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x月x日,淫雨霏霏,天空凄悲。在李真死后的第二个清明节凌晨,清东陵昌瑞山上,李真的情人秀玲将一个圆的护身符向山下抛去,护身符一直滚落到清东陵深处的燕山塔林,她说李真梦中告诉她,护身符停下的地方将作为李真墓穴地。不久,墓穴掘好,李真的骨灰被安葬到风水宝地——清东陵燕山塔林。
      这一天,李真的墓前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六个身着素衣、面容哀伤的女子,她们胸前戴着小白花,静静地立在墓碑前。片片落叶身前飘,像是亡魂在乞讨。她们抬头望望天,分不清是泪水或雨水……
      自称为河北第一秘书的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曾是一个少年政界奇才,27岁即成为省委第一秘书,五年连升六级,32岁就走上厅级领导岗位,成为全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国税局局长,他还曾被列为国家税务总局和河北省人民政府双料后备领导干部。他人生奇特,自称原是唐太宗李世民和大清朝第一秘李莲英家族的后裔。他三次被下放基层锻炼,曾经三起四落,他在高层有美女贵人相助,他曾驱走了八个省部级领导干部,还一掌击昏过省级领导,他的成长和火箭式的高升,跨越了我国改革开放的二十年,这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他的恋爱婚姻是传奇的,他的政治作为也颇具传奇特点,他的个人私生活内幕、他奇迹般的高升更带有种种神秘的色彩。
      他自称命中注定将是半生辉煌,因此这位当代政坛上耀眼的新星,依仗其特殊的背景,大肆收敛钱财,数额特别巨大;2000年李真被双规,成为新千年跨世纪的惊天大案;2002年8月30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李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李真被判死刑的消息传到石家庄,原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程维高因过分难过,气得面部瘫痪,失去知觉,悲痛至极。
      由于受李真大案牵涉,2003年1月10日,河北两会刚刚开幕,当天深夜11时,一辆黑色奥迪轿车急匆匆地驶出了河北省委家属院,径直向石家庄东南驶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夜幕中……
      这天下午,程维高刚刚卸去了他在河北最后的职位——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夜里,便匆匆离开了他工作了十几年、一生仕途最高峰的地方,返同他走上仕途的起点——江苏常州。
      程维高坐在车上一言不发,空气像凝固了一样,车里的气氛令人窒息,只听到汽车的马达轰鸣声,程维高不想在河北这个他曾经生活工作了十三年的地方再多呆一刻,面对人们不绝于耳的指责和叫骂声,他要迅速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想当年,程维高离开江苏、河南北上河北时,当地百姓曾经隆重欢送,数百人与他依依惜别……那场面历历在目,令人激动和追念,而十几年以后的今天,当他离开河北时,却落到了在夜幕掩饰下匆匆离去的下场。没有人欢送、没有鲜花和美酒、没有送别的问候,有的只是人们对他的愤慨和不满。程维高心里突然涌起强烈的感伤,唉!世态炎凉啊,他不禁潸然泪下突然,他想起了秘书李真早在八年前曾给他起的卦,李真解释那神秘的卦辞,说他的命运是:
      成也在常(州),败也在常(州),退位离庄(石家庄),儿子飘洋,是非从此难讲,到头来空忙活一场难道如今,李真的八卦真的应验了八个月后,即2003年8月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河北省原书记程维高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审查,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连降三级,至副厅级。
      程维高的儿子程某被通缉,已逃往加拿大,程的妻女也被拘查,其中一个女儿因涉嫌经济犯罪,此案已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法院开庭审理,后被判处有期徒刑。
      自从2000年2月23日起,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根据群众举报,经中纪委领导批准,组成2·23专案组,、开始对李真特大经济犯罪案件进行调查,2000年3月1日,李真被实行双规。3月30日,经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批准,李真以涉嫌受贿罪被依法逮捕。在此后的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专案组根据李真一案牵涉的案件线索,共立案查处经济犯罪案件四十七案四十七-网人。其中涉及厅级干部八人,处级干部十四人,科级干部二十五人。李真案件牵扯到县局级以上领导干部六十七名,其中四十名是一把手。河北省国税系统就有近四十五名干部因涉案受到法纪、政纪的处分。原河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吴庆五、原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福友、原石家庄市市长张二辰、原沧州市委书记薄绍铨、原河北省建委副主任李山林、原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健、原河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兼督察室主任杨益铭等一批官员,再加上原张家卷烟厂厂长、张家烟草公司经理李国庭等纷纷落人法网,受到党纪政纪的处分和法律制裁。
      2003年10片9日上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唐山市对引起国内外关注的被人称之为河北第一秘的政界英雄、特大经济罪犯李真受贿、贪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李真上诉,维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李真的死刑判决。
      李真,1962年出生,原系河北省国税局局长。在1994年至1999年他担任河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河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河北省国税局副局长和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14万余元;伙同他人侵吞中国东方租赁公司河北办事处公款、中兴电子公司和尼瓦利斯有限公司股份,共计折合人民币2967万余元,李真从中分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70万余元。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李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贪污罪判处李真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李真不服,提出上诉。
      李真及其辩护人主要提出,原审法院认定的受贿事实有的不构成受贿罪;不构成贪污共犯;有立功表现,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后查明:李真在担任河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河北省委办公厅秘书和副主任、河北省国税局副局长和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人民币676.6584万元、美元16.57万元,共计折合人民币814.8164万元;伙同他人,侵吞中国东方租赁公司河北办事处办公款、中兴电子公司和尼瓦利斯有限公司股份,共计折合人民币2967.432785万元,李真从中分得美元25万元、人民币10万元和价值人民币51.671万元的住房1套,共计折合人民币270.9874万元。案发后,从李真处追缴赃款美元41.609307万元。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李真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绝大部分赃款未退,并有多次索贿的法定从重处罚情节,危害极大,应依法严惩;李真勾结他人侵吞巨额公共财产,已构成贪污罪。本案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核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10月6日作出的维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李真死刑、以贪污罪判处死缓的裁定。
      河北省唐山市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对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受贿、贪污一案作出的死刑复核裁定和执行死刑命令,2003年11月13日上午对李真执行死刑。据悉,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河北省执行死刑的最高级别官员。
      2003年11月11日早晨6时,唐山市中院六辆警车鱼贯而出。警灯闪烁,一辆开道警车驶出唐山市中院大门,五辆警车紧随其后。
      李真将被关押在天津蓟县看守所。蓟县看守所位于蓟县郊外,5米多高的灰色高墙外是大片收割后的农田和零星的草地。一条只有4米宽、300多米长的水泥道把看守所和京哈公路(102国道)连在了一起。
      7时15分蓟县某看守所,李真被押上囚车。当李真走出监室时,拖着的脚镣哐当作响,两旁是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李真步履蹒跚,神情木然,之后李被押上一辆防弹囚车。李真被押回到唐山市看守所等待执行死刑。12日是李真的最后一天,有关部门特准允许其脱下了囚服,他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西服,头发也被梳理整齐,脚踏一双黑色布鞋,而这双崭新的黑色布鞋伴随这位风云人物走过了他人生的最后十几小时——死刑执行前一天晚上,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李-网真一夜无眠。
      2003年11月13日早晨,唐山市中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复核核准裁定和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犯贪污罪和受贿罪的河北省原国税局局长李真押赴刑场,执行了死刑。
      为了准备这次宣判大会,唐山中院专门组织了强大的法警队伍来维持现场秩序。押解李真的法警专门配备了头盔,四名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驻守在法庭四周,而门口也同样站着四名防暴警察来控制入场人数。尚未宣判,现场气氛已经十分紧张。正式宣判以前,门外有许多的群众正在翘首张望,都想旁听法庭对巨贪李真的最后宣判。
      就在人群之中,大概谁也不会注意到,有一个手执拂尘的尼姑。她捻着项上的佛珠,轻轻地默念着:一花一世界,三藐三菩提。回头才是岸,去去莫迟疑。
      13日早晨7时,唐山市某看守所,宣判大会正式召开。李真在两名法警的押解下,进入了法庭。也许是因为戴上脚镣的原因,他的行动异常迟缓。李真的双手被反铐在背后,已经知晓自己死讯的李真也没有露出任何惊慌失措的表情,冷静得让人感觉不可思议。只是他的脸色极度苍白,眼窝深陷,看上去似乎昨夜并没有睡好。从他僵硬的双腿和背在身后微微颤抖的手才能看出一些李真内心的恐惧。在宣读完李真的罪行后,一直显得镇定自若的李真突然猛地嚷起来,院长威严地要求李真住口,但李真的嘴里仍不断叫嚷着,双手在此刻颤抖得更加厉害,他的身体则不停地摇晃,似乎仍想求得最后一丝生的希望。当从院长口中听到立即执行死刑的命令时,李真的双腿一下瘫软了,全靠身后的两名法警才支撑住身体。心底彻底崩溃的李真留给公众最后一个背影是衰弱和丧气的。
      7点40至8点10分,法院留给李真半小时分别和他的母亲、三个哥哥及姐姐告别。
      随后,李真被带到注射死刑行刑车上。8时17分,冀东唐山刑场。
      8点19分,注射开始。刑场内那样寂静。突然传出李真那凄惨的叫声,声音是那么的惨烈,只有极度恐惧的人才能发出。是为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而悔恨吗?还是对人间美好生活的留恋?是对自己封疆大吏梦想破灭的遗憾?还是对人间冷暖的彻底绝望?约2分钟后,法医当场鉴定无误后,宣布李真死刑执行完毕。
      8时30分郊外刑场尸体运往殡仪馆。
      8时40分,刑场灰色的大门被打开,一辆警车首先开了出来,第二辆车是殡仪馆的运尸车,还不到两分钟时间,灰色的大门又被重重地关上了。
      李真是注射死刑,据说,一辆行刑车八十万元。采用注射死刑的方式,虽然更人道些,但成本较高,目前在河北省还难普遍使用。这次给李真使的注射死刑执行车,是河北省购进的第一辆。
      11月13日这天,第一秘书李真风云际会的一生在唐山刑场外人们惊诧的沉默中走完。四十一个年头的生命在唐山画上了句号。
      李真最爱的女人秀玲,因并未犯下严重的错误,再加上检举李真有功,所以被早早地释放了。现在,她依旧在北京经商。她没有再婚,虽孤身一人,事业却蒸蒸日上。她自认是李真的护身符保佑了她。
      季灵仍旧呆在美国。李真事件因案情重大,牵涉官员众多,许多国际媒体都进行了报道,她不会一无所知。不知道她听到自己深爱的情人已被判处死刑,会作何感想。
      白玫现在是北京一家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李真成为她生命中一段美丽而又痛苦的回忆,但她不会永远沉浸于过去。毕竟,她有她的将来,有属于她自己的生活。
      紫凝和雪凝的近况,我们不得而知。她们在北京所住公馆的一些仆人,也拒绝接受我们的采访。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她们曾在李真遗物拍卖大会上,买走了他的一些贵重物品,至于究竟作何用途,恐怕没人知道。
      李真的妻子杨帆,自新加坡归来后依旧居住在某市。她已另结新欢,鉴于涉及到人物隐私,过多的我们就不介绍了。
      李真被执行死刑后,骨灰存放在唐山市殡仪馆,灵位牌上没有名字,只在骨灰盒上有两行火柴头大小的字:姓名李真;编号6199。
      李真的一生在权力场上翻云覆雨,权倾一时,情感生活也是历经沧海。他的成败全和女人有关,正可谓成也女人败也女人。李真曾对采访他的记者公开袒露封闭多年隐秘的情感世界,他说:我现在已经身陷囹圄了,才肯说这些实话。我有两句诗:平生无憾事,爱恨是女人。我的情人很多,要好的却没几个。其实我并没有怎么刻意追求女人,除三四个我主动追求外,大都是女人追的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57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