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30:逃够了就回来

  男人被她的吼叫声吵醒,咄咄逼人的目光冰冷地投过来:
  “闭嘴!大早上的吵什么!”
  “我、我们怎么会睡在一起?”
  她攥住被角,吓得面色惨白,隐隐还能记得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从晚会逃出来后,她遇到了两个流氓,千钧一发之际圣司冥出现了,却只是在路灯下静静看着她被人欺凌……
  他那绝冷的目光,她到现在还记得!
  心骤然凉了下去……
  可是,谁能告诉她,原本只是看好戏的他,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闻言,圣司冥的唇边竟有几丝笑意,棱角分明的面庞也跟着柔和了几分,但那笑意没有传到眼底,他的双眸仍然冰冷孤傲的仿佛没有焦距。
  不,也许不是笑,而是一种危险来临前的预兆!
  “你希望和谁睡,那两个流氓吗?”
  余浅被他的话堵住,气得瑟瑟发抖:“你……!”
  “昨晚,是你自己苦苦哀求我发生关系,没想到五年不见,你放荡的本领倒是高超了不少。”男人轻蔑打断她。
  明知道她被人下了药,他还故意说这种话羞辱她,为的,就是看她恼羞成怒的样子。
  可余浅却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只是握着被角,呆坐在床上……
  那淡然无神的样子,很大程度上挫折了圣司冥不可一世的自尊,他靠在床头,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点燃,吸了一口,鬼魅的冲她吐了个烟圈。
  余浅最闻不得烟草味,此时被他喷的满鼻腔满脸都是烟,呛得扶胸直咳嗽。
  “你要怎么报答我?”
  呵,竟然好意思说报答?
  他和昨晚那两个流氓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样侵占了她的身体!
  余浅不愿回忆昨夜,更不愿与他有一分一秒相处的时间!
  干脆捡起地上凌乱的衣物,随便裹住身体,便要下床。
  还没来得及站起身,突然手腕传来一股蛮力,她被那股奇大的力量带着往后倒,重新栽在了大床上!
  圣司冥绝色如鬼魅的面庞再一次映入眼帘,他压在她的正上方,炙热的身躯紧紧拥着她。
  “浅浅,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
  余浅微微一怔,立马嫌恶般挣扎起来。
  可是,他攥着她的手腕,她挣扎不开……
  圣司冥看着那张清纯的小脸上满满都是对自己的厌恶,不由怒上心头:“还不知感恩?昨夜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你早就是别人玩过的破鞋了。”
  她对上了他幽深的双眸,心里觉得好笑:“我现在也是你玩过的破鞋!”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缓慢地落在余浅洁白的面颊,触感很细腻,他竟有些爱不释手,于是手指就那样细细地划过她面上的每个细节。
  触到皱巴巴的眉心,黑眸也一点点黯深起来。
  “为什么要救我?放任我被别的男人玩弄不是很好吗?你不是看的很过瘾吗?”
  她冷冷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声音是颤抖的。
  仍凭谁在那样绝望的情况下失去最后一丝希望,都会颤抖的吧!
  闻言,圣司冥俯身在她耳边冷声说:“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看你在我身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样子,这会让我觉得更过瘾。”
  “你!”余浅气急,恨不得杀了这个人渣!
  他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逃够了没有?”他突然狠狠钳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盯着自己的眼睛:“逃够了就回来。”
  他让她回来,可是她根本就不属于他……
  余浅无力到了极点,这些天来,她早已身心俱疲:“是不是只有看到我生不如死你才开心?如果是的话,我现在就拿锤子敲碎我的双腿,半身不遂够生不如死了吧。”
  该死的女人,宁愿半身不遂都不愿意呆在他的身边!
  圣司冥感到理智被剧烈的火焰所吞噬,钳着她下巴的手指越发用力,他气得连呼吸都变为急促,一双黑眸,狠狠地锁着她。
  “不论你承受多少痛苦,你永远也还不清欠我的!”
  “圣司冥,你就是个神经病!”她气得直吼。
  男人干脆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眼白发红,冰冷的手掌上下游弋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越来越深入……
  “放过我……”她哭着呢喃,零碎的话语却淹没在他无边无际的情欲里。
  他的肩膀还有她留下的咬痕,他的后背还有一片未消的淤红,她甚至看见他额角的伤疤,明明他们都这么痛苦,他为什么就是不放过她呢……
  昏迷前,她隐隐约约听见他在她的耳边说:“谁都可以离开我,唯独你不行。”
  真是可笑,她拼尽全部,甚至连命都不要了,好不容易换取到自由之身,可圣司冥却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就毁了这一切……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感到后背一凉,紧接着,有人硬生生拉住她的胳膊,将她从床上扯了起来。
  “给我滚起来吃饭!”
  圣司冥不悦的声音响在耳畔,余浅猛然睁开了眼睛,一张妖孽的俊脸顷刻间映入眼帘,随后她就感觉身体一轻,圣司冥竟然大大咧咧抱着她来到餐厅。
  巨大的木质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薛管家矗立在餐桌旁静静候着,看见圣司冥步入餐厅,恭敬的拉开了主位的椅子,圣司冥先是将余浅安置在身旁的座椅上,这才潇洒自如的坐上主位。
  像是生怕她跑了一样,餐厅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矗立着两三个佣人。
  余浅面对一桌的食物,却完全没有胃口。
  圣司冥看着她郁郁寡欢的样子,眉心微皱:“我不喜欢有人浪费食物。”
  “我没有义务讨好你。”
  圣司冥难得没有因余浅的反抗而愤怒,邪魅妖孽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他手指把玩着筷子,俊眉一扬:“除非你不想我签了它。”
  说着,大掌接过薛管家手里的合同,冲她扬了扬。
  “你怎么会有这份合同?”
  难道他早就知道,那天她去过他的办公室了?
  男人懒得回答她无聊的问题,翻开合同,粗略看了一遍里头枯燥无趣的内容:“没有任何吸引我的地方。”
  “你不必签,这份合同不归我管。”
  她直接了当的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也间接打了他的脸。
  说完,余浅故意忽略身旁面色铁青的男人,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餐厅,一路向着玄关处的金属门跑去。
  她要离开这里!
  她一定要离开恶魔的身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