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57:你想不想故地重游
顿了片刻,她继续向前,颤抖着手将咖啡搁在桌上:“对不起,不小心洒了一点,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再给你重端一杯。”
  
  说完转身要走,手腕却猛然被人拽住,一个天旋地转,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稳稳跌进他的怀里,坐在他的大腿上。
  
  “谁说我介意了?”男人低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拨开她散落在额前的发丝,神情动作间写满了暧昧。
  
  余浅呆坐在他的腿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褐色液体还在蔓延,顺着衣角,一颗颗坠在他的腿上,带着她微凉的体温。
  
  男人瞳孔微缩,大掌抚过她湿黏的肌肤,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浅浅,你想不想故地重游一下?”
  
  紧紧咬住下唇,余浅的大脑一片空白。
  
  那些不堪的、零碎的画面从记忆深处涌上来,席卷了她所有的感知,独留痛苦。
  
  这间暗室,是她耻辱开始的地方,是强占她纯洁的罪恶!
  
  她回避都来不及,别说什么故地重游!
  
  “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是你的婚礼?”男人挑起唇角,体内的邪恶因子蠢蠢欲动:“可惜,你被新郎当众退婚,他还告诉全世界,是你插足了他和你姐姐的爱情。”
  
  大掌探进衣内,察觉到怀中女人不自觉的颤栗,圣司冥邪笑着咬住她的耳垂,低沉的声音里拖着笑意:“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大家鄙夷的神情?他们都在说,”他故意顿了顿,凑近她的耳孔:“余浅是个婊子。”
  
  下唇活活咬出了血:“圣司冥!”
  
  她抬头,看到他邪肆的笑容,只觉得心中一片悲戚,莫大的耻辱感荡漾开来,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他笑着揭开她的伤疤,全然不顾她已鲜血淋漓。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人?!
  
  终于看到余浅愤怒,圣司冥满意地眯起眼睛,手上动作更甚:q79;
  
  “想起来了?”
  
  余浅咬咬牙,用力吸口气使声音平静,面无表情说:“你要做就快点,别耽误彼此时间。”
  
  又是这幅无所谓的态度。
  
  圣司冥扳过她的身子,抬起她的下巴,亲眼看着她脸上的愤怒一点点消失,重新变成了没有表情的死人,偌大的挫败感蔓过全身,瞳孔倏然放大,他愤恨的咬上她的唇角。
  
  此时的画面和记忆里的重合,她恍惚间看到第一次被他撕裂的场景。
  
  除了痛就只剩下恨。
  
  圣司冥说过,他会让她恨他的。
  
  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暴风雨狂烈的袭过,疯狂了许久许久,终于停下。
  
  余浅累到不能呼吸,身上的睡裙成了最无辜的牺牲品,零零碎碎撒了一地。
  
  她瞟了眼碎渣,抖着手捡起他的衬衫穿上。
  
  她穿衣服的动作很细,圣司冥眯眼瞧着,看她一颗一颗系上扣子,宽大的衬衫足足遮到她的大腿根部,完全包裹了姣好的身材。
  
  两人气息交融,他嗅着这股甜美的味道,黑眸微微下沉,伸手一把捞住了她,炙热的胸膛抵住她微凉的背脊,不留一丝缝隙。
  
  “谁准你穿我衣服的?”他在她耳侧质问,手指抚上干净的衬衫,又开始不老实起来。
  
  余浅整理长发的动作微顿:“如果你介意,我脱下来就是了。”
  
  她开始解扣子,一颗颗的解,远比刚才系扣子时来的诱惑,圣司冥眼眸一点点深沉,刚褪去的欲火重燃于身,他微微前倾,不由自主吻上她白嫩的脖颈。
  
  大掌捉过小手,已经探上了衬衫的边缘。
  
  “先生,祁琛来了。”门外忽然传来薛管家恭敬的声音。
  
  屋内两人都是一怔,火热的氛围稍稍冷却下来。
  
  圣司冥蹙起眉头,俊脸染上不悦,冷冽的气息毫不掩饰的扩散,大掌一用力,直接推开了余浅。
  
  “滚出去。”声音绝情凛冽,冷的像冰。
  
  余浅闻言,立马用最快的速度系好衬衫,头也不回地走掉。
  
  书房门“啪嗒”一声关上。
  
  圣司冥揉了揉太阳穴,脸色不太好看:“让祁琛进来。”
  
  “是。”
  
  没多久,书房门再次被人敲响。
  
  “进。”
  
  圣司冥慵懒的靠在软椅上,上半身呈**状态,肌肉纹理泛着小麦色的光泽,加上他邪肆的表情,说不清的魅惑。
  
  祁琛一推门就看到了此等美景,惊得脚下一哆嗦,不过扭头再看,暗室里竟有一地的女性衣服,他突然明了了什么,提着医药箱来到圣司冥跟前,话语里参着满满的恶趣味:“纵欲过度可不是什么好事。”
  
  冷沉的眸子古井无波:“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纵欲过度了?”
  
  祁琛看了看地上的衣物,再看看暗室上空漂浮的不明气体:“合理泄欲是可以,但不要玩的太过火了,会影响体内的抗生素。”
  
  圣司冥没耐性听他讲这些道理,更何况,他刚才还打断了自己的好事,心情一下子烦躁起来:“少废话,做你的工作。”
  
  知道他性子烈,旁人的劝导是听不进去的,祁琛无奈的摇了摇头,取出针管,将医药箱里的小瓶药水依次码开,分批次吸进针管里,透过昏暗的光线,仍然可以看见针管里头的药水散发着黄橙橙的光芒。
  
  祁琛握住圣司冥的胳膊,找准经脉扎上去,药水慢慢推进经络里,与圣司冥的身体融为一体。
  
  直至最后一滴注射完毕,祁琛才收回针管,合上了医药箱。
  
  圣司冥看着自己胳膊上数不尽数的针孔,黑眸蕴着难以言说的情绪,缓了许久才恢复一片平静之色:
  
  “以后凌晨再过来。”
  
  “是。”
  
  祁琛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换成是谁都不想加班到凌晨,但圣司冥的话就是圣旨,他不敢不从。
  
  不过话说,圣先生为什么要在凌晨进行注射呢?以往都是限制在二十四小时内,没有规定具体时间点。
  
  哎,算了,这些大人物的心思他是悟不透的。
  
  “那我先告辞了。”祁琛拿起医药箱,恭敬的告别。
  
  圣司冥头都没抬,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祁琛便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