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被他扔进豪车的副驾驶,她才悠悠回神,由于受了强烈的刺激,浑身乏力的厉害,根本无力挣扎。
  她头靠在座椅上,望着车窗外偌大的余宅,猛然间想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张嫂!
  该死的,她怎么把张嫂忘了?!
  想到这里,余浅挣扎着欲开车门,却被男人厚实的手掌阻止,他冷着脸捉住她的手:“做什么?”
  “我要去救人!”她一边焦急的叫吼,一边剧烈的挣扎,手掌不断的向着车门移去。
  男人干脆直接反锁车门,拉过安全带,霸道地为她系上!
  “圣司冥,你要带我去哪!”余浅急红了眼,愤恨地看着他,语气里夹杂着理不清的恨。
  男人没有理她,而是降下车窗,侧首向车外的男子命令道:“罹绝,把地上的妇女一起带走。”
  “是。”
  二十分钟后,布加迪威龙四平八稳停在了帝堡专属的停车场内。
  余浅不愿意下车!
  圣司冥也不恼,陪她在车里坐了五分钟,直至耐心消殆完毕她还是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他这才强行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放开我!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
  她不甘心地在他怀里挣扎扭动,觉得自己仿若一只木偶,不断地被他人操控来操控去,却连半点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圣司冥面无表情加剧了手臂的力量,步伐没有丝毫停顿。
  “你滚呐!”她仍喋喋不休。
  男人终于怒了,大掌一用力,便将她重重甩在肩头:“如果你非要自讨苦吃,我不拦着!”
  浑身血液往回流,尽数灌进了脑袋里,余浅感觉大脑昏昏涨涨难受极了,别说挣扎了,现在就连说话的气力都没了!就这么毫无尊严的挂在他身上,与他一同步入了帝堡卧室。
  眼前影像剧烈晃动,她骤然落入柔软的床铺里,头晕的感觉霎时缓解了许多,心头偌大的痛楚涌入心扉,她埋首在被子里,无声哭泣。
  被褥很快湿了一片,手心里的项链咯的肌肤一阵涩痛。
  念念,你到底在哪里……
  阳光透过窗帘的一角射入室内,一丝丝明亮的光芒却化解不了卧室结冰的空气。
  男人看着她因强忍哭声而不断耸动的肩膀,俊眉微敛,拧成了死结。
  许久,余浅抬起肿胀的双目,望见屋内的男人,脑袋有些酸涩的疼:“你到底想干嘛?”
  圣司冥踱步走到窗边关上窗帘,将那唯一的一点光亮也隔绝在外。
  卧室顷刻间暗如黑夜,他抱胸倚靠在墙面,透过黑暗,颇有兴致地打量着床上的女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想干嘛?”
  听言,余浅下意识从床上逃下,飞奔到卧室门口,却被他步步紧逼,最终退到了卧室最靠里的角落,她的后背抵住冰冷的墙面,而前胸却贴着他炙热的胸膛,已是退无可退,无处可躲了。
  灵眸里尽是慌乱与恐惧,她用手掌推拒着他的身体,排斥他的靠近,嘶哑着嗓子高声叫吼道:“你不要乱来!”
  他微眯起深邃的双眸,微凉的指尖轻抚她的面庞:“避孕药的药效是二十四小时,不做岂不是浪费了。”
  余浅的心像是被关进了牢笼,憋闷的快喘不上气来,声音也颤抖到不着边际:“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她的手指抓在他的肩膀上,双脚抵在他的两脚中间,拼尽全身力气抗拒他,因为紧张与恐惧,一张清纯的脸蛋上布满了细腻的薄汗。
  她不想再重复那些耻辱,不想卑微的成为他的身下物!
  可男人只用了一只手就将她所有的努力统统作废,她被他提起来丢向柔软的大床。
  圣司冥高大的身躯仿佛一座山,只下压了些许,就遮挡住了她全部的视线,他略有些青色胡茬的下巴微微扬起,暧昧地摩挲着她光滑如玉的额头:“我帮了你,你理应用身体报答我。”
  “我没有求你帮我,我说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余浅慌乱躲避他的亲近,急的大吼。
  “包括你妹妹的事?”
  邪肆的话音从天而降,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
  余浅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惊诧的睁圆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乖乖呆在帝堡仍我折磨,我就帮你找到你的妹妹,怎么样?”
  圣司冥笑着含住她软软的耳垂,手间的动作愈来愈嚣张,像是料定了她的答案。
  可如今的余浅却显然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他已经拿捏不准,她到底可以倔强到什么地步。
  “不!”余浅犹豫了几秒,最终摇头拒绝。
  现在她手里有一部分积蓄,完全可以自己联系侦探社,用不着搭上自己的后半生给这个恶魔无止尽的折磨……
  被直截了当的拒绝,圣司冥显得有些恼怒,大掌一挥,直接狂暴的撕裂了她的衣服,昨夜留下的种种痕迹暴露眼前,他冷笑着吻上去,不顾余浅的挣扎,对上了她饱含耻辱的泪光:
  “浅浅,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乖乖的被我折磨,我可以帮你找到你妹妹,要么不停地逃,不停地被我抓到,我绝对会往死里整你。”
  “你!”
  余浅气急,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圣司冥的意思就是,他这辈子都不会放过她,无论她怎么躲,无论她怎么逃,他都会抓到她,并且折磨她……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既然她真的逃不过,那么,认命吧!
  她望着圣司冥,目光是前所未有的诚恳:
  “你真的会帮我找到念念吗?你真的,不会骗我吗?”
  她已经被余家骗过一次了,真的承受不了第二次……
  闻言,男人冷冽的嘴角浮上一抹笑意,意味不明,但十分好看:“我想你应该清楚,生意人手里最不缺的就是人脉,想找一个人,对我圣司冥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得到肯定答复,余浅闭上眼睛,心间一片荒芜,这一次,由她说出那个字眼:
  “成交!”
  圣司冥覆身下来的那一刻,她咬碎了嘴唇,出卖肉体的屈辱感钻进血液里,深入骨髓……
  她还有别的选择吗?死也死过,逃也逃过,能用的办法她都用过,可最后,还不是重新落回到他的手里吗?
  她根本甩不掉他,她根本解脱不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