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452:敌对状态
    扣好最后一粒扣子,余浅将头发放下,遮盖住脖子上的吻痕,这才打开了房门。
  
      眼眸微微上抬,看见门口处的男人,她的呼吸窒了一下,整个身子略有些僵硬。
  
      对方却是镇定自如,笑容依旧,帅气也依旧。
  
      余浅看着席木,恍恍惚惚间就忆起了四年前,失去母亲的沉默少年,那时的席木,不爱说话,长久将自己封闭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她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孤独,还有深深的自责,以及某种故意逃避的心态。
  
      那时候,她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念念刚失踪时,她痛苦的几乎连饭都吃不下去,所以,她竭尽一切打开他的心扉,试图解开他的心结,她成功了,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如今的席木,再也不是当初的叛逆少年,他变得阳光积极多了,即使他有着阴暗的过去,骨子里还残留着叛逆的成分,但是,他做到了很好的压制,他成为了一个很出色的男人。
  
      如今,加上圣家金孙的新身份,他会活的更出色,获得更好的人生,今后,一定是前途无量的,只是……
  
      余浅握着门把手的手悄悄收紧了,席木和圣司冥的关系,怕会因为圣诚明,而永远处在敌对状态吧……
  
      “浅浅,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席木先开口道,语气有些微微的吃惊。
  
      余浅看向席木,比他还要吃惊:“我也没想到……”
  
      圣司冥先前因为圣诚明找到私生子的事情动过怒,想来,他很在意席木的突然出现,余浅本来是完全站在圣司冥这边的,但是她哪里想得到,席木居然就是圣诚明的私生子,圣诚明争夺来的财产,今后定是席木一人的,这下她反而不知道该站在那一边了,不过好在圣司冥说过,他不要圣家的一分钱,如此一来,她便不用陷入两难的境地了。
  
      余浅刚刚松了口气,便听到席木解释说:“其实,当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很吃惊,我甚至以为他们弄错了,直到我看见那张dna检测单,我才不得不相信,我,就是圣家的孙子。”
  
      说到最后一句时,席木的语调微微上扬,暗藏一些骄傲的成分,只是余浅并未听出来。
  
      她眉心微微皱起,看着席木的目光有些担忧:“木头,你成为豪门的一份子固然是好,只是,豪门暗潮汹涌,比你想象中要复杂险恶的多,尤其是,你父亲还有家室,我怕他们……不会把你当成继承人对待,木头,要不然回国吧,冥会好好栽培你的。”
  
      又说到圣司冥,就好像,他必须感恩戴德接受圣司冥的施舍一样!
  
      凭什么!
  
      他只不过是比自己有钱,比自己有权势!所以他拥有了一切,拥有了浅浅!
  
      但是现在,他也拥有了圣司冥的一切,钱,权势!
  
      甚至,还有比他高上一等的头衔,圣家金孙,而不是圣家外孙!
  
      所以,他不应该再低头,他应该站起来,站的比圣司冥还要高!
  
      他有资格争取自己的幸福,有本事给浅浅幸福,他不会再放手,这次重生,他要为了自己而活!
  
      席木弯起唇角,勾出一抹冷冽的笑容:“我用不着他栽培,浅浅,你放心,我会比他更出色的。”
  
      余浅当然希望席木越出色越好,但是在医院时,和圣诚明一家争吵的画面,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潜意识觉得这家人不简单,席木今年才二十二岁,他久而久之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心态可能也会有所扭曲吧。
  
      “木头……”她仍是想劝慰,奈何席木已经下定决心,直接将话题扯开了:“你们怎么会突然回来?”
  
      “我们是来度蜜月,然后顺便来看望外公。”余浅如实回答,事实上度蜜月只是个噱头,看望外公才是真的。
  
      “这样啊,加拿大有很多景点,你们可以带我一起去逛逛吗?我回到这里一个星期了,还哪都没去过呢。”席木笑意盎然地说道,看着余浅的目光尤为诚恳,还有几分向往的味道。
  
      席木又不是外人,余浅当然很爽快的同意了:“没问题啊,不过,要等到外公情况好一点才行,不然,我们玩不开心的。”
  
      听她这么说,席木一颗不安定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他正打算接着和余浅聊下去,不料,一颗湿漉漉的脑袋突然从门里探了出来。
  
      余浅和席木均是吓了一跳。
  
      男人不悦的皱眉,警惕地瞪着席木:“你有事吗?”
  
      席木淡淡一笑,调侃道:“表哥,没事我就不能找表嫂聊聊吗?”
  
      闻声,圣司冥整个身子都从门里探了出来,黑眸凛冽,连神色都沾了怒意:“谁是你表哥表嫂,别乱认亲戚!”ri9u
  
      余浅见他怒了,赶紧拉了拉男人的浴袍:“冥……别这样……”
  
      她横在两人中间,确实有些难受,一个是她的男人,一个是她的弟弟,她不希望他们两个闹得不愉快。
  
      “我爸是你的舅舅,你妈是我的姑姑,我不叫你表哥,该叫你什么?”席木理着两家关系,一脸的风轻云淡和理所应当。
  
      圣司冥却因他的话而彻底恼怒,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每一次和圣诚明扯上关系,他都控制不住自己,一来是毒性的加剧,二来,是他对圣诚明,真的恨之入骨!
  
      一把甩开手臂上柔弱无骨的小手,他怒目圆睁,伸手扯住席木的衣领,将他提到空中,四目相对,圣司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你爸不是我舅舅,他是畜生,既然你是畜生的儿子,你便和我圣司冥,扯不上半点关系!”
  
      双手突然从空中垂下,余浅失神片刻,抬头便看见这样一幕,顿时慌了手脚,急急忙忙冲上去,死命拽着他扯着席木的那只手:“冥,席木是席木,圣诚明是圣诚明,你不能把对圣诚明的恨,嫁接到席木身上的,你忘了吗,他帮过我们的,四年前,若是没有他的照顾,我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