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二十三章 封疆大吏之梦:从秘书到国税局长
    1995年初,河北省调整秦皇岛、保定两市的领导班子,这两个市的书记市长分别有一个空缺,李真看到大连市长、福州市市委书记都是年轻的改革派领导当政,成绩斐然,这两市因此在全国名声大振,自己也想当个书记市长。他被推荐到省常委会上,当即遭到了否决,理由是他任副厅的时间太短,不够任职条件,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他没有在基层市县任职工作过,一下安排到市里任书记、市长怕难以胜任,所以,此项提议被否决。
      一计不行,又生一计,河南省缺一个常务副省长,从河南省过来的程维高,又将他推荐给了中央,中组部到河北考察后认为:李真还太年轻,缺乏磨练,继续观察,暂不予省外安排。出省和在本省辖市任职的路都堵死了。
      熟悉围棋、曾经是河北省业余围棋三段,更是权力系统高手的李真又布下了新的棋局:脱身河北的“块”,进入国税局的“条”,他_网认为这是不错的选择。
      李真离开省委办公厅时,还为自己留了退路,即仍兼任河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李真到河北省国税局任职后,省委一位老领导曾就此专门问过有关负责人:“李真在河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职务是否免了?”回答是:“没有!”
      1994年底省国税、地税刚分家,国税局长郑庆和已经就位,无空位可安排,只有去当副职了。于是李真被推荐到省常委会,拟任省国税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结果又遭到了强烈的反对。这次程维高发火了:“上次我推荐他拟任保定市委书记或者秦皇岛市市长,你们认为他在副厅的职位上任职时间过短不通过,这次只是一个平调,你们又说三道四,为什么我提拔一个人就这么难?李真同志的工作能力强,敢作敢为,为人豪情仗义,年轻能干,对这种创新开拓型干部,应该破格使用。难道我连我自己的秘书都不了解吗!不能安排他,我还能安排干部领导别人吗?今天大家先讨论一下,最后再表决,少数服从多数。”最后李真以6:5微弱的优势获得通过。
      1995年6月他调任河北省国税局副局长兼党组副书记。看上去是一个平调,这其间运作的意义很大。李真脱离开河北,而直接对国家税务总局了。李真到省国税局任职后,省委一位老领导注意到李真的河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的位置仍然被保留着。这种“两兼”身份,当时的组织部长也认为并不合规矩。过去的惯例是,副主任一级官员被免职,是要经过常委会的,但由于人事大权上收省委,这一款被取消了,即这一级别免职不须经过讨论,因此李真的副主任之位“也就无人过问”,一直被保留下来。这一“精彩”手笔,使他进退灵活,进可以回到河北省,退可以留在税务系统发展。
      就在李真任国税局副局长后期,他可能升任正局长之前,领导有意将李真从国税局系统调回,任保定或秦皇岛市委书记。如果这一动议能够成功,最关键的前提就是李真仍有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之位,从中可以看出李真的“狡兔三窟”。
      就这样,李真成了两栖干部。一年多后,他接任局长,原局长改为书记,1998年4月李真担任国税局长兼党组书记,升到了个人权力顶峰,成为河北省权倾一时的人物。这一年他刚刚三十六岁,是全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国税局局长。
      还在1997年李真升任国税局长上任不久,他就问一位“大师”,再有几年他能成为“封疆大吏”,“大师”说:“长不过五年,短不过三年。”李真一高兴就给了那位“大师”5000元。那位“大师”说,“应该再添1000元,凑6000元,图个顺。”没想到李真却又拿出3000元说:“给你凑8000元,我图个发。”意气风发的李真由此开始了为期三年的国税新政。
      税务系统在地方各级干部群众眼里是最好的单位,工资福利好,奖金待遇高,人们描述当时税务系统为:儿子闺女快快长,长大到税务所当所长,穿上皮鞋嘎嘎响,住宅漂亮又宽敞。因此,地方一大批干部子女、关系户通过各种关系进入税务系统,河北省税务系统干部职工超编五千余人,这些有关系的进入税务系统,一般都到了局机关。基层一线人员严重缺乏,又不得不私招乱雇临时收税人员,全省私招乱雇的临时收税人员就达一万多人。这些税收临时工看似工资不高,每月仅五百元钱,实际上通过他们的实际减免税,吃、喝、拿、卡、要,每人月收入至少也在一千元左右。
      存在的问题还不止这些,国税系统干部的平均文化程度不到高中水平,有正规大中专文凭的仅占百分之三十。
      领导干部年龄偏大,地市县局级领导干部的平均年龄为54岁,基层分局、所级干部平均年龄46岁,国税地税分设以后,大量的离退休人员留在了国税系统,这些离退干部没有落实各种保险,国税系统的负担过重,包袱过大。
      国税所收的主要是增值税和消费税,还有一些国有企业的老税种,这些税中有的属于夕阳税种,分布大都集中在国有大中型企业,增长的潜力一般都不大,不像地税收的都是一些朝阳税种,如三资企业、民营企业、个人所得税、资源税等,未来国家调整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地税的收入将进步很快,国税将面临挑战。
      李真的“新政”搞得轰轰烈烈:1997年,他首先对税务系统人员进行了三次大考,第一次考试不合格的,接受培训,第二次考试如仍不合格的待岗学习,只发基本工资,取消奖金,第三次考试仍不合格的,一律辞退。
      其次,严把进人关,凡是进入税务系统的人员一般应具有大专以上文化。凡是学校毕业生进入税务机关的人设定条件:正规大学本科以上的凡是学计算机、税务、经济专业的人员可以直接接收,其他人员一律由指标控制,考试录用,对于确有成绩和贡献的中青年人才,可以申报考试进入。
      第三,对机关干部的改革实行分天下,即机关留三分之一,到基层一线三分之一,到稽查和纳税大厅三分之一。
      第四,在各市建立税务培训中心,每年将税务干部轮训一次,对于弄虚作假者严肃处理。他提出要扩大、培植税源,严防涸泽而渔,寅吃卯粮。
      经过这次改革,市县级税务局领导干部年龄由51岁下降到45岁,比原来下降了六岁,分局、所长级的年龄下降到35岁,比原来下降了十多岁,文化都在大专?经过不懈努力和改革,1997年河北国税收入比上年_网增长了4个亿,经李真大力争取,这4亿全部留在河北使用;1998年又比上年增加了6亿元;1999年又比上年增收了12.5亿元,超额完成了税收任务,保证了国家、河北各项社会事业发展所需的资金。李真还向中央争取了对河北大、中型国有企业的减免税政策,省国有大中型企业每年减免税数亿元,这些减免税都用到了国有企业挖潜改造、出口创汇上,如张家口卷烟厂、医药集团等都得到了减免税照顾。据说李真给张家口烟厂减免税几亿元。
      李真在国税局工作五年,河北省国税财政收入由当时的一百多亿元增加到二百多亿元,可以看出他的国税“新政”的作用。不过,李真为出“政绩”搞了大量的虚假账目,并且一直对上级谎报“军情”,造假数字。据查,河北国税在李真担任局长期间,虚收了12.3亿元,致使税收出现大量“寅吃卯粮”的账目,直到2001年还没有堵上这一窟窿。
      就在轰轰烈烈的“新政”期间,李真先后把省国税局承德培训中心工程、石家庄培训中心工程等六个工程强行“发包”给他的朋友,心安理得地从中收受贿赂305万元。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