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36:我喜欢在黑暗里猎食

  房内总算安静下来,独剩余浅一个人,她坐在沙发上,到现在还有一种做梦的错觉,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的念念,真的被叔叔找到了吗?
  “老公啊,你真厉害,怎么会想到用这招逼余浅就范?”刚回到余家,尹雪贞立刻露出一副敬佩不已的神情,匆匆询问着。
  余振华揉了揉酸疼的膝盖,漫不经心地说:“余浅这丫头平日里无欲无求跟个和尚似得,也只有她那失踪多年的妹妹才能提起她的兴趣,既然如此,咱们何必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对了,那刚刚的项链是……”
  说到项链,余振华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笑容里满是嘲弄的味道:
  “那是我十五年前整理余念的遗物时发现的,其实当年,余念失踪的时候并没有带着项链,我也没把这事儿告诉余浅,偷偷把项链藏了下来,你看这会儿,不正好派上用场了嘛?”
  闻言,尹雪贞跟着大笑,还冲其扬起了大拇指:“哈哈,还是我老公有先见之明啊。”
  夕阳西下,暮色降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湿气,好似下雾了一般。
  余浅在沙发上坐了整整一下午,喜悦、忧愁等一系列情绪划过脑海,在她的心里驻留许久,最后又统统化作青烟,她走到窗边,纤细的手指打开窗户,这时,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是领班的电话。
  “余浅,你看看都几点了,怎么还不来上班?”电话那头的领班显然火气十足,电话一接通,就噼里啪啦说了起来。
  “领班,我想辞职。”她默默回了一句。
  其实余浅一直都有辞职的想法,她想找份正常的工作,过正常人的生活,毕竟在夜色那种地方工作不是长久之计,况且她现在已经找到了念念,手头的钱也够生活一段日子了,辞职,是最理所当然的选择。
  闻言,领班加重了语气:“圣先生今天又点名让你去VIP会所,余浅,我可听说了啊,你昨天拿了整整十万块的小费!圣先生出手这么阔绰,又是夜色的常客,你真的舍得辞职?”
  余浅微微蹙眉。
  圣司冥今天又去夜色了?
  他时常流连于娱乐场所,一定不是什么正经人。
  心里虽然厌恶,不过想到自己身负的艰巨任务,她最终还是出了门,做完今天,她便会彻底告别夜色。
  来到更衣室,一堆女人聚在里面讨论着什么。
  看见余浅来了,讨论声戛然而止。
  余浅对八卦向来没兴趣,取出柜子里的制服便换了起来。
  smlie扭着腰际走过来,火辣的身材凹凸有致,伴随走路时的扭动,诱惑力十足。
  她看着余浅,眼睛里燃烧着嫉妒,嘴上却笑嘻嘻的:“我听说,你昨晚只是陪圣先生喝了几杯酒,就拿到了十万块的小费?”
  “是。”余浅头也不抬。
  “天呐,我见过有钱的,没见过圣先生这么有钱又大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能轮到我们服侍这位大金主?”
  smlie说到后面,昂高了语气,很明显,最后一句话她是故意说给余浅听的。
  也不知道这个余浅用了什么巫术,每次圣先生来夜色都会点她的名!
  上一次,她都已经端着酒进入了VIP包厢,却被硬生生赶了出来,圣先生点名要余浅服侍,领班没有办法,这才把她送去了四号包厢,把余浅带到了VIP包厢!
  说起来就恼火!
  余浅已经换好了衣服,对smlie笑了笑:“放心,明天就轮到你了。”
  “真的吗?”smlie兴奋地瞪圆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真的。”她不想多做解释,说完便端着酒盘,迈向金碧辉煌的VIP会所。
  在会所门口做了几次深呼吸,感觉自己的心跳平稳了些,这才颤抖着手,推开了会所门。
  一如既往,穷奢极欲的味道几乎是迎面扑来。
  会所里的光线很暗,似乎比窗外的天色还要暗上许多。
  余浅搁下酒,想去开墙上的旋转灯,手腕却被一股蛮力生生攥住,她被那股力量抵到了冰冷的墙面,炙热的胸膛紧跟着压下:“我喜欢在黑暗里猎食。”
  男人的声音略微嘶哑,伴随着一股淡淡的薄荷味在包厢里荡漾开,说不清的暧昧。
  余浅的眼中闪过慌乱,她知道他是谁,专属于他的危险气息已经彻底烙印在她的骨子里了,想要忘记,除非剔骨。
  她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手开始上下游弋,从她的锁骨一路向下,温柔的摩挲,指尖缠绕的冰凉一点点化作炙热。
  她突然慌了,用力推搡。
  下一秒,撕裂般的吻如同一场暴风雨,疯狂地落在她唇上,他咬着她,一口一口,恨不得将她的肉撕下,却又反复舔舐被他咬破的伤口,尝到咸涩的血腥味,他的心,跟着猛地一缩。
  吻,出其不意地停了下来。
  余浅扶着墙壁,剧烈喘息,她的唇角还挂着一丝鲜艳的红色,犹如一颗宝石,透过黑暗依旧耀眼吸睛。
  男人伸出手,轻轻擦拭着,唇角还荡着一抹邪笑:“喜欢吗?”
  “不喜欢。”她昂直了身子,推开他的手:“请你放开我。”
  圣司冥大掌抬起,从她的耳侧穿过,温柔的掌心撩拨起她长长的发丝,淡淡的馨香味随即袭上鼻尖,缠绕指尖。
  这样的举止已是暧昧到了极致,正当余浅以为他要对自己做什么时,他的手却直直穿过她的发,摁上了她耳侧的电灯开关。
  一霎时,会所内亮如白昼。
  余浅不太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瞳孔急速收缩,这才发现,宫廷沙发上坐了许多男男女女,此时,每个人都在看她,眼神里除了吃惊就剩轻蔑,仿佛在打量一个不着寸缕的妓女……
  她的心,猛地就沉了下去。
  圣司冥是故意的!
  深深吸了口气,她绕开身旁的男人,跪坐在茶几旁,开始专心工作,开酒,兑酒,动作熟练。
  圣司冥倚墙而立,细细打量着她即使跪在那儿,也依然昂首挺胸的身姿,指尖的烟氤氲出淡淡的烟雾,烟灰一节一节抖落,散在空气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