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三十一章 祸水红颜
    尽管双规李真是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但李真被控制起来的消息还是通过各种渠道传了出去,于是和李真有着经济上不正当往来的人员纷纷收拾起细软和行装,躲藏了起来。这给专案组的抓捕工作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根据领导组的紧急部署,由纪检检察干部组成的抓捕小组在双规李真不到六小时的时间里,即驱车连夜赶赴秦皇岛,抓捕和李真私交甚密的张某。
      2002年3月2日凌晨,抓捕组到达秦皇岛后,在当地公安部门的密切配合下,迅速将即将潜逃的张某顺利抓获。张某归案后,装疯卖傻,拒不交待涉及李真的任何问题。专案组根据掌握的情况,突击审讯,在事实和证据面前,张某不得不交待了给李真办理过化名“韩叙”的长城卡,用此卡李真先后消费了9.9万元。办案人员乘胜追击,加大突审力度,在政策的感召下,立功心切的张某紧接着又交待了替李真保管200万元政治资金的事实。并供述这笔资金存在了大连市广发银行的保险箱里。专案组迅速派人赶赴大连,控制了这笔资金,也抓住了李真经济犯罪的直接证据。
      此时的秀玲躲避在东北一个避暑山庄。她每天都心惊胆战,生怕有人会知道她的身份。尽管那里风景很美,她却无暇观赏,平时很少走出旅馆。
      “2·23”专案组根据查实,已把秀玲列为重要知情者,撒下天罗地网对她进行搜查,3月底秀玲被捕。在拘留所里,她想了很多:“李真的案子太大了,鲁英、赵某、张某等人被抓大概供出了很多事情,这会给想救李真的人带来很大的麻烦,即使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事实俱在,李真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我该怎么办呢?李真平时待我不薄,说真的,我们是有情的。”她不由得摸了一下脖子上的护身符,“我怎么能违心地出卖他呢?我已经背叛了他两次,绝不能再做对不起他的事了。”
      第二天,当她和专案组组长面对面坐着的时候,她表现得很坦然,什么也不说。整个上午,案情并没有什么进展,但专案组并没有放弃,专案组认为要解决李真这桩大案子,秀玲是最大的一个突破口。下午,专案组又找到秀玲,和蔼地问她:“秀玲,你很爱李真吗?”
      秀玲点了点头:“嗯,很爱,他也很爱我。”
      “那么我可以知道你们是怎样认识的吗?”
      秀玲的记忆随着专案组的问话不由得回到了他们相爱的那个难忘的夏天,他第一次抱住了她,他和她的初恋也就萌生了。她把她和李真初恋的过程前前后后地给专案组详细地讲了一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专案组认为,如此深厚的爱,恐怕叫秀玲说出李真的案情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于是接着问:“你知道李真到现在一共有多少个情人吗?”
      秀玲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她是知道的,李真天生是个情种,又讨女人喜欢,和他上过床的女人无数。每想到这儿她的心里都酸酸的,今天面对专案组的追问,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专案组人接着说:“李真的案子迟早会败露的,而你有没有为你自己考虑过,你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你应该知道故意隐瞒事实的下场吧?你说李真很爱你,可是他如果真的很爱你的话就不会让你为了他而隐瞒犯罪事实了,他那样根本就是为了他自己,他是自私的。”专案组人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秀玲,为你自己考虑考虑,为我们的人民考虑考虑吧。想想那么多人民的血汗钱都流人了几个人的钱包,而他们却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难道你不觉得他们可怜吗?”办案人员语调激昂,步步紧逼,秀玲低下了头。
      专案组人又说:“秀玲,你如果说出对本案有利的证据,政府会对你宽大处理的,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晚上,秀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其实,专案组人所说的“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她丝毫都没有考虑,她考虑的是自己的将来。她觉得为了一个花心的男人付出自己的前程是不值得的,凭什么我就活该为他去死?我和他算是什么关系?
      第二天一大早,秀玲找到了专案组,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组织。秀玲的口供,对于案情的侦破有重大意义。政府决定对她实行宽大处理。
      2000年6月7日,中纪委刘书记亲自同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晓颖谈话,由他担任李真的主审官。6月15日,陈晓颖带着助手们从唐山进驻到关押李真的看守所。6月17日上午8时半,陈晓颖和助手将李真提押到审讯室,开展了第一次面对面交锋,李真态度仍很强硬,一开始就拒绝合作。陈晓颖知道李真虚荣心强,但很健谈,长时间地与世隔绝,他愿意向别人倾诉一下心里话。针对李真的这一特点,陈晓颖显得很随便,说:“李真,咱们两个定个协议,今天谁也不谈案子,只是随便聊聊天。”
      一听说只是聊天,李真的强硬态度马上缓和了下来。陈晓颖知道李真迷信,懂佛教,便跟他聊起了佛经。
      陈晓颖说:“李真,佛教有句话,菩提即我,我即菩提,现在只有你自己才能救你自己。”
      李真长叹一口气道:“我现在被关到外省,没有人来救我。”
      陈晓颖紧接着就抓住李真的话柄,说:“李真,听说你爱算命,那么我就给你测个字算算你的命运,你愿意听吗?”
      李真一听是算命,顿时来了精神,便连忙应声道:“陈组长,你说说看,你测个什么字,我听听。”
      陈晓颖笑着道:“就拿你刚才说的被关到外省的外字说吧,把外字拆开,左边是个夕阳的夕字,右边是个前途未卜的卜字,如果把外字变成处字下面加一个口,就是个咎由自取的咎字,如果将外字再变化,头上再加一横杠,就是个死路一条的死字,你看看这个外省的外字对你的前景预料是不是很不妙?”
      陈晓颖看似随随便便的一段话,李真听后脸色顿时大变,内心的恐惧和不安跃然于脸上。
      陈晓颖知道,李真对他年仅七岁的儿子感情很深,在狱中常常想念他,便问:“李真,你想孩子吗?”
      李真认真地点头答道:“很想,我和他妈妈离婚后,我工作很忙,很少回家,孩子既缺少母受,又缺少父爱。平时孩子对我依赖。生很强,只要我出差,几乎天天给他打个电话。现在我进来这么长时间了,真不知道他生活得怎么样。”言语之间透露出一丝悲凉和对爱子的思念之情。
      陈晓颖紧接着说道:“据说你的孩子很可爱,也很聪明,你出事后他主动向老师提出不当少先队大队干部,因为他觉得没脸见人,听说现在好多小朋友因为你的事而不愿意同他玩,他很孤独。”
      一听说儿子目前的生活情况,李真的泪水顺脸而下,说话也变得哽咽起来:“进来后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儿子哭着对我说,爸爸,我不愿去别人家……你为什么不回来?我这一辈子也许再也见不到儿子了,真不知道他今后该怎样生活——”
      陈晓颖看着李真的心灵受到了震动,便乘胜追击道:“李真,你对党对人民犯下了重罪,但你的孩子是无辜的,他现在还不到八岁,可你的犯罪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多么大的创伤啊。你应该清楚,你讲不讲自己的问题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不仅要对你自己的未来负责,而且还要对你的亲人负责。我们党开展反腐败斗争绝不是为了剥夺一些人的生命,更多的还是挽救,是对其他人的警示,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如果你以为办你的案子就是为了剥夺你的生命,那么你对我们共产党也看得太低了。你受党培养教育多年,无论是从人性的角度还是从正义的角度来看,应当在这方面有一个新的认识。我告诉你,你要有勇气面对现实,向司法机关坦白交待你的罪行,这只能说明你有较好的悔罪态度,为你争取宽大处理创造一个好的条件。你要明白,检举和立功,使那些藏在深处的腐败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是你的一种悔罪表现,否则就像我刚才和你拆字时所得到的结论一样,只有死路一条。”陈晓颖一番人情入理、咄咄逼人的话语犹如一发发重型炮弹,句句击中李真的痛处。李真的心理防线开始产生变化。
      在聊天中,陈晓颖装作随意说了一句话:“现在我们掌握了充足的证据,譬如说你往境外倒款,你坐的哪趟航班,你坐在哪个座上,你拿了几个箱子,哪个箱子装多少钱,什么币种我都知道。”
      李真说就秀玲看见了,这句话等于他默认了这个事实的存在。只要这个口子豁开,他就没有什么可抵抗的了。聊着聊着他说了句:“唉,我说了吧。”
      顽强抗拒了108天的李真第一次开口,应该说石破惊天,他一次就交代出了上百万。紧接着,他主动交待了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3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并讲明这些赃款现已转移到新加坡和香港。此时已近下午6时。为鼓励李真继续讲下去,陈晓颖和李真共进晚餐。吃饭之间,陈晓颖故意避开案件不谈,只和李真谈家庭,谈事业,谈文学名著,使李真在一种宽松和谐的氛围中感到了自己的人格尊严,感到了他人的真诚相待,促使着他进一步交待犯罪行径的决心。晚饭后,李真又一鼓作气地交待出曾转移到香港700多万元港币的犯罪事实和在新加坡也有几百万元存款的情况。根据李真的这一初步交待,李真涉嫌经济犯罪总金额已超过千万元,数额之巨大,既令陈晓颖感到震惊,又令他和助手们感到振奋——李真的缺口终于被打开了。
      在此后的时间里,陈晓颖以他丰富的工作经验,通过和李真斗智斗勇,使李真在自愿和不自愿的情形下相继交待出了自己和伙同他人的一桩桩数额惊人的经济犯罪行径。
      一天陈晓颖走进来,他拿出一份口供给李真看,李真一眼就认出那熟悉的字体,是秀玲的。他从头到尾仔细阅读了三遍,这一读简直差点让他当场昏厥,口供中把李真所犯下的大大,的罪行列得一清二楚,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拼命地咬紧下嘴唇,才忍住了泪水,下唇被咬破了,鲜红的血涌出:“难道这就是曾经和我山盟海誓的情人吗?这就是曾经令我销魂、置自己的前途不顾而把护身符相赠的她吗?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我最爱的人出卖了我?”李真痛不欲生,如五雷轰顶一般,“想我李真的女人无数,最后竟是毁在了女人的手里了。秀玲啊,我李真平时待你不薄啊!他妈的,你这个臭婊子!死了也带上你。”
      “如果你认为这些属实就在上面签个字吧。”李真面对事实无言以对,他用颤抖的双手在秀玲的旁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李——真。
      人心难测啊!他想起古人说过,女人不过是件衣服罢了,穿破了就该扔掉,不该付出真情,“红颜是祸水”啊!
      李真落泪了,他恳求专案组说:“你们应该知道,秀玲是我的情人,我们分别多日,我想见见她。”李真入狱以后一直没有提出过什么过分的要求,而这一次他提出和情人见面也是合情合理的,不该拒绝他。于是,专案组同意了。
      可是,秀玲拒绝来见他,白玫却来了。
      李真在五名警卫的押解下来到家属探视的房间,房间很简陋,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两边各放了一把椅子,房间四周是用拇指粗的铁栏杆围成的。就是在这*网间房里,无数的囚犯曾和他们的亲人洒泪分别。
      他踏进房间时,白玫早已等候在那里了。她穿了一身白色套裙,李真皱了一下眉,苦笑道:“我还没有死你就穿上孝服了,真有你的!不过你还有良心,还记得来看我。”
      白玫的脸还是那么俊俏,可却消瘦了不少。李真轻轻地坐到她的对面,什么也没有说。白玫低下头,簌簌落下来。她说:“我会永远记得你的。虽然,你的家产已经全部被没收了,可是你在阴间不会缺钱花的。风中的玫瑰,永远也不会背叛曾经哺育她长大的沃土啊……”
      李真的眼睛湿润了,他没有说什么,其实也不必说什么了。他扭过头,对警卫说:“我们走吧!”然后径自走了回去,房问。里传来白玫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突然有一天,李真收到一封从北京寄来的信件,信封上赫然写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紫凝。
      以下是信的部分内容:
      李真:
      听到你被“双规”的消息,我十分震惊。我根本不相信,你,一个曾经有着宏图大志、意气风发的青年,会走那一条贪赃枉法的不归路。
      你还记得曾经对我说过的那句话吗?一个有志之人,应该学“鲲鹏展翅九万里,抟扶摇而上青天”。那时,你空有满腔报国之志,却因种种因素而无从施展。
      为了帮助你,我们姐妹费尽了种种周折。
      在你遭到打击,倍感失意的时候,你曾对我说,你厌倦了官场上的庸庸碌碌,勾心斗角。你对我说,如果有一天,你走上政坛,定会有所作为,干出一番事业。
      看到你仕途上一帆风顺,听说你在河北表现得非常出色,你不知道我和父亲有多高兴。特别是听说你被提名为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的候选人时,我们欢喜得不得了。因为,我们为国家挑选了一匹不错的千里马。
      没想到,你竟然栽得这么快。李真,你好糊涂啊。你辜负了我和爸爸的一片热忱。你当初的理想、抱负,到哪里去了。你的信念到哪里去了。
      听说你一向狂妄自大,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官场,不了解仕途啊。
      李真,不是我们不帮你,你的这个案子实在是太大了,惊动了中央,中央和河北省里许多人都盯住不放。我爸爸刚去世了……我很想救你,可是现在却无能为力,逃脱嫌疑还来不及,又怎么能出手相助。
      请你自己保重吧,我会为你祝福的。
      紫凝
      李真把信攥在手中,两行眼泪顺着他憔悴的腮边滑落。
      秀玲一直没来看他,李真更是恨在心头。他对自己说,我就是做鬼,也不能饶过这个女人。可是后来想想,“我有什么权利这样做呢?世上有哪个人不是为了自己活着,我有什么权利让她为我而死呢?怪只怪我瞎了眼,错爱了她,白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了”。。
      他又想到了季灵。他知道自己这次出事,全是由李国庭引起的。可是,追究起来,罪魁祸首还是季灵。这个贪得无厌、水性杨花的女人,如今身在何方?红颜,真的是祸水啊。可是,他后悔已经太晚了。
      从专案组2000年3月1日对李真实施“双规”直到对他执行死刑,李真经常夜不成眠,唉声叹气地说:“生和死原本离得这么近,近得只有一线之隔,而架着这条线的就是信念。”
      李真在交待完问题、心灵彻底“放松”之后,对办案人员说,“前苏联解体后,有些高官为养家糊口,去看大门、卖馅饼,我就错误地认为,与其一旦江山易手,自己万物皆空,不如权力在握时及早做些经济准备,以防万无一失。可现在共产党的江山依旧稳如磐石,我却完了。”
      悲痛之余,李真就靠玩扑克算命,混过一个个的白昼和黑夜。算活了,就兴高采烈,算死了,就唉声叹气,痛不欲生。
      曾有一个记者采访李真,问他怎么看待金钱。李真一听就急了:“别跟我提钱,我一提钱就头疼,我现在看人民币,就像看纸钱。”李真贪污受贿的一大笔钱,是他为防万一转存到香港的97万美元,但这笔巨款,他一分没花着,办案人员也没追缴回来,而是被程某某(此人正被国内通缉)提走了。“我辛辛苦苦弄来的钱,别人花了,给我的房子我只看了一次,没住一天。而我现在倒要被送上断头台,我心有不甘哪!”
      李真也知道自己的狂妄太犯忌,也想有所收敛,所以,他的护照及信用卡上的假名字都是“韩叙”,他是想自己能够含蓄一些,不要太狂、太外露张扬。他专门用了“韩叙”这个名字来提醒自己,但是,当他站在权力巅峰的时候,他想含蓄也难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