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二十一章 一个纪委书记的抗争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柳山是张家口地区塞北化肥厂的厂长,他当厂长时每年上交国家利税近千万元,在河北省所有化工企业中名列前茅。因为搞工业企业成绩突出,他被推荐选拔到张家口市委的领导岗位上。据说在他离开塞北化肥厂到张家报到时,厂子里有几百人出来欢送他,人们把他送了一程又一程,从化工厂走了一公里一直送他走到京张公路上,人们为有这样一位好厂长到张家口市当领导而感到自豪。有的人也为他的前途感到忧虑,因为他这个人特别正直,敢于碰硬,只要是正确的事他谁都不怕人们曲他杖栏的在企屠可能全睁云的在张家口市计经委时,李真刚毕业不久,才二十来岁,年轻有为,精明强干。那时柳山任张家口市委书记,李真三天两头到柳的办公室里去,当时李真在张家口市的穿着打扮和为人处世,都没有给他留下好的印象。
      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张家口市委与市政府人很少,在同一个院子里办公,柳山说:“总有一个小青年到我办公室晃,他就是李真。开始我没有太注意,后来我对小李说,你有事就跟我讲,没事我也不是闲得慌。”小李才把心里的话对柳讲了出来,柳说:“他作为市里面的干部派到下面支教,去的时候跟我讲,回来的时候也跟我讲了。”柳对李真的印象由此积累而来。
      后来柳山从张家口市委书记调任唐山市委书记兼省委常委,后因工作实绩十分突出,他又被调到了省委大院工作。后来到省政府大院时柳山看见李真,一眼就认出来了。柳山和李真两人同在河北省委、省政府大院里工作,他们最多是打一个招呼,没藏书网有什么可谈的。其实柳山和李真虽然在张家口工作过,算是老乡,但在思想和为人处世、价值观念上,他们是大相径庭的,柳书记是绝不会因私废公的。后来柳山曾再三尝试阻断李真的秘书之路,结果都没有成功。
      在讲究含蓄与退让的政界权力系统里,李真做什么都是单刀直入,直接明确,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李真与吴庆五“交接班”时,仍然在河北省政府,大约半年过后,即1993年2月,李真所服务的省长将升任至河北省委,这样李真就将成为“第一秘书”。纪委柳书记想一开始就将李真当“第一秘书”的路堵住。
      1993年初,河北省纪委信访室收到了一封群众来信。这封群众来信反映了李真披着秘书的外衣,拉大旗,做虎皮,到省政府办公厅任秘书后,作风霸道,索要财物收受贿赂的问题。群众在来信中不仅举报了李真的一些具体经济犯罪,而且还列举了李真诸多问题。
      河北省纪委书记柳山认为,为了工作,更是为了新任省委书记程维高好,应该“清君侧”,以免养虎遗患,后患无穷。于是他拿着反映李真问题的材料,找到程维高,“河北稳定不稳定就在用人上,在你身边不应该用李真这样的人。”“李真这样的人不适合做省长的秘书,我在张家口就了解他,他是聪明过度,诚实不够。”谈了几次,程维高听不进去,最后谈翻了,不欢而散。
      就李真是否有资格与能力做秘书一事,柳山有三次与程维高直接沟通,最后一次是涉及到一笔5000万贷款问题。1993年10月份前后,一桩5000万元的贷款案牵扯到了李真与吴庆五:一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张铁梦从银行里贷出5000万元,钱在他自己的公司稍作停留,相当部分流转到吴庆五与李真手上。检察机关发现张有逃逸的可能,于是立案批捕。因为涉及到省委书记的秘书李真,案子报到省纪委,此时柳山已升任省纪委书记。他的要求是一查到底,但最终也没有个明确的结果。
      柳山回忆说,检察机关方面打电话来找他,说管政法的书记要求放人,柳对检察机关的回答是拒绝。稍后检察机关又来电话,仍然说是要求放人,柳还是表示拒绝。最后柳山接到的电话是被告知人已经放了。接下来,柳便与要求放人的书记理论,但放人的事实已经无法改变。柳分析说,要求放人的书记,是刚从外地调到河北的,对有关情况并不熟悉,而在其问操作此事的就是李真。柳回忆说,事实上,这件案件报到省纪委后,他就去找有关领导汇报过。为了有证人,柳当时还拉上了另一位副书记。麻烦之处在于,他们的汇报在中午11点钟左右,结果12点钟机关食堂吃饭时,李真便知晓了此事。李对在食堂吃饭的省经贸委负责人表示了自己强烈的不满。经贸委方面的负责人显然很觉意外与委屈,马上找到柳山问询此事,两股信息汇集,柳山自述“也很意外”。
      投资公司的张铁梦出来后,随后离开中国,移居爱尔兰,这一案件因此无法深入。尔后从银行贷出来的款项,债务便转移到张家口卷烟厂。张家口卷烟厂厂长李国庭受贿案的暴露,终于牵扯出李真。事实上这5000万元贷款已经使有关方面注意到_网了李真,只是这一次没有抓住他的材料。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李真是否有资格与能力做秘书一事,柳山后来得到的回应是:李真亲手将程维高的一份批示交给柳山的秘书,这份批示写道:“我身边的工作人员,每逢调整职务,总有人说三道四,不予理睬!”这一“回应”的特殊之处在于,一个讨论李真问题的材料,最终却由李真来退还。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像。柳山和李真的斗争,李真占了上风。
      1992年党的十四大上柳山当选为中纪委委员,1993年他由于超负荷工作而积劳成疾,突然病倒在工作岗位上,被送进了医院,经检查后初步确定为肿瘤,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不能确定,柳被迫住院休养。
      听到这个消息,李真高兴坏了,他一拍桌子跳了起来,在给情人白玫的短信中,李真写道:月色浓浓如酒,春色轻轻吹柳,桃花开了许久,不知见到没有,柳患癌症时机少有,我正在四处奔走,办公厅主任很快到手!
      出于安全的考虑,省里和家属给柳山请来了北京医生检查治疗。李真咄咄逼人地提出,柳山患的是癌症,去世只是早晚的事了,他应该腾出位子,让给别人。于是,柳山提前离职休养,这一年他还不到退休年龄(即副省部级干部的七上八下年龄,57岁可以上,58岁下来退居二线)。
      1994年秋天,柳山突然接到通知,让他去秦皇岛参加省委常委会,柳听说自己被免职了,在会上当即和程维高理论,他拍着桌子质问程维高,并大骂李真,我不到国家规定的离退休年龄上限,就把我免掉,你们是什么意思?程维高说:柳书记,让你离职休养一是考虑照顾你的身体;二来做出这个决定是组织上提出,经常委会讨论决定通过后,报中央批准的,不是李真和我个人的意见,你若有意见可以找组织去,不能在这里说三道四,我不予理睬。柳山就这样离开了政坛。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