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51:我替她赎身

  她的一举一动被圣司冥尽收眼底,黑眸,黯深了些许。
  “过来。”他拍了拍大腿,示意她坐上来。
  余浅握紧了拳头,很想很想摇头拒绝,却不得不从。
  刚坐上去,圣司冥就咬住了她的唇角,热烈而亢奋的吻,连呼吸都是灼热的。
  余浅伸手推搡,可是推不开,索性收回手指,一动不动地仍他折腾。
  他们暧昧的举动,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见此一幕,赫连夜端起酒杯,墨黑色的眼珠镀上一层薄冰:“你开个价,我替她赎身。”
  圣司冥的火才刚点燃,就被赫连夜不知趣的言语扑灭了,他拉开身上的女人,冷眸瞥了眼赫连夜,邪肆的大掌悄悄探进了余浅的裙底:
  “你敢吗?”
  这句话问的模棱两可,不知对象是谁。
  也许,他本身问的就是他们二人。
  余浅看出男人的不悦,捉住他的手,轻轻摇了摇头。
  她不想将赫连夜牵扯进来。
  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忧,男人的脸色更加阴沉,他伸直了胳膊,将她抵在他与饭桌之间:“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冷酷的气息咄咄逼人。
  “圣先生,我不敢。”余浅装作乖巧,还状似亲昵的挽住他的胳膊:“我吃饱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脸上是笑着的,心里实则厌恶透顶。
  圣司冥望见她带有祈求意味的笑容,冰冷的手掌倏然握住她纤细的胳膊,微微一用力,便将她缩着的身子提起来:
  “告辞。”
  “余浅……”赫连夜深沉如夜的目光紧锁着余浅,欲要挽留。
  可惜,她被圣司冥牵住了手,蛮横的拖出了饭店。
  直至两人的身影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心里,竟有些空荡荡的……
  余浅被圣司冥丢进了布加迪威龙里。
  虽然座位是柔软的,可是因为冲力,她仍然感觉屁股疼的好似要裂开了!
  圣司冥冷着脸踩下油门,豪车即刻飞驰在道路中央,毫无温度的话语从冷酷的绯色薄唇中倾泻而出:“有没有想哭?”
  “我为什么要哭?”余浅理了理头发,手指缠住发丝,头皮传来丝丝坠痛感,终于抵消了泪意,她尽可能的使语气平和,好像波澜不惊。
  冷色眸子暗自打量后视镜里的女人,薄唇倏然弯了弯:“你和心上人的爱情,还没开始就被我搅黄了,难道你不难过?”
  听到心上人这三个字,余浅扯着头皮更狠了,一缕长发毫无预警的落入掌心,她感觉头皮有些潮湿,一摸,竟是鲜红的血。
  手指放入鼻尖,她闻着那股腥浓的味道,笑了:“你说的是事实,我不认为有什么地方不对。”
  “对了,你刚才说的坐台费,今晚别忘了给我。”她不忘趁机敲诈一笔。
  这话是圣司冥自己说的,说到就要做到。
  圣司冥收住笑,看出余浅是有意这么说的,她满脸的不在乎,仿佛名誉对她而言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婊子。”他禁不住暗骂了一声。
  余浅只是笑,侧过脑袋依然在笑,只是笑着笑着,一滴滚烫的泪水坠到了手心,和鲜血融为一体,也仅仅是一滴。
  豪车停在Arsena集团楼下,余浅打开车门,率先走下去。
  男人不急,悠悠停好车,这才拔下车钥匙,眸光不经意一瞥,扫见副驾驶座上那一缕沾血的发丝,勾唇深意一笑。
  呵,他差点以为,她真的到了刀枪不入的境地了。
  公司里的同事早早就到齐了,余浅是最后一个进来的。
  她坐到位置上,电脑还没来得及开,就见凌之微捧着一叠文件走来:“这些是集团资料,你先了解一下。”
  说着,将文件搁在了她的桌上,凌之微语气温和,完全没有怪罪的意思:“既然到了这,就要守这的规矩,集团的时间表我已经让小张准备好了,你好好看一下,以后别再迟到了。”
  余浅点点头,不免对这个干净利落的的女人产生几分好感。
  “好好干。”凌之微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展开一抹笑容,继而回了办公室。
  到了下班点,余浅整理了下桌上的资料,送进经理办公室,凌之微还在忙文件,望见进来的是余浅,稍稍吃了一惊:“这么快就看完了?”
  “是的,我想我明天可以正式上班了。”她笑了笑,将资料放在桌前。
  凌之微点点头,搁下笔:“走吧,下班了。”
  余浅拎着包包,与凌之微一同乘上电梯,两人并不熟稔,自然没有过多的话题,但凌之微温文尔雅,谈吐不凡,只是随便聊两句就让人觉得格外舒服。
  想来,定是一个极有修养的人。
  走到公司门口,正巧看见圣司冥打开车门,潇洒上车,不多时,一个长相妖冶的女人风情万种的从公司出来,Dior香水浓烈的味道飘得到处都是。
  余浅抬头,望见她高高昂起的头颅,一下子认出来,她就是那天和圣司冥在办公室里暧昧不清的人。
  厌厌地收回视线,她的内心波澜不惊。
  车上温度有些冷,圣司冥透过后视镜,细细打量余浅的面部,没找到哪怕一丁点的嫉妒和愤怒,他气恼的别开了视线。
  简月还未关好车门,名贵的豪车,便在两人视线中绝尘而去。
  “刚才那位是设计部的简主管,集团里盛传她和总裁在秘密交往,我想你应该有所耳闻吧。”凌之微知道余浅和圣司冥关系不菲,故意介绍一番。
  余浅点点头,毫无情绪波动:“他们看上去挺配的。”
  一个卖弄风骚,一个色迷心窍,真是正好。
  闻言,凌之微勾了勾唇,没有多说什么。
  到了十字路口,两人分手告别。
  余浅走向公交站台,看了看上头标写的公交车线路,没有一个是通往帝堡的。
  看来,只能打车回去了。
  她站在路边打车,不一会儿,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车停在了她面前,司机摇下车窗,恭敬的说:“余小姐,请上车。”
  “小陈?你怎么在这?”余浅握紧了包包,十分疑惑。
  几乎是同一时刻,行走在对面马路上的凌之微无意回头,秀眉顿时皱起。
  这辆车以前来公司接过总裁,为什么会停在余浅跟前?
  “先生吩咐我接您下班。”小陈下车,为余浅拉开了车门:“余小姐,上车吧。”
  圣司冥让小陈来接她,无非就是想捆绑住她的自由。
  余浅咬了咬唇,顺从地坐进去。
  林肯车很快消失在道路尽头,凌之微仍伫在原地,眉头越皱越紧。
  这个余浅,到底是总裁的什么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