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十八章 李吴结盟
    从底层出人头地河北省召开经济工作会议,与会的工作人员每人发了一件不到一百元的羊绒衫,李真拿到纪念品,心里很不踏实。事后,他问办公厅的人该不该收下羊绒衫,同事回答说:“人人有份,你为什么不拿回去呢?”李真这才敢穿羊绒衫。
      过后不久,河北省沧州市的某领导到省里向某省长汇报工作,送给李真一条中华烟和一套刮胡刀。李真做贼似的把东西偷偷送回宿舍,可他怎么也打不开宿舍门,仔细一看,原来他紧张之中,是拿自行车钥匙去开门,那当然是打不开了。
      李真并没有把这种担心和紧张延续多久。收礼变得平常、普通而安全,他开始经营自己的权力网,图谋做更大的事。在李真的政治生涯中,另一个重要人物是程维高的秘书吴庆五。
      对多数河北政界干部来说,吴庆五算得上是一个古怪神秘的人物。吴庆五的神秘,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他只在河北省政府呆了不到两年时间,随即下海。正是这个古怪的、不爱权力爱金钱的人物,给李真让出了炙手可热的秘书权位,为李真政治发迹铺平了道路。而吴庆五、李真在共同的利益驱动下,结成了牢固的权钱同盟,在河北政坛和商界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李真对吴庆五的经营,颇见他的苦心和功力。
      在省政府秘书圈子里,李真最大的收获是与吴庆五交好。
      吴庆五的个人历史比较简单,吴又名沈诚,1954年10月19日出生在江苏省南京市一个工人家庭。1970年初中毕业后即被分配到南京市汽车修理厂当了一名技术工人。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之际,吴庆五有文化,脑子又灵,能说会道,在当时的工厂里算是个人才,参加工作不久就入了团,1973年就被提拔为厂里的车间主任,是党组织看好和培养的后备干部苗子。1975年,南京市委要重点培养一批青年干部,吴庆五有幸被选中,进入南京市委组织的青年干部学习班学习。一年后,吴庆五从市委青年干部学习班结业后被留在南京市革命委员会做秘书,从此步入政界,开始了他的秘书从政生涯。
      1978年6月,他调任南京市委办公室,继续从事秘书工作。1984年,程维高担任江苏省委常委兼南京市市委书记,吴庆五出任程的秘书,这一跟就是月,随程维高从河南调至河北,比李真先两个月进人河北省政府办公厅。李真意识到,自己要在办公厅有所发展,必须借助吴庆五这位省长大秘的提携和关照。吴庆五是新来乍到,也需要人的帮忙和支持,机会难得,李真便使出全身能耐,竭力接近和讨好吴庆五。
      1991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李真盛情邀请吴庆五出去坐坐。酒过三巡,李真说:“吴兄咱俩关系好,难得今天聚在一起,你刚来河北,对河北的情况不了解,对河北政界许多内幕我是一清二楚。”随后,李真添油加醋地说起了自己的经历,“我的父亲是延安时期的抗日军政干部,我的义父杨书记是高干,部队的将军有的是我父亲的老战友。我1979年高考分数是398分,高出录取分数线160多分,我超过北京大学在河北的录取分数线,本应该被北京大学录取,后来因为我填的专业志愿太高而落榜,后来我上了人民大学。在河北省有什么用得着老弟的地方尽管说,我这个人很讲义气,燕赵文化培养的人,最讲忠、义二字,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嘛。”是夜,李真向吴介绍了河北的许多内幕:省委某领导过去在北京工作过,他工作虽然很认真刻苦、肯干,但是文化较低,没学历,又没什么大的魄力,在河北省的成绩平平;政协某领导是个书生,文章写得好,但就是魄力和胆略较小;省委某副书记也是从北京来的,有点背景,个人能力也不错;纪委某书记这个人在张家口我就认识他,我对他太了解了,他是又臭又硬,工作过于认真负责,思想守旧和正统,不合时宜,他提出了要刹住目前的吃喝风,现在的社会风气他能刹住吗?光靠他个人能行吗?他未_网免也太理想化了,今后要防着他点;某省长有能力,工作方式灵活,但是他喜欢女人,他有一个小情人就安排到了某电视台主持新闻,经常露面。宋省长抓工业很有一套,全省的财政收入,主要靠国有工业企业上缴的;王副省长是民主人士,口碑特好又有魄力;某副省长这个人比较老实听话,是某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他很有才华,抓经济是行家里手,但爱人提早去了,现在他又找一个媳妇小他近二十岁,曾是他的女秘书,他们的小孩现在才上省直幼儿园呢……
      在吴庆五看来,李真年轻,有头脑,见过世面,反应敏捷,对问题的看法能一针见血、人木三分,有独到之处,是个难得的秘书人才。李真一面和吴庆五套着近乎,一面揣摩着吴庆五的心理,凭借着吴庆五对自己有好感的热乎劲儿,李真不断地编造着,红色历史和特殊背景,在吴庆五面前展示着自己。李真拿出他义父和中央有关领导的合影来给吴庆五看,一下子把吴庆五给震住了。吴庆五万万没有想到,李真这个年轻有为的小秘书还有如此特殊的背景,和中央高层领导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心里对李真又有了新的感受和评价,即由欣赏而转入一种无缘无故的信任。李真当然也能感受到吴庆五的心理变化,他也善于抓住一切机会,不失时机地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他向吴庆五介绍个人历史时说,几年前他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北京,被分配到中央办公厅,他在河北给副省长当秘书,是下来挂职锻炼的,过几年期限届满他仍要回北京工作,目前他的人事关系和个人档案都还留在中央办公厅……李真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居然把吴庆五连蒙带哄,骗得服服帖帖,私下两个人称兄道弟,关系极为密切。
      席间,在李真的安排下,白玫出现了。李真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她是某歌舞剧院的首席演员兼某电视台的主持人,主持《百花园》节目,还是省政府招待处的公关小姐。”白玫靠在吴庆五一侧坐下来,向他频频敬酒,并说:“我在河北省已是小有名气,很想认识像吴秘书这样有修养、有层次的人,我并不想找同行和大款,我追求的是知识文化和政治,因为我是北京某广播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中央电视台的许多节目主持人都是我的同窗。”
      后来,为进一步讨好和拉拢吴庆五,李真还把自己的铁杆朋友——东方租赁公司河北办事处(以下简称东租冀办)主任张铁梦介绍给吴庆五。张铁梦掌管的国有资产就如同他自家的金库,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吴庆五到河北后,不时到北京办些私事,求人请客和送礼品都需要花钱。他虽然贵为秘书,但严格的财务制度,使得有些花销难以用公款支付报销。他刚刚来到河北,人生地不熟,没有朋友和老板的支持,为解决这个问题,他绞尽了脑汁,想得头疼,张铁梦的出现给他解了围。初识后不久,张铁梦就豪爽地对吴庆五说:“今后有什么费用处理不了的,尽管给我说,咱们这儿好办。”李真也在一旁说:“铁梦是自己人,你不要客气和有什么顾虑。”说归说,但当吴庆五初次拿着一笔进京办事的费用要张铁梦给处理时,心里还真是有些难为情,但张铁梦却不以为然,大笔一挥,又热情又爽快又客气。对李真的关照,吴庆五内心产生了相见恨晚的知遇之情。
      不到一年,在李真的一手操纵下,在张铁梦的金钱链条连接下,吴庆五、李真、张铁梦三人的同盟关系逐http://渐建立起来。
      1992年初,身居省长秘书,同时也是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的吴庆五,萌发了由官场下海的念头,这对很多人而言,是个难解之谜,对李真则是人生遭遇的六合彩式的大转机。
      吴庆五曾坦言道:“我从底层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做到高层秘书,各个层面都接触到了,我发现许多干部包括一些高级干部并不像起初做官那样,想着为民办事。也许是欲望的驱使吧,做官越久,要权的思想越重,他们想的最多的是争权夺利。我看到了我尊重的一些领导放松要求,越来越讲求享受,与过去判若两人,我本来是靠他们鼓舞自己的,可现在他们都成了这样,心中的支柱倒了,彻底的失望使我下决心一定离开官场。”“我对目前的官场已经很失望,我厌烦了官场上的勾心斗角,你整我,我整你。”在他看来,借助自己当官时结交的一些经济界和政界的朋友,下海经商,要比别人占有许多优势,他自信自己下海不仅不会被商海淹没,而且会在商海里游刃有余,这是一般下海党政官员所难以做到的。
      吴庆五的想法得到了李真的支持,在李真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机会,也看到了权钱勾结的“商业模式”。他说:“你在商界为了挣钱,我在官场为了当官,你在商界需要权力支持,我在官场需要经济支持,我支持你经商,你支持我从政,我的官越坐越大,你的钱越挣越多。”李真开始在心里盘算自己如何接班。直觉告诉李真,凭着自己对吴庆五的投资,已经培养起了牢固的感情,他相信吴庆五下海之前,肯定会将他推荐给有关领导。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机会和位置来得这么快,以致他有点措手不及。
      李真的想法也得到吴庆五的赞同,在吴庆五看来,李真熟知官场之道,是个难得的从政人才,自己退出政界下海,可以施展一下自己家传的商业抱负。他相信,自己在商界、李真在政界、张铁梦在国有企业,各有优势,优势互补,官商结合,共图大业。
      1992年初,吴庆五怀揣着三人勾画的蓝图,与省长程维高做了最后一次谈话。程维高提出了一个条件,要吴庆五推荐一个秘书来接替。吴庆五立即推荐了李真。程维高说:“不行,这人不行,省政府办公厅的一些人对他意见很大,说这个人有点狂,盛气凌人,不用这样的人,应该用一个稳重的、传统式的人。”吴庆五分析了利弊:“第一,他是河北人,是地头蛇,我们虽然比他的位置高,但是外来户,得罪了他这样的人物不行,何况强龙都压不住地头蛇呢;第二他在北京上面有人,朝廷有人好做官嘛,他在北京有一个高干义父,李真和北京高干的秘书、子女们混得很熟;第三现在省委、省政府个别人的观点和你意见不一致,为了工作争斗得特别激烈,需要李真这样的人出来打头阵,这是政治的需要,不是你是否需要他这样的秘书,而是只有他这样的人才适合在关键时刻担当此重任。”程维高听后,沉默良久,说:“等我再考虑一下,我向宋省长了解一下有关他的情况后再作定夺。”吴将这个信息马上传递给李真,李真找到了自己效力的副省长说情。
      李真要当程维高的秘书,遇到了来自省委其他一些人相当大的阻力,不过,在吴庆五的担保下,程维高还是力排众议,果断地录取李真为秘书。吴庆五与李真以违反常理的方式奇怪地完成了交接班。
      当时的省领导选用秘书,一般的组织程序对此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也有相应的规范,即:重要领导人的秘书由办公厅推荐,组织部考察,而不是由领导自己挑选。程维高在任用秘书方面,从最开始调入河北省工作后,由吴庆五继续跟随,到吴庆五和李真及程维高三人私自决定接任人选,一系列的程序都是违规操作。
      1992年6月30日,吴庆五首先办理了去香港的定居手续。1993年8月17日,吴庆五正式向河北省人民政府递交了辞职报告。吴庆五时代的终结,标志着李真时代的开始。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