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42:死一样的宁静

  巨大的响声终于将余浅飘散的意识唤回。
  她刚抬起头,便看见倒在血泊之中的张嫂。
  灵眸霎时间溢满惊恐,她急忙扑过去,颤抖着手指扶起张嫂:“你忍一下,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我们余家可不是你余浅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抓狂的咆哮侵蚀客厅上空。
  余梦琪一把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对准余浅的脑袋,奋力砸了过去!
  来不及躲,速度太快了!
  眼瞅着烟灰缸距离自己愈来愈近,愈来愈近……
  余浅惊恐的闭上眼睛,心跳加速:
  “啊——”
  下意识惨叫出声,但是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如期而至,只觉得一阵凛冽的冷风划破僵硬的空气,下一秒,一只冰凉的大手挽住了她的纤腰,将她从地上拉入炙热的胸膛,淡淡薄荷味涌入口鼻,余浅骤然睁开眼睛!
  余家客厅里庞大的阵势,让她吓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只见,一排排严肃谨慎的黑衣人围成巨大的圆圈,将所有人困在中间,他们动作迅速,手里一把把冒着寒光的枪支统统对准了余振华一家:
  “举起手!”
  被吓蒙的余振华和尹雪贞立马乖乖举手抱头,而余梦琪惊诧在原地,彻底忘了反应!
  客厅中央,一个气场强盛的男人挽着余浅的腰,停在离他们仅一步之遥的地方,大掌随意把玩着玻璃材质的烟灰缸,微撩双眉,一道冷电般的光从眼中射出:
  “这唱的是哪一出?”
  余梦琪蓦然怔了怔,当即展露出笑颜:“圣先生,这是一场误会,误会罢了……”
  她哪里料到,圣司冥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误会?”男人冷笑,一手抛下烟灰缸。
  玻璃撞击地面发出的清脆响声,刺耳又难听,好似死亡的低哮。
  大掌摸上腰间枪支,枪口赫然对准了余梦琪的双腿,男人勾唇深意一笑,食指扣上扳机——砰!
  余梦琪还来不及惊呼,腿部突然袭来滔天剧痛,接着只听“噗通”一声,她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腰部以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全场寂静,所有人都怔住了!
  男人漫不经心抚摸着枪支流畅的线条,唇角笑意更深:“这是一场误会。”
  “你……!”看着自己腿下一地的鲜血,余梦琪差点没睁着眼睛晕过去,嘴角抽搐眉毛狂跳,疼到说不出话来!
  尹雪贞和余振华见此一幕,更是吓的瞪大双眼,满脸惊骇!挣扎着要去查看余梦琪的伤势,奈何被黑衣人们抓住衣领,寸步难行!
  “梦琪!我的女儿啊!”尹雪贞急的大哭大叫:“你们放开我,那可是我的女儿!”
  似乎是被吵到了,圣司冥眸中深不见底的黑陡然染上一抹阴鸷,玫瑰色的薄唇轻轻上挑:
  “罹绝——”
  话落不过三秒,一个高大精壮的男人举步向着尹雪贞走去。
  尹雪贞还没搞清楚状况,嘴巴就被胶布封了个结实!
  客厅终于安静下来,余浅也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
  “你怎么在这里?”她诧异无比的问,整个人还窝在圣司冥的怀里,忘了挣扎!
  男人微微侧首,不留痕迹的将余浅上上下下检查一遍,那高贵的视线,让人错以为他是在打量心爱的人,一寸一寸都流露着情欲的色泽。
  扫见她略微肿起的脸颊,男人神色顿时猛沉,一直勾着笑意的唇角慢慢凝结成冰,眼睛在屋里像机关枪似的扫射了两圈:“谁干的?”
  被这凌厉的目光一扫,现场所有人都静默了,尤其是跪在地上的余梦琪。
  “我的事,不用你管。”余浅垂下眸子,不予理他。
  闻见她冷漠的话语,圣司冥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半天才忍下心头怒火,大掌一挥,松开了她。
  刚解脱禁锢,余浅立马往后退开,想借机逃走,却被黑衣人们挡去了退路……
  客厅死一样的宁静。
  男人迈开长腿,优雅至极的停在余振华夫妇跟前,咄咄逼人的目光冰冷地投过去,二人背后不禁一凉。
  与此同时,余宅外传来诡异的响声。
  滴呜嘀呜——
  竟是警笛!
  余振华顿时把双眼瞪得贼大,一阵骇然!
  圣司冥下颚微微上扬,体内所有的暴戾因子都在这一刻蠢蠢欲动,大掌猛然扬起,一张白色的纸张顺着他的手心缓缓飘落。
  直接落在了余振华跟前。
  余振华接起一看,眼珠子差点吓得掉出来!
  竟……竟然是法院的传票!
  上头赫然写着两条罪名:一、涉嫌贪污公款,利用公司洗钱,二、涉嫌伪造继承协议!
  条条是重罪!
  传票上写着三个人名,余振华是主犯,尹雪贞和余梦琪是共犯,同样要承受牢狱之灾!
  “圣先生,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们!我们好歹是余浅的亲人啊!”余振华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想去抱圣司冥的腿,还没到跟前,就被男人一脚踹开!
  这时,余家大门猛地被人推开!
  一群穿着警服的男人们迅速涌进,将垂死挣扎的余家三人铐上手铐,带上警车!
  余梦琪一边挣扎,一边愤恨的瞪着余浅,直到被警察塞进警车!
  她望着腿上的鲜血,望着父母狼狈不堪的样子。
  恨,无止尽的蔓延……
  余浅,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放过你!
  滴呜嘀呜——
  数辆警车潇洒离开。
  屋内的气氛却丝毫没有缓和的迹象,黑衣人们收起枪支,依然包围着客厅。
  诡异的画面掺进淡淡的血腥味,却异常和谐。
  余浅怔在原地,半天才蹲下身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米老鼠项链,微凉的触感让她的心跟着布上寒冰,下意识握住自己脖间的项链,滚烫的泪水袭上眼眶,她紧紧咬住牙齿,倔强的没有哭。
  那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晃入圣司冥的眼底,他的眼底不由得黯深起来。
  大手抬起,一把将蹲在地上的女人打横抱起,长腿一迈,不消几步便走出了余家大门,离开了那让她受尽委屈的地方。
  余浅吃了一惊,手中还攥着项链,突然感受到他炙热的胸膛,她整个人都懵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