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41:从我家里滚出去

  余浅用力呼吸,抬目向客厅中央的女人望去:“余梦琪!你别欺人太甚!”
  一旁的余振华见事态越来越严重,连忙扯了扯余梦琪的衣角,语重心长道:“梦琪,少说两句。”
  尹雪贞也过来劝:“闺女,听你爸的。”
  谁料,余梦琪却一发不可收拾,多日来在监狱里所受的憋屈,令她的怒气直接窜到了头顶!
  “谁欺人太甚了?我说的是事实,你妹已经死了十五年了,恐怕早就下土了,这会估计,连骨头都烂没了。”
  啪——
  突如其来的响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余浅就站在余梦琪面前,勾唇潋笑。
  手心,火辣辣的疼,刚才的那一巴掌她几乎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她睁大了眼睛,用绝狠的目光凝视余梦琪,语气果断:“世界上每天都在死人,唯独念念不会死!”
  余梦琪吃惊地捂着通红的脸颊,半天,才扭头望向余浅。
  余家二老同样震惊不已,尹雪贞瞪圆了眼睛冲上来,指着余浅的鼻子就骂:“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打我女儿?”
  “浅浅,讲话就讲话,你干嘛动手?”余振华心疼的看着自家女儿脸上的五指红印,不悦地呵斥道。
  余浅不想再和一群畜生纠缠,她抬头看着余振华,尽可能地保持语气平和:
  “告诉我,念念在哪?!”
  “呵,鬼知道她在哪,说不准啊,真的已经连骨头都不剩了。”尹雪贞冷笑着道出真相,布满皱纹老脸上看不出一丝愧疚。
  她的话,恍如晴天霹雳,令余浅石化在原地,久久无法反应。
  灵眸变得黯淡无光,先前还跳跃的光芒彻底熄灭。
  什么意思?
  “你们,又骗了我?”她嗤笑着问,潮湿的眼睛凝视面前的三个人,与她冠着同一个姓的三个人。
  “你这么傻,我们不骗你骗谁?我劝你啊,没事多看点关于人性的书籍,对你这种傻子是有帮助的。”
  尹雪贞说这话时昂着脑袋,一幅骄傲的神情,真的比屎还要恶心。
  余浅不信,她无法相信!期盼了好久的欣喜,突然之间成了一场空,仍谁都接受不了!
  “你们快告诉我,念念到底在哪里,她到底在哪里!”她失控般的大吼大叫,脸色惨白如纸。
  “我们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余振华摇了摇头。
  余念是生是死都是个未知数,而且又失踪了十五年,找起来的难度实在太大。
  “不可能,你们一定知道的!不然你们怎么有她的项链?!那是我和念念唯一可以相认的东西!”余浅抱着最后的希望,垂死挣扎。
  “浅浅,其实……”余振华欲言而止,面色有些难看。
  这时,尹雪贞拿出那条项链,在余浅眼前晃了晃,余浅的目光随即被吸引过去,她挣扎着上去抢夺:“还给我!这是我妹妹的东西!”
  尹雪贞侧身躲开她,手指把玩着项链,笑眯眯的说:“你说错了,这是你妹妹的遗物,其实,当年她走丢的时候,压根没有戴项链,这是我老公整理她遗物的时候发现的,怎么样,你现在死心了吧?”
  轰隆——
  话落的瞬间,有一道响雷在余浅的脑袋里炸开!
  她当即停下了所有动作,呆怔在原地。
  手脚不知何时冻成了冰块,那些寒冷从四肢传达至心扉,胸口冷的锥痛,眼前的影像也变得模模糊糊。
  她笑了笑,心头悲凉。
  她真是个傻子,真是全世界最好骗的傻子!
  一直都知道他们的秉性,以前也被他们骗过,可自己还是迫不及待的上了当。
  甚至蠢到只用一条项链就相信了他们的鬼话……
  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愤恨的情绪在胸口荡漾,但更多的,是恨自己愚蠢!
  这时,余梦琪忽然大步向前,抬起手腕——啪!
  干脆利落的响声,伴随一个力量十足的巴掌狠狠甩在余浅脸上,直打的她头晕目眩,脚跟不稳,狼狈地顺着沙发跌坐在地上!
  地板很凉,右脸火辣辣的疼,她的心,也疼到抽搐……
  余浅失魂落魄地呆坐着,没有反击,没有说话,整个人陷进偌大的失望中,她抱住双膝,将脑袋埋进去,眼泪一颗颗沁湿了牛仔裤,透到肌肤上,冰凉冰凉……
  余梦琪站在余浅跟前,居高临下地望着蜷缩成一团的余浅,唇角浮起一抹胜利的笑容:“现在你已经知道真相了,可以从我家里滚出去了吧!”
  地上的人儿没有动弹,长长的发丝遮住了面容,没有人看见她满目泪水。
  余梦琪没有耐心,皱了皱眉,正欲伸脚踹她,哪料,端着茶水的张嫂这时突然冲了过来,拼命挡在余浅跟前,一幅护犊的母鸡模样:
  “大小姐,您和余小姐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为什么非要动手。”
  余梦琪挑了挑眉毛,不屑的冷笑道:“别把这个婊子和我们余家混为一谈!”
  张嫂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默默挡在余浅面前,避免她受到伤害。
  余梦琪看张嫂这幅护犊的模样愈发生气!
  凭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向着余浅!凭什么她能成为圣司冥的女人!
  这到底是凭什么!
  “给老娘滚开!你是不是嫌平日里的工作太轻松了?”余梦琪直眉瞪眼,已经在摩拳擦掌了。
  她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余浅不可!
  让她害她进监狱!
  让她勾引圣司冥!
  让她抽她的巴掌!
  张嫂看见余梦琪的动作,没有半点畏怯之情,依然倔强的挡在余浅面前,还好心的劝导着:“大小姐,您能不能看在我在余家当了十几年保姆的份上,今天就放了余小姐……”
  “你确定不滚开?”余梦琪不答反问。
  张嫂点了点头,毫无犹豫。
  余梦琪也不啰嗦,顺手抄过客厅茶几上的花瓶,用力朝着张嫂砸了过去。
  昂贵的花瓶在空中翻转一圈,狠狠击在张嫂的膝盖处,只听“哗啦”一声,圆形花瓶顺着地心引力砸在地面,碎成了一地渣滓。
  而张嫂,也因为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冲力,噗通一声跪倒在碎片之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玻璃渣片陷进了她的膝盖里,红色的鲜血蔓延一地……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