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34:小女子卖艺不卖身

  喉部受到刺激,她下意识大口大口吞咽,直到杯里的酒一滴不剩,他才松开对她的禁锢,辛辣的酒水淌进胃里,呛得她连连咳嗽,眼角都湿润了。
  男人再次掏出皮夹,取出一叠厚厚的现钞,塞进她冰冷的手心,那钱仿佛是有温度的,顷刻间烧灼了她的肌肤。
  “继续,你喝一杯,我赏一叠。”
  他匿着嘲讽意味的话语却让余浅嗖的一下抬起头,凝视着手心里厚厚的钞票,她下意识吞了口唾沫,这一叠怎么说也有七八千了吧,喝一杯酒就有这么多的钱拿,那么只要陪他多喝几杯,就不愁没有资金寻找念念了。
  余浅不假思索,端起桌上的酒杯,倒满,又一次灌入口中。
  一叠红红的钱,紧跟着扔在了她面前。
  她仿佛被什么引诱着,拼了命的喝酒,手边的钱,越来越厚,她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最后,一瓶酒已经见了底,她这才晕乎乎的放下酒杯,拾起地上的钱,冲他笑了一笑:“谢谢。”
  圣司冥依然坐在那,名贵的西服上没有一丝褶皱,只静静地望着她,不说一句,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余浅搂着钱,步履蹒跚,率先推开了会所门,却在门口被领班堵了个正着:“小余,夜色不比别的酒吧,在这里,只有客人离开了,服务生才能下班。”
  她只好折了回去,重新跪坐在茶几旁等候吩咐,一心盼望他早点离开。
  可圣司冥却坐着迟迟不动弹,她跪的腿都麻了,脑袋昏沉的厉害,眼前的景象不知不觉模糊起来,两手扶住地板,她强打起精神。
  男人好像终于呆够了,微微动了动身,余浅以为他要离开,当下欣喜的也想跟着站起来,谁知,他只是换了个姿势,上下打量了她一通,冷声唤道:“过来,唱首歌。”
  余浅强撑起精神,摇摇晃晃走到点歌台前,看着上头的汉字,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圣先生,你要点什么歌?”
  “你会唱什么,就点什么。”
  余浅脑袋昏沉,但理智尚在,圣司冥既然要她唱歌,那么不妨借此再捞一笔,反正他多的是钱,反正在他面前,她向来没什么尊严。
  “圣先生,陪唱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如果您非要我陪您唱歌,请格外加钱。”
  说这话时,她冲他盈盈笑着,笑容里全是对金钱的渴望。
  看着她这幅拜金的嘴脸,圣司冥的黑眸中闪过一丝厌恶,他取出皮夹里最后几叠钞票,重重砸在余浅肩头,声音是冷的,犹如千年寒冰:“这些,够不够?”
  被砸的有些疼,余浅蹲下来,捡起地上的钱,指尖有丝不易察觉的颤抖。直到将钱全部收拢在手,她才抬起头,笑着对他说:“够了。”
  男人别开眼去,似乎并不愿意看到余浅此刻的笑。
  余浅也不耽搁,手指胡乱地在点歌台上戳着,她努力保持清醒,可眼前的景象却越来越模糊,最后只得随便点了首歌,是孙燕姿的《我怀念的》。
  音乐从巨大的音响里汇涌而出,她握着麦克风,蜷缩在茶几旁,不会唱,就随便跟着曲调哼了两句,脑袋晕乎乎的,哼出来的音也已经完全不在调上。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
  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我记得那年生日,
  也记得那一首歌。
  记得那片星空,
  最紧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谁记得,谁忘了……
  唱了不过两分钟,男人便切了歌,会所内顿时又陷入一片死寂。
  他狭长的眼睛在余浅身上定格,略微挑了挑眉:“就这水平,还好意思让我加钱?”
  “我已经唱歌了,您不能出尔反尔。”她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钞票,因为醉意,声音格外酥软。
  “既然这么想要钱,昨日又何必在我面前装清高?”圣司冥探直了身子,笔直的西装顺着他的动作倾泻而下,带着一丝阴鸷和轻蔑。
  是人就听得懂他话里的意思,余浅一手握着钱,一手握着麦克风,微微侧头,与圣司冥轻蔑的目光不期而遇,她忽然扬高了嗓音,笑道:“不好意思啊,小女子卖艺不卖身!”
  任凭他给她多少钱,她都不会把自己卖给他!
  余浅十分清楚的在心里肯定着。
  也许是被她的笑容惹得烦了,也许是看清了她眼神里的厌恶,圣司冥阴沉的黑眸里散发出隐隐的冷色,他站起身子,跨了出去,在门口稍微停顿,头也不回扔下一句:“会有你哭着求我的那天。”
  话落,人已离开。
  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余浅这才放下麦克风和一把把的钱,揉了揉发麻的双腿,精神有些恍惚不清。
  她又成功逃过了一劫。
  拍了拍因醉意而滚烫的脸颊,余浅将一叠叠红色的钱装进包包里,强忍着不适,打车回家。
  头晕眼花的感觉非常不舒服,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脑袋还是昏沉的,她细细数了数包包里的钱,足足有十万块,不禁倒抽了口冷气,也是,只有这种不缺钱的人,才会花十万块看别人喝酒。
  加上前段日子拿到的小费,差不多有十二万的积蓄了。
  这么多钱,应该够请私家侦探了。
  她翻出了佩城名气最大侦探会所的联系电话,正欲拨通,突然,门外传来阵阵急躁的敲门声,仿佛要把门敲破一般,又重又响,还伴随着来回踱步的声音。
  余浅怔了怔,以为是小区物业,便搁下手机开了门。
  哪料,站在门外的,竟是她的叔叔婶婶。
  他们看到她显然情绪激动,一幅见到救世主的样子。
  “浅浅啊,你姐姐出大事了!”尹雪贞紧紧握着她的手,无助的哭泣道。
  旁边的余振华同样老泪纵横:“浅浅,救救你姐姐吧。”
  余浅被这两人搞懵了,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到和余梦琪有关,她迅速抽回手,打算关门赶人。
  发现她的意图,尹雪贞给了余振华一个眼神,两人即刻冲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硬生生从门缝挤了进来。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