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35:余念的下落

  “浅浅,以前都是我们不好,希望你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们计较,现在你姐姐出事了,你能不能看在我们曾经是一家人的份上,帮帮你姐姐?”尹雪贞站在玄关处,可怜巴巴的看着余浅,低三下四地祈求道。
  她现在的嘴脸和曾经高高在上的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余浅只觉得可笑。
  一家人?
  尹雪贞怎么好意思用这三个字。他们什么时候把她当成了余家的一份子了?
  “抱歉,你们找错人了,我帮不上任何忙。”她并不知道余梦琪出了什么事,余家又为什么会来求她一个默默无闻,甚至连工作都没有的小人物,不过这些她都没兴趣知道,因为她不想再和余家扯上半毛钱关系!
  看见余浅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余振华焦急万分,想了想,最后噗通一声跪在了余浅面前:“浅浅,只有你能救梦琪了!”
  “是啊,救救梦琪啊,她好歹是你的姐姐啊!”尹雪贞也附和着跪下来。
  他们这么一跪,画面顿时变得诡异起来,余浅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跪在自己面前,看来是真的出了大事。
  她望着二人,想到过去的十五年里,他们把她当做下人一样使唤,并无休无止的辱骂她,心头升起的怜悯生生熄灭。
  “你们凭什么说我可以救她?”
  就算她真的可以救,也坚决不会救!
  是余梦琪亲手毁了她的爱情,是余家人毁了她生活的希翼,她会沦落到如今卖酒过活的地步,也全是因为他们当初的冷漠无情!
  此时此刻,除非余浅真的没有心,否则就不会可怜他们!
  “浅浅,你不会还不知道吧?梦琪因为在晚会上打了你,被圣先生以故意杀人罪送进了监狱,叛的是无期!叔叔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会过来求你,你想要什么赔偿叔叔都照办,只要你让圣先生放了梦琪,好不好?”
  余振华一边说着,一边流眼泪,他就梦琪这么一个至亲骨肉,要是一辈子都见不着面了,那他也不活了。
  圣司冥因为她让余梦琪进了监狱?!
  余浅彻底石化了,这是什么情况?
  不对,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忆起男人憎恶自己的眼神,她确定是余振华误会了,圣司冥大概是自己看余梦琪不爽,和她没什么关系的,他也不可能为了她!
  “我和圣先生不熟,你们还是找别人吧!”余浅冷冷说完,直接打开了防盗门,驱客意思明显。
  客厅里跪着的两个人却并不想走,他们还在试图挽回一丝希望,奈何余浅一脸冷漠,拿起了手机:“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私闯民宅可是会被刑事拘留的!”
  见余浅是真的半点不动容,余振华拉着尹雪贞从地上站了起来,竟收回眼泪,露出一脸狡诈的奸笑:“浅浅,你想不想知道余念的下落?”
  余念可是余浅的亲生妹妹,虽然失踪了十五年,生死未卜,但这么多年来,余浅从未放弃寻找她。
  只要她有软肋,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
  不出所料,余浅听到他的话,果真瞪大了眼睛:“你有线索了?”
  听叔叔话里的意思,看来是有头绪了!
  “快告诉我,她在哪里?”余浅兴奋的手脚颤抖,无比期盼地凝视余振华,盼望他能说出有价值的信息。
  “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只不过,你得先让圣先生放了梦琪。”余振华放出条件。
  尹雪贞有些诧异,小声嘀咕道:“我们压根不知道余念的下落,这样欺骗她会不会惹圣先生不高兴?”
  余振华瞪了她一眼:“闭嘴!先把梦琪从监狱里弄出来再说!”
  尹雪贞乖乖闭嘴。
  客厅一时之间静的可怕。
  余浅默默嚼着余振华的话,心里虽然激动,但理智还是很清晰的。
  余振华一家向来阴险狡诈,以前又不是没有骗过她,当年的余氏集团就是他们硬生生从她手里骗走的,思及此,余浅不得不放高警惕,暂时把心头的惊喜压下来。
  “整整十五年了,你们都查不到她的下落,怎么余梦琪一进监狱,你们就找到她了呢?叔叔,你说谎都不打草稿的吗?”
  闻言,余振华一张老脸变得铁青:“你以为我在骗你?”
  “难道不是吗?”
  “好!你看看这个,看完就知道了!”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枚小小的项链,亮在了余浅面前。
  那枚小小的椭圆瞬间刺伤了余浅的眼睛。
  她诧异极了,手指下意识抚上脖子上的项链,那枚椭圆与她脖子上的一模一样,邹形都是同样大小的米老鼠,咧着嘴巴在开心大笑……
  全世界,这样的项链只有两枚,一枚在念念那,一枚在她这。
  看来,叔叔是真的找到念念了!
  余浅紧紧握着那枚项链和自己脖间的项链,因为太过惊喜,忍不住喜极而泣,天知道她这些年有多想找到念念,天知道她无时无刻不在饱受思念的折磨!
  如今,她终于如愿以偿,如何能不激动?
  “念念现在在哪?我要见她!”
  “你放心,她很好,为了让你早日完成我的要求,我现在还不能让你见她。”余振华一边收回项链,一边波澜不惊的说道。
  世上哪里有免费的午餐?
  想要获得利益肯定会有所牺牲。
  这个道理,余浅明白。
  她抬起双眸,眸里满是坚定与期待:“是不是只要圣司冥放了余梦琪,你就会让我见到念念?不食言?”
  为了念念,她可以做任何事情!哪怕豁出身家性命!哪怕与恶魔再次有染!
  余振华也不含糊,爽快撂下四个大字:“绝不食言。”
  有了他的承诺,余浅信以为真,只不过,她自己也不确定,圣司冥会不会听她的话放了余梦琪,毕竟,他们彼此间的厌恶实在太深太长了。
  犹豫片刻,她最终还是为了念念妥协,没有任何悬念,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一口应承下来。
  客厅里的两个人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仿佛已经看见了希望,所有的担心顷刻间化作泡沫,不禁松了口气,手挽着手离开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