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李真秘密档案·李真与六个女人 > 第二章 师生恋——苦涩的禁果
    春去夏来,季节轮回。
      山城张家口郁郁葱葱,披上一件翠绿的新装。闻不尽淡淡的花香,听不完悦耳的鸟儿歌唱,人们欢欣鼓舞,神采飞扬。就在这个时候,李真也要告别小学生活进入中学了。
      刚进入郊区中学的学生,都会有一种新鲜感,好奇地等待着什么,也不知是在希望什么怕什么……
      太阳渐渐西斜,余辉温柔地轻吻着郊野,在万物忽明忽灭的变幻里,李真年轻的心轻漾着微澜,顺口吟出几句诗:“我是一个人,我渴望在爱人的眼睛里度过每一个温柔的黄昏。”
      15岁的李真,白白净净的脸庞,两颗深邃而明亮的眼睛上晃动着长长的睫毛,像是专为那些花痴的女生长的。高高的鼻梁,性感的嘴唇……这一切都是诱惑,又都在拒绝诱惑。
      踯躅在深秋的迟暮,他想着父亲教导他的话、抄给他的诗:“汝要学马列,政治多用功。汝要学技术,专业要精通。勿学纨绔儿,变成白痴聋。少年当切戒,阿飞客里空。”这时他的梦想是做一个飞行员,翱翔在祖国的蓝天。上了中学的李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学习异常努力刻苦。由于他的出色表现,他被选为班长。
      一天,他正在路上走着,忽然被身旁走过的美丽倩影震惊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宛如翩跹的蝴蝶,又像温柔的湖水,让他感动。他分明看见她弯弯的眉毛像羞涩的上弦月,那一双眸子里有泠泠的化不开的雾似的温存,略施粉黛的面颊娇艳动人,小小的鼻翼微微翕合,一对朱唇似言无言,高耸的胸脯散发着逼人的气息,额前的发丝随风飘动撩起他每一次心动……
      据李真讲:她叫紫凝,比李真大12岁,她是李真班新来教日语的老师兼代课班主任,因为他们原来的班主任最近要生小孩了。紫凝是某皇族的后裔,原中央某领导的女儿。因为家庭问题她被下放劳动。她注意到了李真。
      第二天,紫凝走进教室,环视了一下班里的同学,在靠窗的位置看见了昨天遇见的那个男生,四目相对,像是纠缠着前世的恩怨!稍作镇定,紫凝对学生说:“很高兴能认识大家,希望在这个学期,我能和大家一起学习进步……”在那个破除师道尊严的年代里,紫凝的话无疑是新鲜的,让这些刚从家里出来的学生感到亲切快乐。
      紫凝是从牡丹江调来的,她是北京人。紫凝下课后说:“请班长跟我来一下。”两人的目光又一次相遇,都充满了惊奇和期待,李真站起来随着老师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人声嘈杂,紫凝说,“去我宿舍吧,那里安静点。”
      紫凝的宿舍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墙角一把竖琴。小屋子被她打理得干净温馨。书桌上整齐地摆着几本书,有《包法利夫人》、《简爱》等,还有一些中文的如《唐诗》、《宋词》、唐代传奇、明清小说等。在床头放着打开的《红楼梦》、折页的《金瓶梅》。桌角上还有紫凝很靓丽的小照,旁边写有很秀气的蝇头小楷。李真正茫然地看着这一切,紫凝说坐吧,他便坐在了靠边的椅子上,细细地等待老师的提问。她了解完班里的情况后,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和疑惑尽可以找我,请把我当成你们的朋友。”
      从老师温暖的小屋出来,李真感到莫名的兴奋,一个人又漫步在昨天相遇的小路,偷偷地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老师的谈吐让他心仪,老师散发着成熟魅力的身体也让他想入非非。阳光透过疏落的树叶在他身上洒落明媚的忧伤,他挥不去紫凝的影子、颤动的乳房、迷蒙的眼神、袅娜的身段,他多想念她……
      李真要比别的同学成熟,学习成绩又是名列前茅,是那些爱幻想好浪漫的小女生们的偶像,有的女孩多次给他写信,传纸条表达爱慕,但都石沉大海。同学们纷纷议论说,李真是冷王子,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得到他的温暖。
      紫凝成了李真心中的神明、他渴望依靠的港湾、他的一切的期冀和梦想。每次下课他都目送她走出好远,心随着优美的步履、袅娜的身段颤动。他企盼着她能蓦然回首,好让自己沉醉在她眼波的温柔里,他甚至想一步不离地追随在她身后,细细地等待风吹落她的发丝,让他能心疼地捂在胸口!
      忽然一天,紫凝老师没来上课,大家都很诧异,李真作为班长和课代表,义不容辞去看望老师。
      他发现老师正躺在床上,面容憔悴,头发散乱地铺在床边,他心里一阵阵的疼,泪水落在他阳刚俊逸的脸庞上。见了老师,早已哽噎得不能言语。毕竟比他大十几岁,老师强笑着说:“李真,来,咱们讲故事吧。”
      “从前有个小孩叫富贵……”
      老师还没说完,李真就来了兴致,抢着说:“从前山上有个和尚叫旺财……”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一天他在老师温馨的小屋呆到很晚,照顾老师的生活。几天下来,他敢于面对老师的一切,眼睛肆无忌惮地落在她青春的身体上,他突然觉得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想要蹂躏她美丽的胴体,但他不能,毕竟,他还是不更事的中学生啊。
      学校甬路两边的树阴下常常有他们的身影,在李真的日记里曾有这样的心语:“在我的梦想里,是携伊人的玉手徜徉于夏日林阴路的温柔。”但他不敢面对……
      老师从别的同学那里知道李真喜爱音乐,便让他随便唱给她听,而李真拿手的除了《社会主义好》之外,就是自己谱曲的歌谣,他信手拈来:公社牧场在山脚,青山绿水迎风笑。牛马上山山添花,白鹅下水白云飘。日落西山晚风凉,社员笑着下山岗。山泉淙淙把歌唱欢送社员回村庄。一路清风走相送,浑身落满野花香。
      老师听得着了迷,要他接着唱,这倒合了李真骨子里爱表现的天性,流露出他的夸张的才华、张狂的个性,便大胆地唱了下面的歌:小小树苗绿茵茵,咱俩多会才成亲?小小树苗长成林,三年以后再结婚。
      他一边唱,一边偷偷地瞄紫_网凝的眼角,两人对视一笑,像是知道了全世界的秘密。
      李真累了的时候,紫凝就滔滔不绝地向他讲述她所了解的音乐,李真津津有味地听着,尽管对他来说,紫凝讲的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走,在紫凝温馨的小屋里,李真解决了一道又一道难题,明白了许许多多的疑问,他见到了另一个世界,他渴望能进入那个他不知道却想进入的世界。
      一个黄昏,李真又走进那个小屋,看见老师在穿长筒袜,好奇得了不得,她的玉腿那么光滑细腻,像刚出水的藕,让人忍不住想去摸摸,亲上一口……惊慌失措的他不知何时抬头又看见老师挂着的内衣……他无法面对她的眼神,跌跌撞撞地到书桌前翻看一个本子,看见这样的诗:
      鸡栖子磔下牛羊,饥渴萦怀对夕阳。
      已启居人闰怨句,最难消遣是昏黄。
      许许多多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每次送李真走出小屋,紫凝总要在夜风中伫立许久,看着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夜的黑暗里。看着星光照在李真的身上,她多想能和他走在一起,能依靠在他坚实的肩膀上,让发丝柔柔地轻抚他英俊的脸,多想能在他的胸前睡上千年,不,哪怕一刻也好。李真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满脑子都是老师的影子,她的一颦一笑,她说话时微微翘起的嘴角,她眸子里流出的让人心痒痒的水一样的柔波……
      在一个晴朗的冬夜,李真和紫凝在天南海北地聊着,紫凝突然说道:“李真,你真的是那样想的吗?”李真不明白,紫凝便唱起了那首歌谣“三年以后再结婚”。李真慌张地点了点头。时间总是在匆匆地溜走,李真要告辞了,正当他推门的时候,一双温柔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老师?”他小声地惊叹着。“真,来。”紫凝把他带进屋子,又挨着坐在床边,“真,冷吗?”说着用手抚摸着他的脸。“老师。”李真再一次小声叫着。他接受了她的朱唇,是渴望也是恐惧。紫凝抚摸着他的背,她扭动的身体,游丝般的呻吟,唤醒了李真男人的野性,他粗暴地把她压在面……
      星星在天边闪烁着冷冷的光辉,月华如水,给山城披上银白色的纱衣,就在这天夜里,李真成了真正的男人。
      不知不觉,已是凌晨四五点,由于一夜的兴奋,两人都还不想睡,便穿衣面,相拥在一起,看山腰一点一点的灯光,紫凝对李真说:“真,将来我们也有一个家,有温暖的灯光和可爱的孩子……”
      那时还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有学生看出他们的异样,就在背后指指戳戳,这让李真承受了很大压力,一次他问紫凝:“我们错了吗?”紫凝郑重地看着李真,说:“真,不要这样想,山有山的生活,水有水的生活,哪种生活都没有错,我们是自由的。真,我们应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说着,像以往一样深情地看着李真。“是啊,我们还说过要带孩子去很多地方……”两人又紧紧地拥在一起。
      1977年夏天,当紫凝怀着美好的愿望准备给学生期末考试出卷时,“爱情”的种子却已经在她身上悄悄孕育。她时常有恶心呕吐感,动不动就耍性子。这一异常情况很快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她到医院一检查,被告知是怀孕了。
      当李真听到这消息,先是一阵惊慌,接着是又羞又愧,自己还是个学生就让老师怀上了孩子,这事要是传出去多丢人。为这事,这学期期末考试他考砸了。随后,紫凝到一家郊县医院里要做人工流产,医生检查后认为不能做,一是因为做人工流产,她很可能将失去生育能力;二是来医院太晚了,孩子已经很大了,她只好回去待产,不久,紫凝便在郊县医院悄悄生下了一个女孩儿,他俩都无力养活这个孩子,便将孩子送给当地一个农民抚养。对此,他们双方家人都一无所知。
      1977年冬天,国家改革了高考招生制度,紫凝顶着来自各方的压力,参加了高考,她外语考了满分,又以优异的成绩被北京某大学录取。她终于领取了重回北京的证书。
      紫凝要走了,她给学生李真留下一张字条。
      真:
      要重回北京,要远走高飞了。你年龄尚小,好好学习,祝你进步。不要忘记我,一个曾经深深爱过你的老师。
      紫凝
      1978年3月8日
      为此,这场闹得沸沸扬扬的师生恋在人们看来似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其实李真在与紫凝老师相好时,就开始和他青梅竹马的朋友秀玲相爱。
      在紫凝回北京前与他约会的时候,他就曾鼓足勇气对紫凝老师说:“我们没有未来,不如到此为止吧?!”
      其实,男人和女人一样,嘴里说的,心里想的,实际做的,完全是两回事。虽然李真和紫凝平静地分手了,但当紫凝真的离去时,还是给了李真很大的打击,沉沉的失落里,他陷入深深的迷茫。
      从一个黄昏到另一个黄昏谁让我相信一种温存
      从一个黄昏到另一个黄昏谁让我相信一种永恒
      从一个黄昏到另一个黄昏谁让我看见爱情
      消失在起风的树林
      紫凝的离去,让李真想到了自杀,但是他没有成功,被人发现救了起来。两年以后,就在人们即将忘记紫凝的时候,李真收到了一份从美国发来的挂号信,似曾相识的字迹,一定是她的,是紫凝写来的。李真小心地打开信,熟悉的字体跃然纸上(李真后来提供):
      真:
      当你看到我这封信的时候,我早已离开了张家口,离开了中国。临别时的早晨,我突然接到父母的电报,让我迅速回京都团聚,他们已经平反。临时决定当日就走,走得匆忙,想找你却联系不上,所以没存和你话别。下午即乘车返京,好在我们是患难友情,都有理想向上奋进,暂时的分别,能促进我们彼此的感情。父母平反后,我先办理了赴美探亲的手续,现在我已经办完在美国留学手续,正在大学预科班学习,我想学习经济管理。新的环境又是新的起跑线。我在美国学少则3~4年多则5~6年,你若来美陪读,我非常欢迎,如不能来就得等我3~6年,我毕业后就回国。要和你永远生活在一起,好吗?我现在好想你!心中十分烦乱,不能再写了。我到美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写这封信。-网
      祝一切都安好!
      紫凝8月9日于美国
      后来李真也给远在美国的紫凝回了一封信:
      凝姐:
      接捧来书,因事务繁忙,未及时回信,见谅。
      你走了,可是你栽种的花却留了下来,正在生长着,我望着他们,心里愉快地想,在你动身离开张家口后,却在清水河畔留下了某种美好的东西——鲜花。无论你在哪里,留下的都是美好的东西——鲜花、思想,有对你美好的回忆,我的生活将会是轻松愉快的。你也会感到我是多么的需要你,这种感觉会使你成为一个心灵丰富的人。一代一代年轻人,具有一个伟大的智慧——学会爱,不仅个人的幸福取决于这一点,我们整个人性的美、道德的纯洁和社会的安定也取决于它。人的爱情应当去创造、去培养,它不会遗传,也不可能继承,更不会像人类一样延续,可以自然而然地得到。
      爱情不仅应当是美好的、忠诚的、可靠的,而且应当是明智的。只有这样才能带来快乐和幸福。记住这一点吧!我的凝,请记住,我们的生活不仅仅是鲜花和美酒,同样还有苦涩的思念和痛苦的分别,掩我远隔千山万水,但我们的心永远是相通的。我会永远记住你的深情。回首过去,峥嵘岁月,展望未来,豪情满怀。
      按目前的条件我还不能出国去,我们不能结合,请你不要等我。让我们在不同的时空里,不同的革命工作岗位上努力奋斗吧!
      啊!忘了告诉你,我父母在张家口又给我找了一个中学,暑假后我可能就要调回张家口市了。我想我会永远记住你,记住我们俩那份珍贵纯洁的友谊的。
      让我们挥挥手说声:多珍重!再见!我的凝。
      别了,不堪回首的岁月。假如我是一只银燕,我将展翅飞向蓝天;假如我是一只银燕,我将翱翔于九天。把离去的女友相见,离去可能一别就是数年。
      李真
      9月15日夜于清水河畔
      此后的几年里,李真都没有紫凝的半点消息,这时的李真,感到面子丢尽,心灰意冷,他将全部精藏书网力投身到学习中去,一直到他参加高考后,才开始和秀玲第二次恋爱,随后在大学里又有了新的女朋友,他的心情才调整了过来。
      李真还曾经给紫凝写了一首诗:我的思念/跟着你的身影/永远不会消缈即使在路上/陪伴的只是一盏青灯/我也不会放弃前往/我还是我李影没有恳拶没有奢望恩赐/只因我相信/在云霞升起的地方/你会在那个蓝天等我。
      紫凝在美国留学六年后取得博士学位,返回到大陆工作,后在香港一家公司当老板,十二年后的1988年他俩在北京重逢。1995年李真曾在北京购得一套100平米住宅,送给了旧情人紫凝,她听说李真离婚后,自己也离了婚,曾想和李真结婚,破镜重圆,因故未能如愿,至今一直单身。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