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58:药物过敏
暗室恢复最先的宁静,圣司冥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恍惚间闪过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堕进雨里垂死挣扎,而那只溢满黑色液体的针管,就攥在她的手心……
  
  黑眸猛地睁开,爬满了骇人的红血丝!
  
  ……
  
  从暗室出来后,余浅疾步迈上主卧,一头扎进了浴室里。
  
  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将圣司冥残留在自己身上的气息彻底抹去,顺便,丢掉了他的衬衫。
  
  谁稀罕穿他的破衣服!
  
  这该死的凤凰男!
  
  想到暗室里受到的耻辱,余浅几度要落泪,又统统强忍回去。
  
  她不能哭,圣司冥巴不得她哭,她要是哭了就如了他的意了!
  
  用力憋住眼泪,用力洗干净自己,她穿戴整齐从浴室里出来。
  
  疾步走到床头柜前,余浅记得,圣司冥上次就是从这里拿出避孕药给她的。
  
  拉开第一层的抽屉,里面果然有一个椭圆形的药瓶,她忙取出,倒了两粒在手心,随着药瓶的倾斜,眼角余光不小心瞥见药瓶上的汉字,手中药丸“哗啦”一声掉在地上,她整个人如遭雷劈,彻底呆滞在了原地!
  
  维生素a片?
  
  圣司冥给她吃的避孕药,竟是维生素a片?!
  
  余浅又认认真真看了一遍药瓶,真的是维生素a片,一个字都没有错……
  
  圣司冥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骗她?!
  
  余浅握着药瓶瘫坐在床上,思绪乱飞。
  
  许久才将药瓶放回原处,下楼去。
  
  正好碰见出门购买食材的张嫂,她神色一顿,急忙把张嫂拉到一旁。
  
  “余小姐,你怎么了?”张嫂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余浅犹豫片刻才问:“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张嫂见她怪怪的,以为她遇到了难事,忙说:“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余浅心里放松了些:“家里的避孕药吃完了,我又不想出门,你回来的时候可以顺便帮我买一下吗?”
  
  她知道圣司冥是不会轻易让她离开帝堡的,就算放了行也会让司机跟着,她不能冒险去买避孕药,万一惹得圣司冥不高兴,他有可能不帮她寻找念念了,所以只能拜托张嫂。q79;
  
  “当然可以。”张嫂爽快的应承下来。
  
  她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原来只是买避孕药,正好菜市场西边有家药店,她回来的时候顺路买一下就可以了。
  
  见张嫂答应的这么爽快,余浅的心算是彻底安定下来:“那就拜托你了张嫂。”
  
  “别这么客气,下人服侍主子是应该的,余小姐,那我先走了。”张嫂提着菜篮子,笑容可掬。
  
  “好,路上小心。”
  
  余浅目送张嫂离开,直至看不见张嫂的背影,她才折回客厅,若无其事的看电视。
  
  书房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淡淡瞟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约莫半个小时,提着满满一筐菜的张嫂回来了,余浅接过避孕药,为了避免被圣司冥看见,她跑到楼上,反锁住了房间,这才饮水吞下去,苦涩的味道随即在口腔蔓延开来,她喝了整整一杯水才将那难闻的味道冲刷干净。
  
  没关系,只要能避免怀上他的孩子,再难吃的药她都会义无反顾的吃掉。
  
  偷偷将药瓶藏进衣柜,没多久,薛管家敲响了主卧室的门:“余小姐,请下楼用午餐。”
  
  “我知道了。”
  
  她应声下楼,餐桌的主位是空的,圣司冥依然呆在书房没出来,她也不多问什么,自顾自吃着,然而没吃两口,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胃里一阵阵泛酸……
  
  她连忙丢下筷子,径直上楼去了。
  
  想到刚才吃的避孕药,她以为这只是避孕药的副作用,但头晕目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令她几乎站不住脚,索性裹在被子里沉沉地睡了一觉。
  
  窗外的天空不知不觉黑了下来,忙碌了一天,圣司冥终于合上笔电,疲乏得揉了揉太阳穴,从书房走出。
  
  薛管家毕恭毕敬候在客厅:“先生,要用晚餐吗?”
  
  圣司冥停了脚,瞥了薛管家一眼:“她呢?”
  
  “余小姐在主卧室,从中午睡到现在。”
  
  闻言,圣司冥拧紧眉头,本就不悦的俊颜彻底冷了,睡了这么久难不成是被他折腾的实在累了?
  
  想到自己在暗室里的狂暴,心里不禁多了些悔意。
  
  “吃饭了吗?”声音透出淡淡的担忧。
  
  “午饭吃了两口,晚饭还没吃。”薛管家如实回答。
  
  圣司冥不再说话,长腿迈开,疾步走到卧室门口,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脚下的动作有多急促。
  
  一把推开卧室门,望见大床中央蜷缩成一团的小人儿,眸底深处的担忧越来越浓重。
  
  他几步来到她身前,凛冽的气息让卧室的温度瞬间降到零度以下,梦中的余浅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只觉得突然一股寒气袭来,冻的她手脚冰凉。
  
  胃部好像要爆炸,又热又酸,百般滋味交合在一起,真的难受到了极点!
  
  她痛苦的翻了个身,浑身上下的毛孔开始往外淌冷汗,额头不知何时也跟着胃部一起烧了起来,她能感觉到那股灼热的温度烫烧了颈部的淋巴!
  
  疼!
  
  浑身都疼!
  
  一双冰冷的大掌忽然探上了她的额头,像冰一样,瞬间化解了她的火热,可是很快,那双手又收了回去……
  
  “该死的!怎么这么烫?”一声恼火的叫骂突然唤醒了她。
  
  这是……圣司冥的声音?
  
  猛地意识到这一点,余浅“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看到矗立在床边的高大人影,她瞬间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抱着被子往后退,身上的火热愈烧愈烈,视线竟有些模糊不清……
  
  男人见她醒了,向前两步,打量着她烧的红扑扑的面庞,心头的担忧更甚,直接抬步走到楼梯口:“管家,把祁琛给我叫来!”
  
  “是。”
  
  他重新折回房间,屋内的余浅仍然抱着被子蜷缩在床头,双目无神,很难受的样子。
  
  见了他也是一句话不说,只是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身体。
  
  两人对持了一会儿,圣司冥看她这么难受,本想质问的怒气顷刻间收敛回来,他依靠在窗边,用余光关注她的一举一动,脸色极不好看,蕴着一股暴躁的戾气,不知何时会发作。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