都处理不了,他还能撑起一个家业吗?”
  
      “优柔寡断.”我心里默默念了一遍,尽管这个词不好听,但好像确实挺适合肖强,他做事是有点摇摆。
  
      如果肖强不和徐燕分手,徐云涛会向肖强做什么?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65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