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454:大祸害
    自己一直疼爱的外甥,因为余浅,对她恶言相向。
  
      圣慕青心里更加坚定,余浅就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大祸害!
  
      于是口吻也强硬起来:“你忘了她九年前,都对你做过什么了?!”
  
      听到九年前,圣司冥的眉心一下子皱起,怒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谁都不准再提!”
  
      话落,他拉着一脸茫然的余浅,快步离开了亭内。
  
      “小冥……”圣慕青望着圣司冥怒气滔天的背影,担忧的频频皱眉。
  
      花园很大,两人走了一会儿,仍然滞在其中,圣司冥松了手,着手扶在长廊的柱子上,青色的爬山虎爬了满柱,圣司冥的指尖插进绿叶里,攥的很深也很紧。
  
      余浅仍有些呆呆的,她看着圣司冥镀满汗水的面庞,心头瞬间布满密密麻麻的痛,她下意识伸出胳膊,从后拥抱住男人发抖的身子,声音儒雅,十分坚定:“我不会和你离婚的,永远不会。”
  
      听着她的誓言,圣司冥的情绪稍稍平复了:“哪怕是死,我也不会允许你跟我离婚!”
  
      余浅一下子捂住他的嘴巴,惶恐地摇了摇头:“不许说这个字,不吉利的!”
  
      望着小女人紧张的神情,圣司冥眸里飘过一丝欣喜和诧异,薄唇轻翘,没再开口,倒是忍不住亲了亲她的掌心。
  
      余浅笑不出来,心口闷闷地,堵得慌。
  
      回想他几次发怒的样子,她觉得有必要说些什么,捂住嘴巴的那只手轻轻移开,再次挽上男人的腰:“冥,或许这里对你来说,尽是痛苦的回忆,但没关系,我们可以多制造一些甜蜜,这样,你就不会忆起从前的那些痛苦了。”
  
      她是在心疼他,所以有意这么说,这么做。
  
      心头暖暖的,圣司冥深深感受到了余浅的爱,不浓不烈,但却坚定如铁。
  
      男人眼睫一闪,转身回抱着她,黑眸亮闪闪的:“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爱你了。”
  
      “那就一直爱下去,永远不许停。”余浅微微一笑,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他的脸颊。
  
      回到城堡时,圣诚明一家正围在客厅,不知在商讨什么,看上去神神秘秘的,白境菲则不见了踪影。
  
      一见到二人,一屋子的人全都站了起来,警惕地看着他们,好像在看两个贼一样。
  
      圣司冥连眼角余光都懒得给他们,牵着余浅的手,就要上楼去。
  
      “圣司冥,你一个私生子有什么资格回来争夺圣家的财产,你真正该争的,是那户人家的财产吧,哦,不过他有儿子,想必,你也是争不过正妻生的嫡长子,所以只能回到圣家,和我们争了。”
  
      圣诚明抢先了他一步,嘲讽的话语响彻整个客厅上空,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击碎了圣司冥的心脏。
  
      私生子,那户人家,嫡子等等关键性的词汇,一个劲的往他的脑袋里钻!
  
      是啊,没错,他是私生子,是那户人家的私生子,这是他的身份,同时,也是他的耻辱!
  
      圣司冥怒红了眼,无法接受有人在他面前提起那户人家!
  
      沉沉地呼吸一下,他转过脑袋,就那样阴森森的盯着圣诚明:“没错,我就是要和你们争,而且我有十足的把握,争赢你们!”
  
      “你……”圣诚明气得哑口无言,满脸通红!
  
      “圣司冥,你别忘了,vk没有你的职位和股份,就算你想争,也拿不到入场券!”
  
      杜娟也开了口,两手稳住自家老公,好笑的咧开了唇,明显是想消消圣司冥的锐气。ruae
  
      没想到的是,还不到一秒钟,她的嘲讽便原路返回了。
  
      “我自愿把我的股份、项目、还有名下的资金,暂时转让给小冥,明天起,由他接替我的职务。”
  
      圣慕青的声音从门外飘进来,没什么情感起伏,但是每一个字都震撼人心!
  
      就连沙发最角落的席木,都诧异的拧紧了眉目!
  
      “姐!”圣诚明尖声道:“你还是不是我亲姐?”
  
      “我当然是。”圣慕青稳步走进来,脸上挂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公平起见,我会给席木安排同样的职务,他们两个,谁的能力强,我就站在谁的一边,同时,还会将我在vk的所有股份,全部赠予他。”
  
      “姐,你是说真的?你的股份可不是小数目啊。”圣诚明一脸讶异,遇到这等好事,心里有点不可置信。
  
      “当了这么多年女强人,我也该退休了,下面的任务,就是盯着泽成结婚生子,我好在家颐养天年。”圣慕青口吻淡淡,是真的厌倦了在商界里摸打滚爬的日子,她这一生都在为了事业打拼,太过好强的性格,让她失去了婚姻,也落下了一身的职业病。
  
      圣诚明了解自己的姐姐,明白她不是在说笑,于是在心里,认真的斟酌了一下。
  
      老爷子喜欢他这个姐姐,比喜欢他这个儿子还多!
  
      先不说别的,但凡能得到圣慕青的股份和认可,那么父亲心中的天秤,肯定会倾斜于席木一方的!
  
      圣诚明眼睛亮了起来:“好,那就这么定了,就让我家小木和圣司冥,好好较量一回!”
  
      说着,他笑眯眯的拍了拍席木的肩膀,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席木一人身上。
  
      席木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不过就算有选择,他也会选择,战下去!
  
      哪怕他毫无从商经验,也要将圣司冥,狠狠踩在脚下!
  
      四目相对,两个男人的好胜心,一个比一个强!谁都不肯示弱!
  
      圣司冥低低地笑,好心提醒:“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时刻准备着赢过你。”席木笑着接茬,风轻云淡。
  
      “天黑再做梦,现在还是白天。”
  
      圣司冥的话音在逐渐的加重,余浅意识到,他又要生气了,匆匆忙忙挽住他的手,小声道:“冥,我累了,我想上楼休息……”
  
      她对他说耳语的动作,暧昧到了极致,这下,席木的怒火窜的比圣司冥还要高。
  
      他死死地攥住拳头,嘴唇紧抿,想发作,但是不能发作,他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他对余浅有情意!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