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里气温骤降,好似结了一层冰霜,薛管家冷的手脚直哆嗦,忙问:“先生,追不追?”
  男人骨节分明的长指把玩着白纸黑字的合同,动作越来越凶,最后揉成了一团废纸,狠准投进垃圾桶里,他深意一笑,声音冷绝:
  “不必,用不了几天,她自会回来。”
  还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到她四处碰壁,无路可走后,是如何来求他的。
  圣司冥唇角的笑容越发诡谲森寒,带着浓浓的兴味,黑眸里折射出的寒光让佣人们纷纷不寒而栗……
  顺利打开金属门,余浅穿过庭院,一路歇斯底里地闯了出去,庆幸的是没有人将她拦住,但她片刻不敢停歇,出了门就一直沿着公路飞奔往下。
  直到累得手脚发软,眼前发昏,她才停下来,扶着路灯大口喘气,憋屈的泪水忍不住从眼眶跌落,一颗又一颗,像断了线的珠子。
  哭泣没有持续太久,生怕圣司冥那怪物会追出来,忍着眼泪和饿意拼了命快步离开。
  “经理,我想请个假……”
  终于回到家中,余浅颤抖着手指给刘经理播了通电话。
  “什么?你要请假?那份合同搞定没有?”
  电话里刘经理的语气吃惊极了,似乎不太相信平日里工作努力,全年无休的余浅也会请假一样。
  “没、没有,刘经理,那份合同我不想接手了。”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咬唇说道,宁愿不要提成,也不要再和那个恶魔有半点关联!
  “你疯了吗?那么多的提成你居然要拱手让人?”刘经理的语气更吃惊了,准确的说,是震惊不已:“小余啊,我觉得你是个挺聪明的姑娘,再者说了,凭你和圣司冥的关系,这签合同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你何必放着眼前的肉不吃呢?”
  昨天刘经理也在场,自然目睹了晚宴发生的一切。
  不得不对余浅这个小丫头刮目相看,居然能让圣司冥这个万年冰山大动干戈去维护她,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啊!
  余浅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可是,她是真的怕了,想到男人在自己身上肆虐的种种画面,她就怕到牙齿打颤,无法呼吸!
  “抱歉经理,这份合同我真的接不了,你换别人吧。”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挂电话,哪料,刘经理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这份合同你要是两周内签不下来,那就卷铺盖卷回家去吧,咱们市场部不养闲人!”
  “刘经理,我……”
  余浅急忙为自己辩解,刘经理却强制打断了她,语气异常坚决:“没什么好说的,你自己好好想想清楚吧,要是还想来上班,那么两周后请让我看到圣总签好的合同,如果我看不到,就视作你主动辞职!嘟嘟嘟……”
  刘经理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一阵忙音传来。
  余浅咬了咬牙,哪怕失去工作,失去一切,她都不会再与恶魔有任何的接触!
  八月,并不是招工的好时机。
  一早,余浅就换上一身职业套装出门,拿着简历敲开了人事部的门。
  “坐吧。”主管指了指对面的座位,接过余浅的简历,眼睛快速扫了下,露出了满意的笑意:“学历不错。”
  余浅紧握的手不自觉地放松了。
  只是,当主管看到姓名栏这项时,顿时瞪大了眼睛,语气里满满都是惊讶:“你是余浅?”
  “对。”余浅点了点头,有些不安。
  “对不起,我们不能录用你。”
  “为什么?”余浅不解地询问出口,既然主管满意她的学历,那为什么不能录用她?
  “这个,无可奉告。”主管将她的简历还了回来,埋下头自顾自整理起桌上的文件。
  余浅也不好再说什么,拿起简历,走了出去。
  一上午,很快便过去了。
  余浅面试了不下数十个工作,可每当别人看见她的名字时,就会脸色大变将她拒之门外,而她追问原因,又没人回答她。
  实在是怪!
  她一连面试了好几天,结果无一不是被拒,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卡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
  这段时间,她被逼急了,连餐厅端盘子的工作都去应聘。
  然而,大堂经理只是看了眼她的简历,然后摇头道:“抱歉,您的学历太高了,我们收不起,您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什么时候,学历越高反而越找不到工作了?
  阳光灿烂到刺眼,余浅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来。
  望着手中的简历,烦躁的揉成了一团,最后终是于心不忍,拆开抚平,重新摊在了掌心。
  她不能就这么被打垮了。
  夜色门口,两个烫金大字高高悬挂在足有几十米的天空,如果说金凤凰是佩城最大的娱乐会所,那么这里就是佩城最大的夜总会,以夜为名,来这里的人无不是寻欢作乐,极尽骄奢糜乱。
  “底薪三千,酒水提成五百,小费自留,满勤还可以再拿两百,做的好年底会有奖金,怎么样,干不干?”
  一个领班模样的中年女人一边打量着余浅高挑的身材,一边放出招聘条件。
  眼前这个叫余浅的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如果来了夜色,一定又是个吸金的主。
  领班放出的条件对于即将要喝西北风的余浅来说,十分诱人。
  她咬了咬牙,不管怎么样,先把眼前生活的难关挺过去再说。
  “好,我干。”
  领班笑了笑,领着她跨入夜色的更衣室,指了指柜子里崭新的制服:
  “换上吧,一会我让smlie带你熟悉下工作流程。”
  “好。”
  领班离开后,余浅拿起布料少得可怜的制服,咬了咬牙,终是换上了。
  “哟,新来的姑娘啊,姿色不错嘛。”
  与她穿着同样制服的smlie站在更衣室门口,打量着她姣好的脸蛋和身材,不屑地哼了一句。
  来这里做服务生的人,身材再好,脸蛋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
  余浅扯起一抹笑算是回答。
  “走吧,领班让我带你到处转转呢。”
  smlie迈开步子,搔首摆臀,率先走了出去。
  余浅小心翼翼地跟在她后面。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