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45:不会有毒吧

  看到张嫂躺下歇息,余浅松了口气。
  她静悄悄关上张嫂的房门,迈步走出去,薛管家这时来到她身边,再次提醒道:“夫人,该用餐了。”
  余浅虽没有胃口,但胃里空荡荡的,饿的难受。
  看了看厨房里忙碌的佣人们,她干脆撸起袖子,向身后的薛管家问道:“我可以自己下厨吗?”
  “余小姐,您想做什么都可以的。”
  还是这般中规中矩的回答,其实只是说的好听罢了,帝堡真正的主人还不是圣司冥?!无论她做什么都必须在圣司冥允许的情况下才可以进行!
  余浅将这些令她肝火大旺的事情逐一抛在了脑后,扭头扎进了厨房里。
  她抓起围裙,熟练的系在腰上。
  之前在余家,一日三餐几乎都是她做的,虽然厨艺比不上五星级饭店,但绝对也是拿得出手的。
  余浅打开冰箱,打量着里头丰富的食材,最后决定做一道高汤烩鳝肚,她已经许久没有吃过鳝鱼了,在佩城,鳝鱼是比较难买的食材之一。
  然而没有什么是圣司冥搞不定的,只要他想要,随便勾勾手指头,东西就到手了。
  余浅取出冰冻住的鳝鱼,放进温水里解冻,接着,手法娴熟的切起生姜等配料。
  鳝鱼也是鱼,和普通鱼的做法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她的手法非常娴熟,该放的调味一样也没有错过,高汤也熬得恰到好处。
  时间过得很快,余浅在厨房里忙碌了半个小时,一张粉嫩嫩的小脸被油烟熏得通红,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浓浓的油烟味,不过好在,这道高汤烩鳝肚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她得意洋洋的将自己的“作品”搬到餐桌上,正准备好好品尝,忽然,“砰”的一声巨响,餐厅门被人大力推开。
  已经受过无数次惊吓的余浅,默默习惯了。
  她抬头向门口望去,只见盛气凌人的圣司冥面无表情的迈入餐厅,向着她娓娓而来。
  餐厅墙壁上的挂钟,正巧指到十。
  余浅没想到他会这么准时回来,看来祷告没什么作用。
  她摘下围裙,随便挑了张椅子坐下,没把圣司冥当回事。
  一旁的薛管家看见圣司冥来了,眼疾手快替他拉开主位的椅子:“先生要用晚餐吗?”
  圣司冥没有回答,暗沉的双眸毫无情绪起伏,他几步就走到了余浅身旁,然后绕开她,来到主位前,双手牢牢地撑在桌子上,不屑的望着餐厅正中间的那道菜,似乎被影响了心情,俊眉紧锁起来:“Tom的厨艺退步了不少,我该考虑换厨师了。”
  听言,余浅心里一阵恼火。
  她忙碌了半天的赫赫战果,怎么在他的眼里就成了垃圾?
  要不是为了不拖累无辜的厨师,她连搭都不想搭理这个目中无人的神经病!
  强颜欢笑着,实则咬牙切齿:“圣先生,不好意思啊,这道菜是我做的。”
  “你?”
  他眯起眼睛,玩味的眼神上下打量她好几圈,似乎闪过疑惑的光芒。
  余浅被他盯得毛骨悚然,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淌出一颗颗冰冷的汗珠。
  “就是我……”
  圣司冥忽然笑着往前凑了凑,两人的鼻子贴在了一起,由后面看,就像是正在接吻一般。
  “是专门给我做的吗?”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俊颜,一时无言,紧张的手心一片汗湿。
  “你要是想吃,就坐下一块吃。”
  虽然很不想和他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但这里毕竟是圣司冥的地盘,若是与他对着干,她一定没有好果子吃的。
  圣司冥没再说话,反倒顺从的坐在主位上,长指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鱼肉送到嘴边,即将入口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故意放在鼻尖嗅了嗅:
  “不会有毒吧?”
  嘶——
  此时此刻,余浅想捅死他的心都有!
  尽管心里愤怒,她的脸上仍然一片和风细雨,甚至不怒反笑:“我也想,只是没有机会出去买毒药。”
  “我再也不会给你机会。”他冷哼。
  余浅听不懂他的话,也不想听懂,干脆闭上嘴巴,不予理他。
  圣司冥总算将鱼肉吃进了嘴里,鱼肉十分丝滑,入口即化,香浓的配料完全融进了肉里,吃起来异常爽口美味,简直是五星级大厨的水平,这道菜非常符合圣司冥的胃口,他原本蹙起的眉头顿时松开了,不禁多夹了两筷子。
  全世界,只有余浅做的高汤烩鳝鱼才会令他胃口大开,整整五年了,没想到她的手艺依然高超,没有丝毫退步的迹象。
  “好吃吗?”余浅见他一筷子接着一筷子,出于本能,淡淡的问了一句。
  圣司冥瞟了她一眼,薄冷的唇吐出四个大字:“不怎么样。”
  语毕,转头向管家吩咐道:“让厨房以最快的速度备菜。”
  话外的意思就是,他不想吃她做的菜。
  余浅明明看见他不停地下筷夹鱼,一盘鱼都被他吃的所剩无几了,可是他竟然说,不怎么样?
  她本想拿筷子自己尝一尝,可是转眼的功夫,就连鱼汤都不剩了……
  余浅呆滞在桌前,看见圣司冥还是一副嫌弃不已的高傲表情,不禁暗骂了声,虚伪!
  佣人很快上了一桌的新鲜菜肴,男人随意吃了两口便搁下筷子,扭头望向郁郁寡欢的余浅:“把这些都给我解决了。”
  话落,长腿已经迈出了餐厅,连个背影都没留下。
  他吃不完直接倒掉不就好了吗?
  干嘛把食物都往她身上推?
  余浅虽然气愤,但是自己辛辛苦苦做的饭菜都被圣司冥吃了个干净,也只能凑合吃点厨房做的菜肴了。
  吃饱喝足又是夜深人静,瞌睡虫从脑海深处涌入眼前,她的眼皮子变得沉甸甸的,趴在餐桌上昏昏欲睡。
  薛管家好心提醒着:“余小姐,请回主卧室睡觉吧。”
  闻言,余浅瞬间清醒了许多,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确认没有圣司冥的身影,她松了一口气,有些迷茫的问:“帝堡这么大,难道没有其他房间可以住了吗?”
  薛管家为难的摇了摇头。帝堡的确有很多房间,只不过……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