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455:我就是小气,怎样
    圣司冥搂紧自己的女人,唇角冷冷一勾,懒得给予席木半个眼神,直接圈着她走远。
  
      没有人阻拦他们,席木也只是淡淡地看着,眼神里带着一抹决绝的痛恨,很深很浓。
  
      进入房间后,余浅将门关上,略有些迟疑地问道:“冥,你真的决定了吗?”
  
      圣司冥掏出烟盒,本想吸烟,但是听见余浅的声音,便又作罢了。
  
      一支烟在他手里变成了渣滓,零零碎碎掉落在地面,随风远逝。
  
      “我只是想,争回这口气。”圣司冥面无表情地说着,经过刚才那番事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势要用争夺家产这一招,来报复圣诚明一家,既然圣诚明那么想要财产,好,那他就夺走他想要的,让他尝尝绝望和无助的滋味,就像自己当年一样!
  
      余浅走到男人身边坐下,凝视他刚毅的侧颜:“好,我支持你。”
  
      听闻,圣司冥愣了愣,高傲的扬起下巴:“怎么突然决定站在我这边了?”
  
      “我一直都在你这边。”余浅一本正经的说着,还冲男人眨了眨眼睛。
  
      圣司冥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看的余浅心里一阵阵发虚,不得不接着说道:“好吧,我只是希望你答应我,给席木留下一席之地,不要赶尽杀绝,毕竟和你有仇的是圣诚明,不是席木……”
  
      她居然,为了别的男人,向他求情……
  
      圣司冥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是你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关心他?”
  
      话里浓浓的醋味遮都遮不住。
  
      余浅好笑的弯起唇,侧目看着男人铁青的面庞,噗嗤笑出了声。
  
      学着他的样子,挑起某人下巴,轻吐暧昧气息:“吃醋了?”
  
      某人的脸色黑如锅底,闷闷地,一声不吭。
  
      余浅玩味的笑,两只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猛地跃进男人怀里,双手勾着他的脖颈:“傻瓜,我说过的,他照顾过我,对我有恩,我只是想报答他的恩情,除此以外,没有别的想法了。”
  
      “不过是拿钱办事,和恩有什么关系,你也真会乱想!”圣司冥真是服了她这个小脑袋,屁大点的事在她眼里,都算得上是天大的恩情,真不知道他的亲亲老婆,是天真还是傻呢!
  
      “不是这样的……”余浅摇摇头,席木才不是因为钱才对她照顾有加的,这四年来,小到洗内衣裤,大到成宿成宿的守着她,席木无时无刻不在细心的照料着自己,余浅清楚,他们之间有一种感情在流窜,这种感情一点一点汇聚,大过了金钱。
  
      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亲情。
  
      “席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孩子,我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余浅诚心诚恳的说着,表情极为认真,她已经把席木当成了亲弟弟,自然不想他受伤。
  
      就是她那认真的表情,惹得男人再度不悦,并狠狠地命令:“不许夸别的男人!”
  
      余浅愕然,怔怔看着他。
  
      男人伸出手,抵住她的后脑勺,把她压向自己:“你是我老婆,你的脑袋里,只准有我一个人!”
  
      丫的,这货真不是一般的小气!
  
      不过就是夸了席木两句,他就吃醋成这样了,真不知道,得到他这么浓烈的在乎,到底是福还是祸……rbe8
  
      余浅在心里默默地吐槽,表面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老公……我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
  
      圣司冥最看不得余浅撒娇,装可怜的样子,尤其是,她还当着他的面,挤出了两滴眼泪,这简直是要他的命。
  
      男人俊眉微皱,大掌上抬,擦去小东西眼角的泪,嘴巴不由自主松了些微:“我不伤害他的前提是,他不会轻举妄动,明白了吗?”
  
      这应该是圣司冥最大的退让了吧……
  
      余浅点头如捣蒜:“我会跟他说,让他老实一点……”
  
      本以为圣司冥会因此而安心,不料他却脸色一变,停在余浅腰部的手骤然用力,将其翻转,丢到床上,并压在了身下。
  
      突如其来交换的体位,让余浅有点措手不及,下一秒她便听见男人在她头顶命令:
  
      “不许靠近别的男人,也不许跟别的男人说话!”
  
      分明就是吃醋的口吻!
  
      余浅嘟起嘴巴,暗自道了一句:“小气鬼!”
  
      “我就是小气,怎样?”圣司冥低下身子,愠声反问道。
  
      居然被这厮听到了……
  
      余浅尴尬的笑了笑,伸手勾上他的脖子:“不怎样,我喜欢你的小气。”
  
      圣司冥也不跟她计较,啄了啄她的唇角,道:“明天我们一起去公司,晚上一起回来。”
  
      一起去?
  
      余浅秀眉微蹙,想了想,终于明白圣司冥在担忧什么了。
  
      她笑了笑,感动于他对自己的紧张:“没事的,我想留下来照顾爷爷。”
  
      “可是那些人,”
  
      “放心吧,我有办法避免和他们接触,况且,我去公司也帮不到你什么忙,只会添乱子。”
  
      圣司冥担忧的话语被余浅打断,凝视自家老婆的单纯小脸,他还是有点放不下心。
  
      圣诚明一家是何等的难缠,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放心吧,还有姨妈在呢,我相信,他们不敢太嚣张的。”
  
      余浅不想让他工作的时候因为自己而分心,她很清楚,这一次的战役,对于圣司冥来说,意味着什么。
  
      微微一笑,她柔柔地对他说:“我会每天在这等你回来,等你打败了圣诚明,我们就回国,和萌萌团圆。”
  
      “好。”圣司冥被余浅说的心头骚动,只是因为一句话,身体就起了明显反应,喉结滚动了一下,男人的大手,探上了某人的纤腰:“那么现在,是不是该履行一下,你早上的诺言了?”
  
      “什么诺言?”余浅一时没想起来,直到男人的手探进来,才恍然想起,圣司冥早上嚷嚷着的无耻要求!
  
      她脸色大红,一把打掉他的手:“我才没许诺呢!”
  
      “你想耍赖?”男人挑了挑眉峰,一脸的不爽。
  
      “我……”余浅咽了口唾沫,看着他如狼似虎的样子,确实有点想耍赖了……
  
      “晚了!看你今晚哪里逃!”圣司冥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猛地就扑了上来。
  
      “唔……”余浅只来得及道出一声呻吟,之后的一切,便被漫长黑夜吞噬的一干二净。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