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二十七章 情欲的黑洞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红杏耐不住园中的寂寞,把枝头伸向了外面的世界。光怪陆离的世界充满了新奇和生机,阻挡不住人们对它的追求。
      妻子离他而去了,纵使自己不愿意。但是秀玲的出现使得他还不至于陷入孤苦无助的境地,毕竟还有一个他所爱的人在身边,也算是爱情事业都如意。他在政治上呼风唤雨,又有心爱的女人在身边,他不相信会有什么变故,但是谁会想到里面仍潜藏着。
      李真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政治上也是如鱼得水,当上国税局局长是他最得意的事情,他深信他这招以退为进的策略会使自己能像自己的先人李莲英那样成为一个风云人物,权倾朝野。他和秀玲在阳光大厦构建了一个安乐窝。当时,平安大街上的高层建筑不多,阳光大厦在鳞次栉比的建筑群中可谓鹤立鸡群,它是权力和欲望的象征。在这里,李真和秀玲度过了一段缠绵而又浪漫的时光。
      李真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你要想在政治上混得好,可不能得罪了他。假如你能巴结奉承他,他可以叫你平步青云,如若与他作对,他会叫你一败涂地。李真对送来的进贡可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1998年春天,石家庄市委即将换届,政治虫们一改过去同声而唱的习惯,纷纷为自己的官位而活动。对于热衷政治的人来说,换届是他们最神圣最重要的事情。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能,到处为自己的前途奔波。
      而此时的石家庄市某副市长也想趁这个东风得到晋升的机会。他本来就是石家庄的好领导,政绩突出而且和其他的领导也处得很好,凭自己的能力升任市委书记应该不在话下。但是,他首先想到的是李真——这个在政治上呼风唤雨的人物,要是不通过他,可能在省会升迁的几率很小。他虽然知道李真是小人,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他也顾不得什么了。他通过自己的秘书兼司机乔某活动,一来怕自己出马影响不好,二来乔某是自己的心腹。乔某想找石家庄市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董事长鲁英说话应该比自己直接过去好点,于是经过鲁英的介绍,乔某获得了可以单独到李府进贡的机会。
      事不凑巧,乔某每次去李真那里都会扑空,李真本人不在,是情人秀玲承担了接待的任务。乔某可谓是仪表堂堂,气宇轩昂,说话诙谐而不失庄重,而且见闻广博,对生活琐事也很了解,第一次就给秀玲以震撼,难道这样的男人不正是我所需要的男人吗?秀玲有点不能自已了。她和乔某说话有更多的默契。经过几次的交往,两个人都彼此产生了好感。乔某认为,秀玲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女人,又有妩媚的姿态,诚然迎合了他的口味,他为李真有这么好的情妇但是又不知道珍惜,感到可惜,但是又为自己能够在沙里识金感到高兴。
      对秀玲来说,和李真在一起太压抑了,而且李真眼里有的只是权力和金钱,对于自己只是肉体的要求,没有真正的快乐,只有和这位绅士在一起畅谈时她才感到轻松愉快。于是,两个人便在地下活动起来。约会成了两人的家常便*网饭,而且两个人采取了游击战术,约会地点频频改变。秀玲也许是为遮人耳目,经常开着轿车戴着一副咖啡色的墨镜,仿佛一面镜子就是一座防护墙。开始,李真没有发现自己的情人有什么异常,因为他太忙了,有太多事情要自己处理,他渐渐发现,一向对自己的行踪不关心的秀玲突然对自己的行踪关心起来,总是把他的工作安排问得清清楚楚,对此他有点疑惑。有的时候他工作时间给她打电话,她总是关机,终于有一次他感觉到了异常。
      那天晚上,秀玲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了,李真心不在焉地拿起手机,听见那头说:秀玲,快点好吗?我在人民广场等你。
      李真说:你找她有什么事?那人立即挂断了电话。
      秀玲走出浴室,又接到一个电话,她神色慌张,很快就挂断了。她对李真说她有点私人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很快就回来。这时候李真联想起秀玲近来的表现,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男人与生俱来的敏感敲击着他的头脑,是不是她背着我养小白脸?为了印证自己的推测,他有意去寻呼台查询了一下秀玲的电信记录,他惊奇地发现有一个陌生的电话频频和她联系。怒火油然而升,他快气疯了,恨不得立即把他们干掉。可是转念一想,捉贼要赃,捉奸捉双。一个无形的钓鱼计划在他的精心安排下开始了。
      一天李真对秀玲说:中央党校办了一个青年干部学习班,学期三个月,国家税务总局和省委组织部决定推荐我去,从明天起我就去北京学习了,没有特殊的情况就不回来了,但我最不放心的是你,怕这么长时间我不在你会寂寞。但这是上面的意思,不好违命,家里就拜托你了。
      秀玲表现出闷闷不乐的样子说:你放心走吧。家里有我,你不用担心。出差这么长时间,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呀。
      李真对她的做作很讨厌,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说完了就和她拥抱吻别,提着自己的旅行包走出家门。
      秀玲兴奋极了,简直是天赐良机!天意啊,她迫不及待地给乔某挂了电话,请他当晚来这里共度良宵。
      一天,两天,三天……其实李真这几天压根儿就没有离开石家庄,而是住到了省委招待所,每天都对秀玲的活动进行监视。当他看见秀玲和一个男人卿卿我我的背影时,心中很不是滋味。第四天,他俩又将幽会。李真心想:你们就要到头了。
      晚上12点,他幽灵般地回到了熟悉的房门前面,轻轻地把门打开。他看到在昏暗的壁灯下两个赤裸裸的身体交织在一起,他迅速地打开灯,那里的活动立刻停止了,他们不敢相信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李真,而且是在这样尴尬的时候。
      乔某结结巴巴地说:李,李局长。他迅速地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而秀玲已经从恐惧中走出来,从容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人——某副市长的秘书,正在这里为副市长跑官的一个秘书。李真愤怒了,他冲上去就要打乔某,这时候秀玲立刻上前护住了乔某,非常简单地告诉李真:你不准打他,我们是自愿的。你如果加害他的话,我手里的材料足够将你送上法庭。“你——”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秀玲的脸上,“婊子!”李真狠狠地说。而李真,面对秀玲简单的一句话,却没有任何办法。
      那个知道自己闯下大祸的乔某站在一边低垂着头。
      “你不会有好日子过的,看我怎么收拾你。”李真愤愤地说。
      李真气得脸色铁青,她知道自己的事情太多了。李真很讨厌有人这样对自己说话,但是没有办法:“你想怎么样?”李真不情愿地说,“你究竟想怎么样?”秀玲说:“这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你的那些事情我就当不知道,我以后不和他来往了。”虽然李真感觉自己很吃亏,但是不能再说什么了。乔某好像有话要说,但是没有等他开口,李真就叫他滚出去,乔某灰溜溜地逃走了,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又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有什么颜面呆在这里。
      李真本来想狠办乔某的,但是他想到了秀玲对他的警告,只好咬牙把乔某的行政职位降了两级,即由石家庄市的处级降至科级,后来又清理出市委机关,调到了郊县去工作。1998年12底,石家庄市委领导班子换届在即,某副市长心急如焚,他这次托人直接把重礼送到李真府里,却被李真拒绝了。某副市长又托别人找李真,结果得到的答复是,某副市长不能在省会升任书记,而且副市长也当不成了,他将退到市人大或政协去工作。张二辰内定为市委副书记,并且他将作为上级推荐的候选人参加市长的等额选举。某副市长很不理解。当他得知是因为自己秘书的情事坏了自己的官运时,他顿足捶胸,苦不堪言,自己的政治前途可能就这样毁掉了。然而他也因祸得福,后来平安无事。张二辰却招来了伤身之祸,有了十年的牢狱之灾。
      李真此时却意外地和他师范读书时的女友叶莹又联系上了。这个当年面庞白皙、五官清秀、性格开朗、能歌善舞的大学校花,曾陪伴在他身边两年。毕业含泪分别的小叶莹现在已经是徐娘半老了,但是她却风韵犹存,姿色依旧。叶莹曾是某国家机关的处长,现在又下海经商,听说在外边闯荡得不错。李真和自己的结发妻子离婚时,曾经找到师范时候的女友叶莹,要和她结婚,恢复旧情,一共同生活。但此时的叶莹不得不全面考虑两个人的情况了,毕竟不是大学时候冲动的少年了,现在需要的是理智。两个人以前有过美好的回忆,但是那仿佛是在梦里,时光不再了。叶莹虽然被李真的深情打动,但是她权衡再三,觉得两个人还是保持纯洁的友情,彼此不相忘却更好。李真虽然想重燃旧情,但是人家已经无意了,也许是两个人真的再无缘分了。
      结发的妻子离自己去了,自己的恋人也背叛了自己,他陷入极度的绝望之中,为了从精神上获得解脱,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情,他拼命工作。
      事实上,李真也不必太过伤心,因为他还有季灵,季灵和李真一直保持着暖昧关系。这是一个心计颇深的女人,她-网利用自己是李国庭情人的身份,强化自己在公司的位置,不久就成为卷烟厂的副厂长。她利用和李真的亲密关系,捞取了大量不义之财。她自以为左右逢源,却不知道,李国庭和李真都已对她不满,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这样的一个女人、只能是郁闷时的一个玩偶,偶尔拿来玩玩,不能当作长期的情人来养。
      李真想和电视台的白玫恢复关系,可是他却犹豫了,她还会接受我吗?她需要的,是一个一心一意只爱她的男人啊。但这时候的李真迫切想有一个女人、一个情人长期地生活在自己的身边,没有女人会使他丧失自我。有了女人,他才不会感觉到政治上孤单。因此,他用传统的表达情感的方式——信件去试探她的心。结果,自玫说自己早已离了婚,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在等待,等待着她深爱的男人能回到自己的身旁。
      现在的白玫,依旧含着玫瑰的芬芳;而他,既带着少年得志的意气,又带着婚姻失败的忧伤。他看到了她,她依然是那么美丽,那么的柔情。
      李真又一次陷入了情感的迷梦当中,极强的私欲,使得他无比贪婪。
      金钱对于李真来说只能算作是符号了,既花不着也用不着,但是他对金钱的占有欲也像是对女人一样,没有就感觉不舒服,所以他对别人的供品是不会拒绝的。他拥有奢华的生活,他和自己的情人享受高档的人生,但是他也像葛朗台一样看到金子就想占有。
      下边一个城市要建国税局办公楼,承包商直接来家里找他诉苦。李真把脸沉下来,很不满他这样没有礼貌。他把白玫支到别的房间,便和承包商畅谈起来,承包商保证给李真50万作为得到标底的回报,李真当然很满意。白玫虽然在别的房间,但是对他们的话却是声声入耳。她听到:“李局长,那个市的政府官员应该不会干涉吧?”
      “怕他们干什么,各地的国税局和省里的总局是直属单位,再说在河北,还不是我说了算——”
      她感觉李真的言行太夸张了,等到承包商走了,她劝戒李真说:“你胆子也太大了,万一有人查到你怎么办——”
      “查,查,查。你就他妈的知道查。”说完巴掌就落在了这个无辜的女人脸上。委屈的泪水充满了,当她看到李真像一个魔鬼似地对一切都想占有时,她很伤心。她知道李真确实是爱着她,可是这种爱是不是太过自私、太过残忍了?事实上,李真和她的生活并不幸福,历经多次情场失意,李真已经不再认真对待感情了,现在他所需要的,只是女人的身体,而不是她们的感情。
      “少在我面前哭哭啼啼,告诉你,老子现在在河北省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比你漂亮的娘,老子招手就来,挥手就去。只要有权力,什么都有,识相点,就跟着老子享福,否则,趁早给我滚蛋。”李真倚在沙发上,恶狠狠地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