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二十八章 东窗事发
    然而,李真没有想到,玫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事实。
      拥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走到哪里都是鲜花、美酒,还有美女、笑脸和恭维。李真以河北第一秘和随后的国税局局长身份到下面“视察”,要警车开道、路人回避,威风得很,神气得很。数次大规模很气派地去过各地市,他与各地市的关系,许多当地官员都讳莫如深。
      “当然更重要的是拥有了权力,也就拥有了地位和金钱。”李真曾对权力做过这样的描述。但是他忘了,物极必反,手中的权力如果使用不当的话,也能把他送人罪恶的深渊。
      李真有一个网状的巨大的牟利圈,这个关系网盘根错*网节、利益均沾。李真认为:拔了萝卜带出泥,如果他这个萝卜被拔出来,周围的关系网以及他所服务的领导也会竭力保他,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是作为泥被带出来并最终成为主角的。这就不得不提到对他生命影响重大的人——季灵和李国庭。
      张家口卷烟厂是河北省的利税第一大户,张家口烟厂连续8年列入全国500家最大工业企业,排名第128位,年创利税10亿多元,这在河北省是最高的。厂长李国庭被誉为“中国四大烟王”之一。
      张家口卷烟厂厂长李国庭是李真的一个远房叔叔,李真看他是个人才,很佩服他。十五年前李真在师范读书时曾在烟厂实习过,与李国庭厂长、季灵副厂长算是老相识了。在李真空手贷款5000万元解决调汇资金之际,是张家口卷烟厂帮了他的忙,他利用的重要人物就是张家口卷烟厂厂长李国庭和副厂长季灵。李国庭帮助李真调汇、承担贷款方责任之际,他已经66岁。很多人并不理解他为一个小他36岁的秘书而如此奔波的原因。当时省里有关领导已经耳闻李国庭种种不妥之事,因此向有关部门建议让他“体面下台”。李国庭恋栈之心非常强烈,他需要活动所有关节,以求保位,李真自然是重要选择之一。以李国庭江湖耳闻目睹之丰富,他当然比别人更明白“投资”权力的重要性,由此来理解他为李真的所作所为,自然就简单了。
      1998年初,李国庭因为涉嫌伙同副厂长季灵侵吞国家资产而被有关部门注意。4月3日,中办、国办信访局转来上级领导办公室批转的署名举报张家口烟厂大量非法生产、销售计划外卷烟以及厂长李国庭、副厂长季灵重大经济问题的来信,要求查办。
      4月4日河北省卵委对张家口卷烟厂厂长李国庭特大经济犯罪案开始立案调查,鉴于该案涉及到有关河北政界要员的经济犯罪,根据中纪委刘书记的意见,该案被列为中纪委六室重点过问的案件。在经过摸底调查后,由河北省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厅长率领大要案室的人员去了张家口烟厂,开会宣布李国庭、季灵涉嫌经济犯罪,并展开周密调查。72岁的李国庭风闻上面要动他,已经提前一天开始了自己的逃亡生涯。
      刚要对李国庭和季灵进行“双规”,他们却事先跑掉了。省纪委的行动已经谆人掌握了。
      他们是分头逃跑,还是共同逃跑?很快就有了线索,他们是各跑各的。季灵以探亲为名跑到美国去了,而李国庭往国外跑的可能性不大,一是年纪大了,二是他敢于留在国内,他是一个冒险家。
      他不外逃,是想留下来较量一下。过去他虽然受过挫折,但最后毕竟取得了成功。这一点他还是有自信的。现在他错误地(但也许是正确地)估计了形势,认为上边必然会有人保他,为他说话,所以才暂时逃跑避避风,等到风头过去,他照样还是李国庭。
      李国庭有“三高”的特点,即年创利税高、年龄高、智商高。第一高,应该从过去的利税高,改为现在的犯罪金额高。分析他的一举一动,离不开这个“三高”。敢于冒险,正是高智商的集中表现。李国庭岁数不,现年七十多岁高龄。智商也很高,懂三国外语,是高级工程师,对如此宝贵的三高,国家当然不会让他轻易退出舞台,要让他终身当着那个厂长。他是1926年生的,到1986年,整60,不能退。1991年,65了,还不能退。1996年,70了,不好再挽留了,退吧,也是怕年龄太大,再当下去会出问题。据李国庭说,领导曾经许过他“终身制”,只要身体好,效益好,就一直干下去,可为什么又让他退休?他不服,就为自己打算,于是4.6亿元没有了。
      1998年4月4日深夜李国庭逃亡后,他确实在北方,而且就在河北的省城石家庄市内,而且就住在跟省检察院、省纪委,并且包括省委、省政府在内的那个大院同一条街上,离着省公安厅也不远。省纪委、省公安厅、省检察院你们三家不是联合办案捉拿我吗,我却在你们三家中间扎营。他坐在舒适的办公室里,很得意地笑了。人生就是一场赌博和游戏。谁能赌赢,谁能把游戏玩得更有意思,谁就是胜利者、成功者。事到如今,他并没有认为自己会失败,他不是孤立的,他有自己的关系网。他走上厂长领导岗位的第一步,也是他踏上政治的第一步。他认为社会主义企业离不并政治,离开政治寸步难行,政治的保护至关重要。
      当厂长,就要既管企业,也玩政治。这就是铁头戴钢帽——双保险了。谁不怕挖出萝卜带出泥!谁不怕沾了我李国庭的包?那你们就有风的使风,有雨的使雨,一起来保护我吧!谁不想提高效益,谁不想多创利税,谁不想做出政绩来让上边看一看?那就离不开我李国庭!你们看,我并没有跑,我就在自己人中间,灯下黑。
      所以他住得很踏实,活得很滋润。他住的这个地方是某单位驻石家庄的办事处,办事处主任和办事处工作人员都是一个人他叫李敏。李敏的办事处只不过是一块招牌,无事可办,他在跑单帮做买卖。无事可办也就没怎么装修,李国庭住着不舒服,就花钱让李敏在办事处安了空调,铺了地毯,配了饮水机。在追捕李国庭风声最紧的时候,他却在这里过着悠闲的生活。李国庭在社会上朋友很多,从达官贵人到三教*网到怀春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他们已经利用最短的时间了解到怀春的基本情况,他们有信心说服她。连夜与怀春谈话,指出说出实情和不说实情,对于自己的利弊。听了专案组的话,她开始认真思考起来。此前她打定主意什么也不说,这样既对得起李国庭,也能保全自己。现在看来,情形并非如此,还是说出来吧,但是又心中有愧,老李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能出卖他呢?专案组看她思想斗争很激烈,便一方面讲道理,启发她要分清大是大非,因为你是一个党员干部,应该有这种觉悟;另一方面指出,你不提供线索,李国庭最终也会被抓住,到那时你就被动了。怀春终于被说服了,交代了自己与李国庭的关系,并说出他现在的藏身之处。他住在天津蓟县怀春的姐姐家里,是她开车把他送过去的。
      说到这里,专案组立刻停止谈话。抓住荷叶摸到藕,一追到底,刻不容缓,他们马上率领办案人员和公安干警连夜奔赴天津蓟县。临行前怀春走到专案组跟前,把一塑料袋药品交给他,说这是老李常吃的药,走得匆忙,忘记带了,请替我转交给他。专案组警惕性很高,没有转交,而是嘱咐医生,需要吃什么药,开什么药,防止李服毒自杀。这样做是对的,那些药里的确有一瓶安眠药。当然这不是怀春所为,这女人对李国庭很痴情,李被捕后,她还写长信表达自己的感情。
      1999年3月18日凌晨3时,专案组人员和公安干警在天津蓟县把李国庭抓获了。干警们是翻墙而过,撞开门进去的,响动很大,但“烟王”没有惊慌,还在床上睡觉。干警走上前,向他出示法律文书,他说:明白。就慢慢地穿衣服。干警忽然想起领导的指示,不让他穿自己的衣服,旁边的干警就扔过一个衣服包去,说穿这身新的!他不明白,但照办了,穿上了新衣服。穿完了还是不明白,就有些疑问的样子,干警就给他解释说,怕你衣服里有毒药和凶器。他无可奈何地一笑。
      “签字吧!”干警说。他接过笔来就签,手一点儿都不发颤。经常抓人办这种事的干警心里暗暗佩服,他们每次都注意观察,百分之-网人可以挽救男人,也可以毁灭男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