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32:陪我睡一晚,怎么样

  酒吧内,嘈杂震耳的DJ混杂着绚烂灯光,觥筹交错间暧昧的色调侵蚀着麻醉了的人们的心。
  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混杂的空气里弥漫着烟酒的味道,迷乱到了极致。
  “没什么好惊讶的,这就是你以后每天都要面对的场景。”smlie看出她脸上的惊色,一边嘲讽说着,一边将酒盘放进了她手里:“跟我去送酒。”
  余浅拖着酒盘,跟在smlie身后,向一间vip会所走去。
  “这里是夜色唯一的vip会所,来的人非富即贵,出手通常都很阔绰,只要你好好服侍他们,一晚拿个几千块完全不成问题。”
  余浅默默将她的话记下,smlie这时打开了会所门。
  奢靡诡异的画面顿时映入眼帘,只见,会所中央的地毯上,一个中年男子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鲜血从胸口的窟窿流出,染红了昂贵的狐毛地毯……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余浅的小脸忽地惨白起来,这、这是出人命了啊!
  她还记得领班对她说过,出入夜色这种地方的,什么人都有,就算看到杀人放火也不能吱一声,可是,这也太吓人了吧?
  smlie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但是脸上的笑容丝毫没有变:“先生,酒来了,我这就帮您兑好。”
  她领着余浅向前几步,将酒盘放在茶几上,开酒,动作熟练的兑起来,气氛诡异的会所里,依墙立着两排黑衣人。
  余浅惊慌失措地站在一旁,观察smlie兑酒时的动作,却发现宫廷沙发上,一名男子隐在黑暗中,青筋缠绕的胳膊搭在扶手上,露出半条狰狞狂野的青龙。
  “过来,帮我个忙。”
  黑暗里的男人突然开口说了话,smlie当即愣住,连忙赔着笑脸靠近男人:“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男人身子一倾,只听“咚”的一声,smlie栽倒在地,一回头,是一把沾血的手枪绊倒了她……
  “对、对不起……”smlie立马躬身道歉。
  余浅站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明明是这个人故意将手枪扔下,才会害smlie跌倒,可是smlie却要为自己不合时宜的摔倒而道歉……
  “你,过来。”男人再一次开了金口,那意味很明显,整个会所里除了smlie是服务生外,就只有余浅是……
  smlie脸色阴郁的瞪了余浅一眼,赔笑道:“先生,她是新来的,还什么都不会呢,今天就让我服侍您吧。”
  “滚。”
  他简单明了的下了命令,声音过分低沉,smlie只得踩着恨天高愤愤离开了会所。
  昏暗的灯光旋转照耀。
  半天,余浅才迈开步履,走到男人身旁:“先生,您要我做什么?”
  黑暗下的面庞,五官不清,但轮廓分明,浓重的鲜血味仿佛是他与生俱来的香水,这个男人,无处不在张扬着杀人的欲望。
  他抬起手,一丝丝血红的液体缠绕手心,却没有任何伤口。
  “擦干净。”
  他、他让她帮他擦血?
  恐怕这是,别人的血吧……
  余浅紧咬住下唇,犹豫片刻,终是抓起茶几上的纸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男人炙热的手心,纸张,很快被鲜血浸透。
  她一连用了五张纸,将残留在他手指缝隙里的血丝都擦了个干净。
  正欲收回手,忽然,头上一疼,一堆红色的钞票从她的发丝间跌落在地,一部分还洋洋散散的飘在空中。
  “滚出去。”
  望着满地的红钞票,余浅的心是火热的,她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她需要生活,需要大把的钱寻找生死未卜的念念,自尊,当不了饭吃。
  连忙捡起地上的钱,一张不落的握进手心里,她微微平复了心情,对着黑暗里的男人露出一抹笑容:“谢谢。”
  男人依旧坐在那里,黑暗笼罩,无声无息。
  余浅出了vip包厢,兴奋的数了数厚厚的一沓钱,竟有一万多块,来这里的人,果然出手阔绰,随手给服务生的小费都是上万。
  她的脸上挂起一抹笑,照这个速度下去,不出一个月,她就能存够请私家侦探的钱。
  念念,等着姐姐。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城市的喧嚣在浓郁中张扬四射,俯瞰下来,夜色的精彩才刚刚拉开帷幕。
  余浅换上制服,端着酒盘走进VIP会所,熟练的将酒摆到茶几上。
  眼睛下意识打量昏暗的四周,只见,宫廷沙发上几名年轻气盛的男子正忙着逗弄两位身材火辣的女人,水晶茶几散落着女人凌乱的衣物,还有未拆封的杜蕾斯……
  余浅早已司空见惯,她将玻璃杯码成一排,拿起红酒一杯杯倒满。
  会所里不时传来女人夸张的嘤咛,几个男人往女人们的嘴里灌了些什么,当即,她们扭得更欢,叫的更大声了。
  “老大,看来这批新货,果然比旧货厉害许多。”其中一人把玩着小小的药丸,冲沙发对面的男人笑道。
  余浅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昏暗的灯光下,男人上半身躺在名贵的软椅里,双脚自然叠放于面前的茶几,彩色的光芒打在他身上,从余浅这个角度,能看出他的面色异常阴兀。
  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感觉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毫不忌讳,极具露骨。
  会所内呻吟声不断,余浅倒酒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喂,你在那磨磨唧唧干嘛呢!动作快点!”有人不悦的大声呵斥起来。
  余浅及时反应,将盛满酒的酒杯一一递到了每个人的面前,最后,冲着黑暗处的人影靠近,恭敬道了一声:“您的酒。”
  男人放下交叠的双腿,身子微微前倾,接过余浅手里的酒杯,晃了晃。
  十分突然的,那杯酒伸到她面前:“喝了它。”
  “先生,我不会喝酒。”
  在夜色做了几天服务员,还从来没有客人提过这种要求,因为夜色里有专业的陪酒女。
  “我帮你叫个姑娘吧。”她轻声说着,便要转身出去。
  倏地,男人将酒杯抵在她的唇间,鼻尖泛着浓浓的酒味,她抿着嘴唇不肯张嘴。
  僵持了几秒,男人收回酒杯,手指轻挑,顺着余浅的口红印喝下了杯中的酒。
  余浅松了口气,跪坐在旁边,等待客人发号施令。
  饮完酒,男人随手拿出一叠钞票,当着众人的面,甩在了她敞开的领口:
  “陪我睡一晚,怎么样?”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