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53:我叫她们让给你

  色泽鲜艳的早餐不一会儿就出了锅,她摘下围裙,亲手端到他面前,直到此时,才有机会拭去额角的汗水:“圣先生,您的早餐。”
  男人一如昨日,理都没理她,手中的报纸几乎要看穿了,他反反复复的看,就是不理她,也不拿筷子。
  经过昨天的教训,余浅也很自觉,默默站到一旁,像个下人一样等候吩咐。
  没多久,佣人们端着新鲜出炉的早餐上桌,圣司冥这才搁下报纸,拿起筷子优雅用餐。
  余浅在旁边看着他吃,只觉得胃里一阵阵饿得发慌。
  她咬牙忍饿,想着一会儿去早餐摊随便买点就好,就在这时,张嫂端着一碗粥,恭敬的来到她面前:“余小姐,这是您最爱的皮蛋瘦肉粥,请用餐吧。”
  余浅怔了怔,扭头,见圣司冥兀自用餐,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悦,才接过粥,小心翼翼地在餐桌上吃了起来。
  一旁的张嫂,看见男人冷漠的神情,不禁摇了摇头。
  刚才,圣先生向她打探余小姐的喜好,得知余小姐喜欢吃皮蛋瘦肉粥后,便让她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来,送到余小姐的面前,还不准告诉余小姐是他吩咐的。
  其实这个男人只是假装冷漠罢了,他对余小姐的情意,怕是极深……
  用完早餐,余浅放下筷子,圣司冥也刚好起身,他迈开长腿往停车场走去,余浅拎着包包默默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车厢异常安静。
  一路上,无人说话。
  余浅偏过脑袋,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十字路口,猛地睁大了眼睛,再过一个红绿灯,就到Arsena集团了!
  她扭头问驾驶座的男人:“你能在这儿放我下来吗?”
  圣司冥眼神淡淡,没有回答,也没有放行。
  “我不想让别人看出我们的关系,这似乎,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话外的意思就是,他的那些女人们也许会不高兴。
  叱——
  豪车猛地在道路中央停下,发出刺耳又难听的刹车声!
  圣司冥拉下手刹,眼神冷的发颤,他微微侧首,目光像刀子一样剜在她身上:“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声音冰冷,完全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
  余浅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怔了片刻后,才说:“交易关系……”
  她是出卖肉体的人,他是花钱买她肉体的人,他们本身就是一场交易。
  余浅不认为自己有说的不对的地方,可圣司冥就是生气了,也不知道他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双眸一凛,口吻极狠:“下车!”
  拿起包包,余浅毫不犹豫,打开车门下了车。
  豪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她站在原地,捂着狂跳不已的心脏,内心恼火。
  真是个神经病!
  停车的地方和集团还有些距离,余浅走了近十五分钟,已经过了打卡的时间了。
  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自己竟然又迟到了。
  她急急忙忙冲进销售部,部门员工早已到齐,只有她的位置还空着,凌之微就站在她的位置跟前,看见她过来,一丝不苟的面容上多了几分严肃:“这个月的奖金,全部扣除!”
  余浅点了点头,她迟到了,扣奖金是应该的。
  说完,凌之微也没多逗留,淡淡瞥了她一眼就回了办公室。
  到了中午,余浅总算将上个月的报表整理完毕,伸了个懒腰,正要拎包去吃饭。
  经理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
  一身职业装的凌之微探出身子,温文尔雅的冲她笑了笑:“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韩国料理,要不要一块去尝尝?”
  此时的凌之微与早上严肃时的她完全不一样,好像变了个人似得,余浅不由得愣了愣,半天才点头答应。
  反正她也是一个人,不如和凌之微搭伙做个伴。
  那家店离公司真的很近,步行五分钟就到了,店里还有几名部门同事,聊得火热,并没有注意到她们。
  凌之微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服务员即刻递上菜单,两人商讨了下点什么菜式后,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你别介意啊,今天早上我那么凶,其实是杀鸡儆猴,为自己树立威信,毕竟管理一个部门,最不能缺的就是威信。”凌之微说起早上的事,一脸抱歉。
  “我理解,再者,本来就是我有错在先,受罚是应该的。”这点道理余浅怎么会不懂。
  “你理解就好。”凌之微抿了口茶水,定定望向她:“对了,你还是单身吗?”
  看见余浅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凌之微心底的疑惑越来越强烈。
  “是。”她给了肯定回答。
  凌之微点点头,又问:“怎么还不恋爱?”
  这真不是个好话题。
  余浅品了口茶水,有些烫口,话音不自然的顿了一下:“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我认识几个青年才俊,有车有房有存款的那种,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下?”说着,凌之微掏出了手机,从相册里翻出了几张男人的照片,一边翻动着,一边对余浅说:“你看看,这个人怎么样?”
  手机屏幕上跳跃的几张相片,余浅看都没有看一眼,皱着眉头拒绝:“不用了,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凌之微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把手机收了回来。
  饭桌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菜色上齐,余浅并不想和凌之微有过多深入的了解,低头沉默用餐。
  吃了没有两口,刚刚安静的空气,突然传来夸张的唏嘘声。
  凌之微秀眉紧蹙:“看来,谣言是真的。”
  余浅顺着她的目光望见,西装革履的圣司冥踩着稳健的步伐进来,双手插在口袋,慵懒中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凌人之气。
  简月站在他身旁,挽着他的胳膊,笑靥如花,性感的身姿伴随步伐一扭一扭的晃动着,妩媚到了极致。
  余浅并不想被圣司冥发现,尽量侧过身,往里面坐。
  “你觉得,我们总裁怎么样?”凌之微忙着烤肉,状似无意的问,事实上一直静静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余浅想过千万种诋毁的言语,各种骂街的词汇,最后只说了一句:“很好,但不适合交往。”
  像圣司冥这种有精神疾病的种马,应该被制成标本,送入研究所供科学家研究。
  谁要是甘愿和他交往,恐怕不是瞎了眼,就是嫌自己寿命太长了。
  思及此,余浅看简月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同情。
  凌之微表示赞同。
  圣司冥和简月从她们身边走过,余浅的脑袋垂的更低,不过好在,圣司冥并没有注意到她,看都没往这儿看一眼。
  她松了口气,腻在圣司冥怀里的简月,忽然媚眼如丝的瞟了一眼,声音格外软甜:“冥,我想坐那边。”
  手指不偏不倚,指上了余浅这桌。
  圣司冥看了眼不远处的桌椅,发现坐在那儿的人竟是余浅,当即搂紧了怀里的女人,似笑非笑道:“好,我叫她们让给你。”
  转头,对着服务生高傲的命令着:“跟他们说,要他们让出来,那座位归我了。”
  神情语气霸道极了,俨然一副旧社会纨绔子弟的样子。
  服务生不敢得罪圣司冥,但是那边的客人已经用上餐了,这样冒昧的让人家换位置肯定会影响声誉。
  想了想,还是决定牺牲余浅她们。
  服务生来到桌前,对她们鞠躬道:“不好意思,这张桌子,被那位先生订了。”
  一抬头,看见圣司冥和简月。
  余浅睫毛一颤。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