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54:在床上等着
凌之微也看到了他们,皱了皱眉头,心有不悦,但不敢多说什么。
  
  “余浅,我们换个位置吧。”
  
  几名服务生很快将桌面收拾的一尘不染,也为她们准备了新的位置,凌之微坐到了新位置上,余浅仍低垂着脑袋,没有动弹。
  
  直到dir香水味灌入鼻腔,她才猛地抬脚,扭头对凌之微歉意道:“对不起,这饭我没法吃下去了。”
  
  说完迈开步子,还没走几步,突然和一个人迎面撞上了。
  
  她走的速度很快,冲力非常大,直撞得她两眼冒金星,身子重重摔到地面,膝盖磕破了皮,疼的钻心。
  
  “啊——”只听一声凄厉的尖叫。
  
  身边刮了一阵风,厅内响起圣司冥温柔的声音:“宝贝,伤着哪里没有?”
  
  语气宠溺而心疼。
  
  余浅微怔,撑住双臂试图从地上站起来,奈何双膝太痛,使不上力气。
  
  这时,一双白皙的手伸到了她面前。
  
  一抬头,是凌之微。
  
  她担忧的问:“你没事吧?”
  
  余浅摇了摇头:“我没事。”
  
  借着凌之微的力量,她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才发现,与她撞到的人,竟是简月。
  
  此时,简月正窝在圣司冥怀里,眼泪汪汪,揉着自己发红的手腕,委屈的叫嚷:“冥,好痛啊。”
  
  “不过幸好有你,要不然,我今天非要摔个狗吃屎不可。”
  
  刚才千钧一发之际,是总裁挽住了她的腰,将她搂入怀中,才令她躲过了一劫。
  
  看来,总裁心里还是有她的。
  
  想到这,简月甜甜的笑了,瞬间忘却了手上的疼。
  
  怀里搂着简月,圣司冥的目光却流连在余浅身上,扫见她流血的双膝,剑眉轻皱下,黑眸瞬间泛上了愠气。
  
  可看见余浅一脸的无所谓,心头的担忧又顿时化作了怒火。
  
  自己故意和别的女人亲密,为的,就是想看到她呈现出哪怕丝毫的在乎!
  
  可是没有,一点都没有!
  
  这个女人就好像是死了一样,永远不会有情绪起伏!
  
  这也说明,她是真的不在乎他!
  
  “你眼睛长头顶上了?”圣司冥口气很差,冷漠的看着余浅,是责怪她撞到了他心爱的女人。
  
  吼完,一脸心疼的揉了揉简月的手,神情动作都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这样的圣司冥对余浅而言是陌生的。
  
  果然,他所有的柔情都保留给了别人。
  
  就像刚才千钧一发之际,他首先救下的是简月。
  
  她摔的鲜血直流,他也不会在乎。
  
  她也不想他在乎,最好,彼此能成为陌路,谁都不干扰谁。
  
  余浅攥着凌之微的手,用力呼吸一口气,露出十分歉意的笑容:“圣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您女朋友的。”
  
  女朋友?
  
  圣司冥眼睛不着痕迹轻眯起,她是这么定义他和简月的关系的?
  
  “你以为光道个歉,这事就能算了?”他显然不打算放过她。
  
  双膝疼的厉害,余浅没心思再和他纠缠,拧着眉头问:“那你还想怎么样?”
  
  凌之微扶着她,仔细打量两人之间的互动,完全是两个陌生人的状态。
  
  但不可能,他们一定关系匪浅,否则余浅怎么会上了总裁的私家车?
  
  此时,圣司冥怀里的简月笑容满面,今天她简直美到天上去了。
  
  尤其是当余浅说,她是总裁的女朋友时。
  
  算她余浅识相!今天就赏她个面子!
  
  简月撒娇般扭了扭身子,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冥,人家饿了,先吃饭好不好,今天就放她一马嘛。”
  
  瞥见余浅血流不止的膝盖,圣司冥眸色一深,没再说什么,揽住简月的腰,转身走开了。
  
  美人开口,果然有用。
  
  圣司冥什么时候也能这么听她的话?
  
  余浅摇了摇头,嘲笑自己想多了。
  
  凌之微扶着她往外走:“你膝盖摔得不轻,去医院包扎一下吧。”
  
  “不用了,回公司简单处理一下就可以了,我抽屉里有创口贴。”她摇头拒绝,感激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你不止是我的部下,还是我的朋友,不用不好意思的。”凌之微温柔的笑了。
  
  这一刻,余浅觉得她的笑容很温暖。
  
  也许是从小孤单惯了,一旦有人贴近,她总会下意识的排斥。
  
  可赫连夜和凌之微不一样,他们主动向她伸出了援手。
  
  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真心相处吧。
  
  “谢谢。”余浅微笑,将凌之微当成了朋友。
  
  回到集团时,办公间还空旷的很,同事们还没有回来。
  
  余浅在凌之微的帮助下,清洗了伤口,贴上了创口贴,正好到了上班时间。
  
  她接过新的报表,开始专心致志的工作。
  
  手机突然不适时的响起,是一条短信。
  
  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看完了内容,余浅不用猜都知道发件人是圣司冥。
  
  除了他,谁还会叫她,回家洗干净了在床上等着?
  
  这个男人,真是恶俗到家了!
  
  余浅开了静音,不予理会短信,继续工作。
  
  不知不觉到了下班时间,手里的工作已经全部做完,效率一点也不低于老员工。q59l
  
  凌之微赞不绝口,挽着她的手一起上了电梯。
  
  还同昨日一样,布加迪威龙停在公司正门口,霸道的遮挡了大家的视线,圣司冥邪坐在车里,半摇下车窗,暗沉的眼眸朝外轻佻着。
  
  望见余浅出来,目光猛地亮了。
  
  余浅看到圣司冥的车,下意识回头,并没有看见简月,也许简月还在公司里,没有出来吧。
  
  她暗自垂下脑袋,在凌之微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到路边打车。
  
  凌之微刚与她挥手告别,那辆布加迪威龙突然横冲直撞停在了她面前。
  
  “上车!”圣司冥冷声命令。
  
  余浅怔了怔,乖乖打开车门钻进去。
  
  油门一踩,豪车迅速消失在道路尽头。
  
  “你不是让我等你吗?”他叫她在床上等着,她还以为他下班了又要先和简月去玩,玩到三更半夜再回来睡她。
  
  “你是瞎子?没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吗?”男人怒气冲天,握住方向盘的手因用力而泛白:“还有,你凭什么不回我短信?”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