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459:想要弹一弹
    “就是,真不知道圣司冥是怎么想的,居然会看上这个女人。”
  
      圣洁附和着杜娟,两人一唱一和,将余浅贬低的一文不值。
  
      画风骤变,餐厅里的气氛诡谲而压抑,其余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戏罢。
  
      望着余浅惨白惨白的小脸,白境菲还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喜爱杜娟圣洁这对母女过。
  
      她们骂的越狠,余浅越伤心,她就越开心。
  
      圣慕青低着头,默不作声,似乎并不打算帮余浅解围。
  
      一桌子人没有一个是站在余浅这边的,她只觉得心头莫大压抑,置身于异地的不安定感,吞噬了好不容易才召回来的一丝归属。
  
      余浅握着筷子,说不上来的难过,此时此刻,开始急切的盼望见到圣司冥,盼望他带她逃离这一切……
  
      “咳咳!”老爷子看不下去,低低咳嗽了两声,打破了僵局。
  
      “不许说余浅的不是,小冥能看上她,就代表着她一定有别人没有的优点,你们不会欣赏,也用不着玷污。”
  
      老爷子一开口,谁敢不听他的话?
  
      霎时间,杜娟和圣洁都闭上了嘴巴,将一大堆不堪的词汇咽进了肚子里,低下头,安静的用餐。
  
      白境菲看看老爷子,又看看余浅,有股气不上不下的堵在胸口,憋得她难受。
  
      圣爷爷居然这么向着余浅,连说都说不得,这实在不是什么好苗头,她得想方设法毁掉余浅在爷爷心中的印象才好!
  
      白境菲咬着米粒,在心中下了决定。
  
      圣老爷子浑浊的双眸望向余浅,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吓着你了吧,孩子?”
  
      余浅摇摇头,朝他感激一笑。
  
      这个老爷爷,比她想象中好太多太多了,不仅性格温和,而且无论从那一方面,他都摆明了是向着圣司冥的。
  
      真不知道,圣司冥这厮为什么对他有那么大的成见……
  
      “他们总是这样,没大没小的,你不要介意。”老爷子扫了一眼满桌子的人,无比歉意的说道。
  
      “我不会的,外公。”余浅微笑道,其实,来到加拿大这么多天,和圣诚明一家打过几次交道,她多多少少有些习惯了。
  
      “余浅,有些话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圣慕青忽然开口,打断了余浅和老爷子之间的交谈。
  
      她看不下去老爷子向着余浅,这个贱女人,应该被所有人排斥才对!
  
      森冷一笑,圣慕青凝视余浅,冷冷地说:“既然你到了圣家,那么就要守圣家的规矩……”
  
      即将又是长篇大论,老爷子不想看到一家人争吵不休的画面,咳嗽了两声,打断道:“慕青,食不言寝不语。”
  
      嘴里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在父亲的警告下,圣慕青只好和杜娟圣洁一样,灰溜溜的闭上嘴巴。
  
      餐厅总算安静了下来,圣老爷子冲余浅微微一笑:“吃饭吧,尝尝这些饭菜合不合胃口。”
  
      “好。”余浅拿起筷子,听话地尝了口鱼肉:“很好吃。”
  
      “好吃就好,好吃就好。”老爷子满意的频频点头:“陈妈,这个月给大卫厨师涨十万块工资。”
  
      一旁的陈妈眸色一惊,随即点头道:“是,我知道了。”
  
      餐桌上的其余人,也都各个面露惊色,和老爷子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主动给下人们加过工资,今天绝对是数十年来的第一次,却是因为余浅的一句好吃……
  
      桌前的每个人都有意无意注意着余浅,每个人都各揣心思。
  
      余浅自己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没有把老爷子的阔气之举放在心上。
  
      用完了午餐,余浅兀自回到楼上,什么话也不想说,什么事也不想做,一个人静静地坐着,脑袋里空白一片。
  
      楼下,忽然传来悠扬的琴声,是贝多芬的曲子,余浅觉得很熟悉,那种熟悉感带动着她走到窗边,静静地聆听着。
  
      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余浅顺着楼梯下到客厅,整个过程中,她的神经紧绷的不行。
  
      一架偌大的黑色钢琴摆放在客厅正前方的角落里,圣洁正坐在钢琴前,认认真真地照着乐谱弹奏曲目。
  
      客厅沙发里坐了不少人,圣诚明一家,以及圣慕青和白境菲,他们聚在一起,观看电视里的某个节目,画面和睦融融的。
  
      余浅径直往前走,来到圣洁旁边,望着这架进口的钢琴,她的记忆涌动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问:
  
      “我可以试试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圣洁一跳,不受控制的叫了出来!
  
      高分贝的尖叫,一下子吸引了客厅几人的注意,杜娟警觉的站起来,指着余浅的鼻子问:“你想干什么,是不是想趁老爷子不在,伺机报复我们?小洁别怕,让妈妈来教训这个贱女人。”
  
      一边恨恨地说着,杜娟一边抬起手,想给余浅一巴掌!
  
      余浅又不是傻子,脑袋一偏,便将这一巴掌躲了过去。
  
      她往后退开两步,望着气势汹汹的一众人,没有觉得紧张或是害怕,脑海里仍然只有一个念头。
  
      手心落了空,杜娟无比愤怒的瞪着余浅,尖声嘶吼道:“婊子,你还敢躲!”
  
      余浅偏开视线,懒得看她:“你别紧张,我只是,想弹一下琴而已。”
  
      “弹琴?”杜娟愣了一下,随后嘲讽般的大笑:“笑话,就你这样的,还会弹琴?”
  
      余浅垂下脑袋,不知该怎么回答,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活了二十七年,她从来没有学过钢琴,最多也就是小时候,对音乐有着特殊的喜爱,她曾经有过一个梦想,想成为世界顶级的钢琴家,可是,她从来没有为这个梦想奋斗过,这道梦最终也只是隐藏在她心里多年的夙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听到流畅的钢琴声,她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念头,她觉得熟悉,觉得自己是会弹钢琴的,这在此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她从不觉得自己和钢琴有什么关联,唯独今天……她想要弹一弹,想到十指都开始不受控制的舞动起来。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