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十九章 河北第一秘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河北内环京津,外环渤海,区位优势十分明显,改革开放以来经济虽然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自从1989年国家实行了治理整顿政策、外国对我国实行经济制裁后,使河北这个以国有企业为主的北方沿海大省遭到了重大挫折,一股姓社姓资的讨论也随之在河北展开。
      1990年河北省组织了一个赴南方领导干部考察团,南下参观学习,一个领导干部从南方考察归来,在省五大班子会议上放声痛哭地说:深圳除了红旗是红的,别的全部都黑了,那里纯粹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我们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天下完了。河北绝不允许这样,谁要是在河北搞资本主义,我非枪毙了他不可。
      就在各地就姓社姓资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南方广东正抓住国家治理整顿的时机,他们一举将国营企业全部改制,率先一步实现国有企业股份制民营化。1991年春节,广东省的一位河北籍副省长回乡探亲,专门带了一份该省将国有企业股份制民营化的文件给河北省领导,让河北尽早将国有企业股份制民营化,早行动,早主动。学习国外经验,企业应该是民营股份制的,经营得好坏,政府不用管,政府不用直接管理企业,而仅仅靠政策去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政府仅靠税收、货币、财政杠杆去调节企业。政府需要做的是建立失业、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体系,实行公共服务。河北省几个领导看了文件后大惊失色,这还了得,这不是让我们也走资本主义吗?他们当即将文件悄悄地收藏了起来。而这时广东省已将国有企业股份制民营化,国有企业在广东所占的比例降到百分之十以下,而河北恰恰相反,国有企业占到了百分之本领治理好一个地方?更谈不上富裕一方百姓,造福人民了。
      他提出了选拔干部应实行考试制度,像我国科举制度那样,对干部再来几次大考,变人们的跑官要官为考官。他的建议开始未获通过,直到1995年河北省才在省开放办、招商局公开招聘三名副厅级干部,招考三十多名处级干部、上百名科级以下干部,而他认为这还不彻底,应全面放开实行考试。
      跟着秘书处,天天有进步。跟着组织部,年华不虚度。跟着项目部,穷人会变富。跟着宣传部,越学越糊涂。
      欲望是永远没有止境的,没有达不到的目的,一个人应具备顽强的意志和献身精神,这与基督教义是一致的,意志创造奇迹。
      在李真接任秘书之际,正值省长程维高能否从省政府完成向省委过渡之际,这也是他政治上极度需要李真的时候。1992年12月,河北省前书记因年龄问题到了规定上限,即将退休。就谁当河北省委书记,当时有三派意见正面交锋:即将退休的某书记推荐的是一位副书记接任;中央欲派一个北京的干部到河北任书记;另一种意见则是由省长转任书记。当时三种力量角逐,各为其主,相持不下。
      按照中国现行政治体制,各省省委书记是一把手,省长是省委副书记,二把手,一旦当上了省委书记,就成为了中央委员,一是可以有望进入中央领导班子,至少也有希望进入全国人大、政协担任领导职务,其次还可以进入中央各部委当部长、主任,一旦达到了正部级干部,在中国就算是政治家了,其待遇也是特殊的:在生活上不用操心,由国家特殊统一供给,有了病国家也会调集最好的医护人员给予医治,离退休以后,还必须有一名秘书、一个司机跟随,直到去世。而当不上正部级的省委书记,就意味着没有享受这些特殊待遇的资格。副部级干部离退休以后,除了工资保持原有待遇以外,其他待遇和离退休的一般干部是一样的。谁当上了省委书记就意味着成为封疆大吏,特别是当上了河北省省委书记,地位就更不一般了。
      河北拱卫京师,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河北省在清朝古称直隶,直隶总督署设在保定,任直隶总督的人,一般都在朝廷具有举足轻重的特殊地位,如清朝知名的直隶总督:于成龙、李卫、曾国藩、李鸿章、荣禄、袁世凯等。由于河北在政治、经济、交通、军事等方面对京城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不论是古代还是当代,对河北重要官员的任命都特别慎重。所以程维高和李真都不遗余力地为程当上省委书记而奋斗。但要当省委书记,也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必须有两名以上中央政治局委员提名推荐,才能作为省委书记的人选,进入中央政治局进行讨论。
      这时李真再次进京活动起来,用他的北京资源,开始对北京不遗余力地进行投资。李真这时常住在让自己转运的李莲英大院里,开始运用自己经营的政治关系:父亲积累的政治资源、杨伯但的政治资源,进行不断地游说。李真推荐程维高的理由是:程维高是从基层提拔起来的干部,在江苏曾任拖拉机厂技术员、厂长等,曾研制出新型手扶拖拉机,并进行了插秧机的改造,在全国首屈一指;他在常州任市委书记时,搞小区建设在全国引起了轰动;他调到河北后又在河北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成绩斐然……
      李真在北京的努力,汇集成众多努力中的一部分,最终,省长程维高接任省委书记。中央的干部仅被安排在省里当了一个副书记。原省委书记到龄退休。程维高由省长接任了省委书记,李真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第一秘书。李真事后曾经对别人讲:程维高当上河北省委书记,是我给跑来的。
      1993年6月,李真也随程维高从省政府进入了河北省委,成为第一秘,正处级,它在河北省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即人们所说的河北省二书记,实现了他人生道路上的又一次跨越。
      作为领导的秘书,能爬得如此之快,权力又是如此之大,李真可以说是空前的,是河北省乃至全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特殊秘书”。从1989年调人石家庄到1994年12月,在短短五年的时间里,他的职位连升六级,速度之快,在中国政界实属罕见,以致许多不了解其背景的人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猜测他的来头。人们评价说“李真是可以左右河北权力系统的人了,其地位相当于二书记”。李真这么一个“毛孩子”,在干部任免上作用很大。有人夸张地说,“李真真是个人物,他是让谁上台谁就上台”。李真,这个少年得志的河北第一秘在省委、省政府的大院里,给人们留下了一片神秘的色彩。
      少年得志的李真曾即兴作诗一首:
      来省已五年,有苦也有甜;
      我像过河卒,只有永向前。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