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十五章 旧情绵绵
    在石家庄,李真不仅开始了他的从政之路,也遇到了当年在桑干河畔工作时的情人——雪凝。鸳梦重温分外*网浓。紫凝帮助李真登陆石家庄时,介绍他先暂住在妹妹雪凝在省会的公馆,这简直是意外中的意外,雪凝居然是紫凝的妹妹。雪凝是他在桑干河畔任教时认识的女友。工于心计的雪凝,竞背着姐姐很快与李真勾搭成奸……
      李真调到石家庄后,最初确定的位置是省政府办公厅的秘书。通过北京的关系,从张家口调到石家庄工作办得迅速快捷。
      但到了石家庄之后,原先确定的秘书位置,却没有如愿。
      1989年,李真到了石家庄,进的是河北省计委的建设投资公司。后来据说是李真进省政府时未给当时的主管省长和办公厅主任打招呼,所以被办公厅主任拒之门外,又碍于省长的面子,所以把李真转到了省计委的建设投资公司。对外宣布是:当省领导的秘书必须先到基层锻炼一段时间。
      有人说:李真没有送礼,就想进省政府办公厅,那是办不到的。所以,他没能进入省政府办公厅。李真又不甘心当一个投资公司的办公室职工,虽然这一单位无论当时还是现在,福利待遇和收入都十分可观,都被认为是极好的单藏书网位。
      后来,紫凝的父亲给河北省政府有关领导写了一封信。一年之后,李真才得以进入省政府办公厅工作。
      李真刚来石家庄的时候,本该住在省政府招待所机关单身宿舍,但是公寓已没有床位了。而投资公司连单身宿舍都没有,李真只好再求助紫凝。紫凝对他说,你刚到那里人生地不熟的,生活可能会很不方便。正好,我妹妹也在河北省会工作,我给你一张她的名片,她可以帮助你的。我妹妹性情比较随和,非常容易相处的。
      李真接过紫凝给他的一个名片,一看惊呆了。名片上分明印着一个熟悉的名字——雪凝,京津冀经济协作办公室副主任、北京贸易公司驻河北办事处首席代表。不可能,不可能是她吧,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他试探着问道,你妹妹,是不是曾经到桑干河畔下乡劳动过啊。是啊,那时候,我在东北、塞北上山下乡,后来又去美国读书,父母被隔离审查,妹妹随叔叔一起生活。可不知道怎么的,叔叔被造反派批判,妹妹也受到牵连,被下放到塞外乡下去接受劳动改造,文革结束后,经过两次考试才终于回到北京。由于叔叔战友的推荐,她最后考上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京津冀经济协作办公室、北京贸易公司驻河北办事处工作。
      对了,她去桑干河畔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哦,李真说,我是偶然间听你伯伯家佣人说的。他想,自己和雪凝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紫凝为好。当初他已经辜负了紫凝一片芳心,要是给她知道自己曾经和雪凝有过海誓山盟,最后又无端抛弃了她,紫凝非收拾他不可。
      可是,李真又不能拒绝去找雪凝。说句心里话,李真这些年来,一直没忘记她。可是此刻,李真既怕见到她,又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她的面前。权衡再三,李真决定去找雪凝。
      雪凝的公开身份是北京贸易公司驻河北办事处首席代表。她住在石家庄市红旗大街号,该处原是省委一个领导的官邸,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儿,内有一个二层小楼,对外是办事处的一个高级招待处,对内是雪凝的公馆。省里也想利用雪凝在京都广泛的社会人脉关系,为地方争取一些资金和项目,加强一下经济协作和联络,该处主要职能是接待上面来河北的领导干部。
      经紫凝介绍,李真认为也只有暂栖石家庄红旗大街x号雪凝的别墅了,这里应该是他最佳的选择。
      李真找到了雪凝的公馆,它位于西南高教区,附近有师范大学、经贸大学等众多高校。但由于四周商品楼和绿树的遮掩,小楼非常隐蔽,几乎很难被外人发现。
      一路上,李真心里忐忑不安,想像着见到雪凝之后,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当初,自己狠心分了手,不知道她有多恨自己呢。
      可结果让李真大吃一惊,雪凝刚一开门,就紧紧地抱住了他。显然,她已接到了姐姐的电话。雪凝用纤纤细手抚摩着李真帅气的面庞,仔细端详着,真的是你吗,李真。你个薄幸郎,害死我了。
      雪凝,是我。你原谅我吧,我如果是薄幸郎的话,就不会来找你了。当年,是我不好,可是我也有太多的无奈啊。雪凝,我知道,你一定恨死我了。可你知道吗,你走了之后,我才清醒地意识到,失去你,是我最大的不幸。
      冤家啊,我试图忘记你,可就是做不到。这些年来,我爱着,恨着,等着,盼着,几乎望眼欲穿。可我仍然感谢上天,让我有这个可爱,可恨,可等,可盼的人。现在,我终于把你盼来了,你再也不会走了吧。
      李真不语。
      不,雪凝,你别误会,我是在想,爱的力量好伟大啊,居然可以化解仇恨。看我,真不会说话,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我们有的,只有白头偕老的海誓山盟,当初,由于上苍的捉弄,我们被迫劳燕分飞,可是,老天毕竟有眼,他又让我们再次相逢。如果我们再不去好好把握的话,岂不辜负了命运之神的一番美意。
      李真,我再不敢相信你了,你成熟了,有心计了。雪凝打量着李真,好像总也看不够似的。
      雪凝,你还是像当年那样性感,那样迷人。你的眼睛,依旧像泉水一般清澈。你的双唇,依旧如樱桃般可爱。李真说着,轻轻地吻着雪凝。
      我的奶油小生,你还是那么帅,那么白。雪凝把手伸到李真结实的胸膛上,来回游动着。李真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那个激情迸发的部位。
      从此,李真就住进了雪凝的公馆。他每天白天去河北省计委的建设投资公司上班,傍晚就坐14路车回“家”。
      雪凝其实自己有车,但为了避嫌,她尽量不接送李真。闲暇或者节假日的时候,他们就手拉着手,去公园、郊外玩耍,或者去附近的大学散步。
      雪凝和李真鬼混在一起的事情,紫凝根本不知道,她还曾多次从香港打来电话,嘱托妹妹照顾好李真。当然,当年上中学时和紫凝发生的那段风流韵事,李真对雪凝也只字未提。一年后,经张家俩姐妹的鼎立相助,依靠她俩在北京的上层社会关系,李真页利地进入了省政府,稍后成为副省长的秘书。
      张家口同事们再见到李真的时候,才发现此时的李真已非彼时的李真了。27岁,李真当上了省长的秘书,而后也仅28岁左右,他晋升成为“河北第一秘”。而曾经全力阻止李真直接进入省政府当秘书的主管省长和办公室主任,都遭尔后进入权力中心的李真的报复,一个被排挤交流到省外,一个提前退休失了权。在这次进入省政府办公厅的过程中,李真切实体会到金钱和权力的重要性,在向权力中心挺进的过程中,哪一个都很重要,要绝对把握好,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李真沉浸于和雪凝安逸的生活中,早就把家里的事情忘得一于二净。他给父母、妻子写信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
      杨帆对这个花心的丈夫很不放心,决定来石家庄看看他。
      在火车上,杨帆还踌躇着,李真没有告诉她具体地址,这么大一个城市,叫她到哪里去找啊。幸好手里还攥着李真曾经写给他的一个电话号码,她决定下车后给李真打电话。
      没想到事情偏偏这样凑巧,那天,李真陪雪凝到东方购物中心买衣服。因为雪凝的汽车坏了,他们打出租车去市中。下车后,雪凝说她有点口渴,李真就带她到火车站附近的小超市买水喝。就在他拿着两瓶矿泉水从超市走出来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不远处打量着他。他心头一动:糟了,是杨帆。她来以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他赶紧跑回雪凝身边,说,我表妹杨帆来了。我还没和家里说我和你的事情,让她知道了,恐怕会有误解。改天我再好好和她解释,待会儿我带她来见你,你就照我说的做。
      天真的雪凝点点头。李藏书网真又跑到杨帆身边,这时候杨帆肯定已经猜什么,非常气愤,正准备扭头离去。李真把她拉到身边说,你怎么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
      杨帆没好气地说,这才赶上捉奸捉双啊。李真,你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啊。行啊,李真,刚到省政府当副省长秘书几天,就想当副省长的乘龙快婿了,杨帆讥讽说。
      你别胡说好不好,人家雪凝小姐已经结婚了的。走,我带你去见她。李真拉着杨帆就去见雪凝。
      我不去,我才没那么龌龊,插到人家两个人之间。杨帆话中有话。
      李真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把杨帆拉到雪凝身边,说,介绍你们认识一下,雪凝小姐,这就是我和你说的杨帆。杨帆,这就是你说的所谓副省长的女儿,雪凝。
      雪凝伸出手说,杨帆你好。
      杨帆打量着雪凝,觉得她也颇有大家闺秀的味道。再说,看来李真已经告诉她自己的身份,自己一定是误会了,就伸出手说,雪凝小姐,你好。李真又说,雪凝小姐,杨帆好不容易来一次石家庄,我先带她回去休息一下,改天再陪你。
      雪凝说,好的,我自己打的回去。你们好好玩啊,杨帆,叫李真带你到处转转。说罢径自离去了。
      杨帆很不好意思,说,都是我不好,疑心太重。
      李真说,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多住几天,我陪你出去转转。李真这个口是心非的人,他巴不得杨帆快点走呢。
      杨帆说,不用了。你老不往家里打电话,爸妈挺惦记的,就叫我过来看看你。既然你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爸妈最近身体不好,我还要回去照顾他们,你也真是的,以后,就算工作忙,也要记着常往家里打个电话,写封信啊。
      李真歉疚地说,老婆教训的是,我记住了。
      那天晚上,杨帆和李真住进了省政府招待所。李真给雪凝打电话说,他要帮省长整理发言稿,就不回去了,然后还说了一大堆肉麻的话,把雪凝哄得天花乱坠。当然,他做这一切时,都是背着杨帆的。
      第二天,扬帆就回张家口去_网了。李真买了很多东西,叫她带回家去,还给杨帆买了一件连衣裙。杨帆非常高兴,说,你不要挂念家里,我会帮你照顾好二老的。
      杨帆走了,李真庆幸自己又逃过一劫,便得意洋洋地回到雪凝的别墅,继续和她同居。在外人眼里,两个人简直就是夫妻一般。省政府里很多人都对李真议论纷纷,省长却非常赏识他,说他有头脑,有魄力,是个难得的人才,而对他的作风问题闭口不提。
      纸是包不火的,雪凝与李真的浪漫生活,因紫凝的突然到来而化为泡影。
      1991年的一天,紫凝要回北京看望叔叔,坐飞机先到郑州办事,乘车回北京经过石家庄的时候,她准备下车顺便去看看李真和妹妹。因为匆忙,她事先也没给雪凝打个电话。她打车来到雪凝的别墅。她有别墅钥匙,开门直接走进了院子,见房问的门虚掩着,她觉得是自己妹妹的家,就没有敲门,径自推开门走了进去。这是咋搞的?怎么没有人哪?她正纳闷儿,到了卧室门口,忽然听见房间里面有响动,她从门窗的一个小孔往里看去,屋里的一幕,几乎令她惊呆了:
      雪凝和李真一丝不挂地滚在床上,正干得起劲。听见有人进来,他们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去。
      姐姐,怎么是你,雪凝惊讶地叫道。
      几乎同时,李真也说,紫凝,你怎么来了。
      紫凝怒火中烧,上去就给了李真一巴掌,不要脸的东西,居然来泡我妹妹。他正要还手,已经用毛巾遮住私处的雪凝制止住了她。姐姐,不准你动他,我是自愿的。我爱他,当初在桑干河下乡劳动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夫妻了。
      夫妻?他?你太天真了。这个花心大萝卜,不知道有多少个情人。再说,他早就结婚了。紫凝冷笑说。
      李真默默地穿着衣服,一言不发。雪凝质问李真说,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李真说,雪凝,我是爱你的。
      算了,李真,这话当初你对我说了多少遍了,现在又来哄骗我妹妹。我们姐妹两个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要这样痛苦地来偿还。紫凝说。
      怎么,姐姐,你?雪凝不解问道。
      你还记得小敏吗?这些年来,我一直把她寄养在姨妈家里,从没有公开地承认过她是我的女儿。母女咫尺,却恍若天涯,孩子有什么错,我有什么错。要不是他,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年撒下祸害的种子,我怎么会有今天的痛苦——紫凝早已泣不成声。
      紫凝,雪凝,你们听我解释好不好,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的。李真着急地说。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雪凝忿忿道,你已经深深地伤害了我们姐妹两个,我恨你,你卑鄙,自私,虚伪,下流。
      不是的,李真说。
      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就赶紧从我们面前消失。滚!紫凝骂道。
      你们给我个说话的机会好不好。这些年来,我有多痛苦,你们知道吗。是的,我是有不少的情人,可是,真爱我的,我真爱的,又有几个。就连我的妻子,杨帆,也是迫于父母之命娶的。结婚后,才发现,我并不爱她。起码不是深深地爱她。真心真意对我李真好的,除了你们姐妹两个,又有谁呢。你们对我的恩德,我一生一世也不会忘记。我想用我的所有来偿还,可是,我还给谁呢,想和紫凝恢复关系,又怕伤害了雪凝。和雪凝在一起,想到紫凝,又非常痛苦。我实在找不到一个折中的办法啊。想要求得两全,到头来,却落得一个两头不是人的下场。李真的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
      李真确实是个情场老手,几句话,就改变了紫凝和雪凝对他的看法。女人一旦陷入爱情,总是糊涂的,看来一点不假。紫凝叹口气,说,是我不该出现在这里,我本就不该来的。不,姐姐,你等他等了这么多年。还是你留下吧。我去把小敏接来,你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雪凝哭着说。
      团聚,我在香港有老公,有孩子,他也有了老婆,还谈什么团聚。
      李真说,我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误会了。今天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吧,让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或许这样会好一些。如果你们没忘记我们曾经的感情的话,请千万不要拒绝。我还要去省政府开个会,你们一定要等我啊。
      紫凝说,我住在世纪大饭店,我先回去打点一下东西,下午的时候过来。
      没想到,中午李真回来的时候,雪凝已经不见了。茶几上,李真发现了她留下来的一封信,信上大致说,她要去国外玩一段时间,轻松一下。这些日子以来,我太累了。我希望你好好安慰安慰姐姐,姐姐真的很需要你的。
      此时已经快到中午了,紫凝还没有过来,李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打的赶往世纪大饭店,当他找到紫凝住的房间时,服务员告诉她说,那位女士已经退了房,回北京了。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李真跑到中山路上,捶胸顿足,仰天长叹。
      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世人,多情的一家姐妹,居然同时喜欢上了风流浪子李真。紫凝想永远和李真断绝关系,把他留给妹妹。即使是做情人,那也是对雪凝心头的抚慰。可雪凝也想到了这一点,在她留给李真的信中写道,要他经常和姐姐联系,同时抽时间去看看孩子。她辞掉工作,去了国外,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事后我们得知,雪凝去了澳大利亚,与一个经营服装业务的澳籍华人结了婚。风闻李真出事后,她匆匆赶回国内,想再通过关系营救李真,渴望见李真最后一面,可惜都未能如愿。
      据说,李真死后,在石家庄拍卖他的物品时,这两个姐妹都赶到现场,她俩花16.5万元将李真的金印拍走,作为永恒的纪念。
      附录:李真手印为何拍出16.5万的天价?
      两神秘美女拍到李真金印,有人认为她们是李真的情妇。神秘女子真是他的情妇吗?据北京媒体报道:2004年5月14日上午,在李真涉案物品拍卖会上,有两个穿黑衣的神秘美女拍到了李真金印,这两个神秘女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经过记者跟踪调查,发现这两个神秘女子住在北京市的东城区,与李连英大院、紫凝叔叔家都不远。有人推测说,这两名女子可能就是紫凝和雪凝两姐妹。
      其中一位穿黑衣的神秘美女告诉记者:“不论花多少钱,这两样(李真手印和刘和义款帽筒)我们必须拍到手,谁也别想夺走。”
      终于,李真金印以16.5万元的天价成交。
      两名中年女子兴奋地惊叫了一声,并随即拥抱在一起哭泣。“只要不超过20万元,我们肯定是要拿走的。”其中一名黑衣女士说,“我们为的是让大家永远记住李真这个人!”她坚决否认同李真有任何关系,并认为这个金手章绝对值这个“天价”。至于其他情况,包括个人身份,她们拒绝透露。
      李真金印拍卖,创造了全场的五个之最:成交价最高,达16.5万元;竞争最激烈,经过了近百回合的连续叫价;成交价和起拍价之比最大,高达25.8倍;竞买持续时间最长,总共历时约三十分钟;买家最神秘,002号竞买人只竞买这一件物品,成功竞得后,没再出手。
      相关链接:四件物品吸引众人眼球在李真涉案物品拍卖会展览现场记者看到,竞拍价最高、标价一百万元的领袖金版画册、李真的金手章、金如来佛和夜光杯等物品备受关注,许多前来参观的市民点名问这几样物品放在哪里,想要重点看看。
      一位长期关注李真案进展的记者也专程从北京赶来参观涉案赃物展览。据他说,在展出的619件赃物中,夜光杯、金如来佛、恐龙蛋化石和金手章为李真最为钟爱,他在狱中时还对夜光杯和金佛念念不忘。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