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457:两种可能
    目光往上,杂志上面,还有一个红色加粗字体的硕大标题:圣家外孙、明诚科技总裁与白家千金的恋情,近日遭到曝光,不雅**照外露,这是好事将近的节奏吗?
  
      白家千金……
  
      余浅眼瞳紧缩,望向圣司冥怀中的女人,那道侧颜,果真是白境菲的!
  
      圣司冥竟然和白境菲,上过**?
  
      余浅讶异的瞪圆了眼睛,手中的杂志也掉在了地上。1357924?6810ggggggggggd
  
      他不是说,他们连朋友都算不上吗……
  
      那怎么会有如此亲密的关系?
  
      余浅咬紧下唇,她想的没错,白境菲果然是她的情敌……
  
      “你知道这份新闻曝光以后发生了什么吗?”圣慕青问。
  
      余浅摇摇头,她不知道,圣慕青说的每一件事,她都不知道。
  
      “小冥耗费无数心血,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小公司,**之间土崩瓦解,老爷子在这时候,逼他对白境菲负责,但是小冥,却为了你,在婚礼当天逃了婚,和圣家彻底决裂,然而换来的也不过是你的一剂毒药,和整整五年的痛苦光阴。”
  
      圣慕青越过桌前,站到余浅面前,居高临下睨着她,道:“试问,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凭什么留在小冥身边?”
  
      余浅却沉浸在她的上一句话里,出不来……
  
      圣司冥和白境菲,曾经还步入过婚姻的殿堂?
  
      不过,那都是五年前的事了……圣司冥说过,他和白境菲什么关系都不再有,她应该相信他的!
  
      余浅深呼了口气,将对白境菲的敌意压抑到了心底:“对不起,我不是你口中的余浅,这些事情和我无关……”
  
      “你还不打算认账?”圣慕青的语调高昂起来,已经有了发怒的前兆。
  
      “我……”
  
      余浅却是哑口无言,她无话可说,也能理解圣慕青的心情,九年前的浅浅是真实存在的,那个女人的确做过很多伤害圣司冥的事,圣慕青会有排斥心理这不足为奇,但是,她并不是九年前的余浅,圣慕青此时怨恨错了对象,可是她又要怎么和圣慕青解释,对方才会相信自己呢?
  
      犹记得,当初刚和圣司冥相遇时,她也是好说歹说,圣司冥都不相信她……
  
      一个两个也就算了,可是全世界的人都说她是九年前的浅浅,难道,真的是长得像这么简单吗?
  
      余浅不由心生狐疑。
  
      “一千万,拿着滚!别让我看到你假惺惺的脸!”
  
      圣慕青甩出一张白色支票,狠狠砸在余浅的脸上。
  
      轻薄的纸张从脸上慢慢滑落,最后落到地上,不轻不重的力度,却让脸颊火辣辣的痛。
  
      一只踩着拖鞋的脚猛地踏到白色支票上:“我不会离开他,我刚才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至于信不信,那就是你的事了。”
  
      “你……”圣慕青被堵得哑口无言,指着余浅的背影,喉间哽咽!
  
      而她,已经昂首挺胸,毫无留恋的走出了休息厅。ry1r
  
      表面看上去淡然又坚定,但是她的心脏却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乱的几乎毫无章法。
  
      余浅回到六楼,她和圣司冥的卧室里,坐在**边,脑中思绪万千,像雨点一样,不停砸下,想不透。
  
      从早上和圣慕青交谈了一番以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平复不了,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说她是九年前的浅浅?
  
      就算是她们长得像,也不可能像到使人混淆视听的地步吧?
  
      她很确定,自己根本没有出过国,也从来不认识圣司冥,更不可能……失过忆,还是说,这真的就是个巧合?是她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叹了口气,余浅瘫倒在**上,不再胡思乱想,迷迷糊糊地沉进了梦乡。
  
      她做了个梦,仿佛置身于一个十分阴暗的角落,什么都看不见,漫无边际的黑暗将她牢牢吞噬其中,放眼望去,能寻到的只有大片大片的黑色,浓烈的悲戚和无依的绝望钻进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她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明明只是站着,明明什么也没发生,可是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掉了下来。
  
      下一秒,灯光骤然打开,明亮的光线刺痛了眼球,余浅下意识眯起眼睛,却看到一对**交缠的**,那一刻,她如小溪般的泪水决堤,撒开脚丫子,惊慌失措的逃开,眼泪一路流淌,她漫无目的,横冲直撞的跑到柏油马路上,一辆辆挂着英文车牌的车辆从她身边一闪而过,无数闪光灯照耀的她双目昏花,脚下的步伐也踉跄了起来。
  
      忽然,一声惊天的刹车声,凌空而起,伴随自己一声痛苦的吟叫,划破了整个静寂夜空!
  
      “啊!”
  
      余浅吓出一身冷汗,猛然睁开双目,这才发觉,原来,是做了场梦!
  
      她松了口气,揉揉太阳穴,浑身乏力的很。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余浅捂着脑袋,认真回想梦里的细节,她能想起,那是一个十分豪华的酒店,暗黄的色调,温馨极了。
  
      灯打开的一刹,速度太快,她来不及看太多,印象最深的,就是白色大**上,那对翻滚着的男女,仿佛是钳在了她的眼睛里一样,可惜的是,她并没有看清他们的容颜,那一刹那,她只觉得痛,心痛的好似要裂开……
  
      也太奇怪了,她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梦到这样的画面,还莫名其妙的心痛?
  
      莫非,是早上听多了圣慕青的话,所以潜意识自导自演,了这种类似**的一幕?
  
      还是说……她真的是圣慕青口中的浅浅?圣司冥痛恨的浅浅?
  
      余浅喉咙发紧,冷汗顺着鬓角滑下,心里竟也惧怕着这种可能的发生。
  
      十指捏成了拳头,最后她实在慌的不行,夺过**头柜上的手机,将自己不安的梦境进行了谷歌搜索。
  
      紧张兮兮的看着搜出来的结果,余浅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仿佛沉入了海底。
  
      这种现象大概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她白天危言耸听的太多,一些零碎的话,让她联想到了这一幕。
  
      第二,是她曾经失忆过,梦里的画面既是她心中的阴影,失去了这段记忆,但是却能在梦里想起,这代表着她的潜意识还没从痛苦的阴影里走出来,若属于这种情况,就代表着,她不会失忆太久,既然记忆能在梦里浮现,那么重新在脑海里忆起也不是什么难事。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