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39:我的服务到点了

  圣司冥双臂撑在余浅两侧,浮在她的正上方。
  这个角度,可以将她面上的每一丝情绪尽收眼底,撞见那抹深深的排斥及厌恶,他忽而冷笑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
  大掌取出抽屉里的白色药丸和一瓶矿泉水,扔给她:“吃了它,我不喜欢戴套。”
  余浅乖乖接住,吞了下去。
  她还没来得及放下空水瓶,火热的吻便再度来袭,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其中,没有爱,只有狂暴的欲望,很深很深的欲望……
  临门之时,大掌抚上她的腰,微微一用力,两人的位置相互颠倒,她顷刻间压在他的胸膛之上,耳边传来阵阵强稳的心跳。
  “伺候。”薄唇轻佻,道出一则不容抗拒的命令。
  余浅怔了几秒,乖乖地照做,纤细的手指探上他炙热的胸膛。
  屈辱含在眼底,被浓密的睫毛掩去。
  瞥见她眼角的泪珠,男人轻笑一声,冷冽的唇在她耳边命令:“吻我。”
  闻言,余浅浑身一震,她扭头,望向圣司冥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脸,望向他玫瑰色的薄唇,想到那张薄唇曾经吻过别的女人,她就觉得恶心,恶心透了。
  耳边又响起男人低沉的声音,这一次分明带着不悦:
  “浅浅,别试图挑战我的耐性。”
  余浅被这威慑力十足的声音吓到了,一咬牙一狠心,终于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如火的激情迅速燃烧,圣司冥褪去了余浅一身傲骨。
  卧室里的气氛上升到最高点,似乎就连呼出的气息都是灼热的。
  屈辱的泪水终是从眼眶跌落,碎了一地……
  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帘透射进来一丝丝光亮,余浅睁开眼睛,全身酸软,侧过头就看见圣司冥近在咫尺的俊脸,她愣了下,欲要起床。
  男人的手缠着她的腰不放,她挣不开,只得推了推他赤裸的胸膛:“圣先生,我的服务到点了,可以走了吧?”
  圣司冥黑眸睁开,听见她的话,面色瞬间沉了下去,大掌一收,便放开了她:“滚去洗澡。”
  余浅裹着床单下床,抓起散落一地的衣服,一头撞进了浴室里。
  她用力洗刷烙印自己全身的痕迹,直到皮肤泛起一片红色才停了手,拿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穿上。
  这时,圣司冥光着身子走进来,旁若无人的洗起了澡。
  好在余浅已经穿好了衣服,她疾步走出浴室,心中暗骂,淫魔!
  下楼,薛管家站在楼梯口,毕恭毕敬的候着:“余小姐,请到餐厅用餐。”
  余浅本想拒绝,但是想到余梦琪的事情她还没和圣司冥谈妥,便乖乖跟随管家来到餐厅,坐在以前做过的位置上,吃饭。
  她是真的饿了,昨晚几乎一宿没合眼。体力消耗的过于厉害,胃里早就空了。
  不过话说回来,圣司冥到底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为什么每一次他的精力都旺盛的吓人?还记得上一次,她从帝堡逃出来后,下身痛了整整三天,想想就恨得牙根痒痒!
  她绝不要再沦落到这个种马手里!
  余浅的早餐吃到一半,圣司冥也迈着长腿步入餐厅,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休闲装,衣服裁剪合适,衬得他有型又得体,举手投足间英气逼人,不得不说,圣司冥是非常适合黑色的。
  薛管家矗立在餐桌旁静静候着,看见先生,他恭敬的拉开主位的椅子,圣司冥潇洒自如的坐了上去。
  “你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办?”余浅局促问道。
  男人一本正经地翻阅报纸,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你很急?”
  “当然,不急我也不会跟你做交易。”余浅放下筷子,没心思吃饭。
  圣司冥深沉似海的眼睛一眯,随手将报纸丢给了管家:“你想跟谁做交易?”
  声音透着一股子狠绝,很像冬日里肆虐的寒风。
  余浅不敢得罪他,只好闭上嘴巴,一言不发。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不想和任何人以肉体完成交易。
  可是显然,被圣司冥误会了。
  男人盯了她一会儿,也没再多说什么,拿起筷子,优雅用餐。
  餐厅陷入了一片沉寂当中,余浅不知道圣司冥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想反悔?
  思及此,不禁心急问道:“警察什么时候能放人?”
  “二十四小时内。”男人忙着用餐,没心思搭理她。
  余浅也不再打扰,既然交易已经完成,那么,他们就该形同陌路,各不相干了。
  “圣先生,我先告辞了,希望我们从今以后,再也不见。”
  她微笑着对他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
  走到餐厅门口时,他意外叫住了她,褪去了饱含情欲的嘶哑,其实圣司冥的声音还是挺好听的。
  但空有一副好嗓音、好皮囊,心却是肮脏的,又有什么用呢?
  她回过头,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眸里写满了漠然:“圣先生,请问还有事吗?”
  男人面无表情的说:“富人区不好打车,我让司机送你吧。”
  余浅想到上次自己累到几近虚脱的画面,不由得蹙起眉头,在薛管家的服侍下,顺从的坐上了加长版的林肯车。
  她让司机小陈将她送回余家。
  侧目凝视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她弯了弯嘴角,心间开了朵花,正释放出幸福的馨香。
  她的念念,就快回到她身边了。
  真好。
  林肯车很快到达目的地,车窗外是一幢富丽豪华的复式别墅,余浅对小陈道了声谢谢,迈着轻快的步伐下了车。
  她一路哼着小曲,敲响了余家的大门。
  没多久,余家的保姆张嫂帮她开了门,看见门外的人是余浅,张嫂无比激动的握住了余浅的手:“余小姐,您总算回来了,这段日子您去哪里了?可把我急坏了!”
  张嫂在余家做了十几年的保姆,可谓是看着余浅长大的,她非常喜爱这个单纯善良又吃尽苦头的小姑娘,虽没有血缘关系,但余浅在她眼里,胜似她的女儿。
  像这种人好心地也好的女孩谁会不喜欢呢?只可惜命运从未眷顾于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