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50:她是我最近的床伴

  赫连夜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前段日子我出差了,直到昨天才回来,听闻你辞职的消息,我很吃惊,遇到什么事了吗?”
  余浅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想换份工作……”
  她下意识回避这段日子发生的所有事情,不愿和任何人谈及。
  “没有就好。”赫连夜也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以后如果遇到棘手的问题,不妨联系我,我愿意给予你帮助。”
  心头暖暖的,很舒服。
  就好像一团团火焰燃烧进血液里,温暖了身体里的每一个器官。
  这是余浅活了二十三年来,第一次有人关心她。
  泪意含进眼里:“谢谢你,赫连总裁……”
  “我已经不是你的上司了,以后,就叫我夜吧。”赫连夜放下茶杯,动作随意自然,语气更是随和。
  夜……
  是不是太暧昧了点?
  不过,既然对方不在意,她又有什么好矫情的呢?
  不一会儿,雕花小碟盛着滑嫩的醋鱼,被服务生端上了桌面。
  “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赫连夜笑问。
  尝了一口鱼肉,鲜香中透着一股辛辣,非常爽口,情不自禁多夹了两筷子。
  “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
  赫连夜也拿起了筷子,两人一边吃着,一边谈笑,画面十分和谐。
  与此同时“镜花水月”的贵宾级包厢里,一派奢华的场面,每个人都面色惶恐,只有坐在正位上的男人,无聊的把玩着花瓶里蔫蔫的小皱菊,古井无波。
  “圣先生,对于西郊的项目,我们寰宇集团愿意让利百分之六十。”其中一人诚心诚恳的切入正题。
  紧跟着,其他人也都放出利润:
  “圣先生,我们愿意让利百分之七十。”
  “我们愿意让利百分之七十五……”
  话到这里,已经无人再加价,因为再往上,可就没钱挣了。
  圣司冥微眯起眼睛:“一九分,谁愿意?”
  一九?
  这个项目,Arsena一分本钱不下,还要分出百分之九十的利润,简直是在抢钱!
  几人虽然不悦,但是低头细想,光是Arsena这牌子,后期就可以累积多少口碑?获得多少意想不到的利润?
  深思熟虑后,寰宇集团抢先答应,旁人无疾而终。
  话已至此,餐会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圣司冥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利落穿上,举手投足间贵气不凡。
  眸光微凛,瞟了眼寰宇集团总裁:“下午记得来签约。”
  话落,长腿跨了出去,只留下潇洒的背影,以及满包厢的惋惜声。
  寰宇集团这次可沾了大光!
  圣司冥淡淡扫了眼大厅里用餐的人们,一路向前,即将走出饭店时,眼角瞟到靠窗的位置,瞳孔猛地一缩,黑眸里戾气顿生。
  余浅和赫连夜谈笑风生的画面,深深刺进了他的心窝。
  这个婊子,到底是多缺男人?!
  忽然耳畔传来一阵脚步声,赫连夜循声看去,眉毛就高高扬了起来。
  余浅也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下一秒钟就惊得瞪大了眼睛,来的竟是,圣司冥?!
  男人只是扫了眼余浅,似乎带着看好戏般的戏虐:“想不到,夜色的小姐居然认识堂堂赫连集团总裁?”
  听了他的话,桌前的两人都懵了。
  余浅手里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在桌上,她抬头,看着圣司冥。
  明知道他是故意找自己的难堪,可她还是天真的问:“你想怎样?”
  没有在她脸上找到恼羞成怒,冷冽的眼眸不悦的眯了眯,男人自觉坐到余浅身旁,却是看都不看赫连夜一眼:“我想赫连总裁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赫连夜眉宇紧锁,没有说话,墨眸始终凝着余浅,心中似乎知晓了什么。
  慌乱中,余浅对上他的眼睛,看见他眸底的疑惑,火烧般的屈辱蔓延全身。
  她绝望的咬紧了牙齿,怎么也想不到,圣司冥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全世界六十多亿人口,她最不想赫连夜看到她卑微的一面!
  可这恶魔从不肯让她如愿……
  一双长臂揽上了她的腰,只轻微用力,她便不受控制地跌进男人的怀里,牢牢地坐在他的大腿上,这样的姿势,说不清的暧昧。
  余浅吓得四肢发软,说不出一个字!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夜色买下的小姐,身材不错,技巧也一流,玩起来的感觉还不赖,是我最近的床伴。”
  说着,男人抚在她大腿上的手,顺着职业套装的裙摆,一路直驱向上。
  “圣司冥!”她挣扎着企图抓住他的手,眸底染上深深的恨意!
  这个男人,一定要她终日活在耻辱里,他才甘心吗?!
  一旁的赫连夜再也坐不住了,手掌重重拍上桌面:“放开她!”
  “怎么?赫连总裁对我的女人有兴趣?”圣司冥停了手,眸光对上赫连夜。
  那四道徒如火焰的目光疯狂的灼烧了周遭的氛围。
  余浅抬起眼,又难堪的低下头,满腹屈辱。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赫连夜,如今,她所有的不堪都摊在了他面前……
  “浅浅,给赫连总裁倒杯酒。”男人忽然在她耳边命令,幽深如古潭的眼眸缓缓眯了眯,透射出某种危险的信号。
  余浅神色呆滞,没有动弹。
  “乖,今晚的坐台费我给你双倍就是了。”圣司冥的声音透着一丝不耐,强行将余浅的魂拉回来。
  受不了了!
  她再也受不了了!
  余浅拼尽全力挣脱圣司冥的禁锢,脚一沾地就想逃。
  男人窝进沙发里,静静看着她落跑的背影,唇角微勾,折射出一抹冰凉的笑意:“是你先破坏我们的约定,那就怪不得我了。”
  明明是自言自语,可是音量,却足以让余浅听见。
  脚步骤然停住。
  念念……还没有找到念念!
  她转过身,含着屈辱的泪水,慢腾腾的折回来。
  纤细的手指握住酒瓶,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将酒瓶砸向圣司冥的冲动,顺从的开了酒,为赫连夜倒上。
  望着她娴熟的动作,赫连夜面上吃惊:“余浅,你……”
  余浅慌乱错开他的视线,不发一言,只是摇了摇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