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28:谁能来救救她

  被打的那个先回过神,神情顿时变得凶神恶煞,他一把扯住余浅的头发,大力拖拽,还不忘恶狠狠的咒骂:“臭娘们,你敢打我,一会有的你好受!”
  说着,他朝另一个男人瞪了瞪眼睛:“把我们最新搞到的货喂下去!”
  “这……”另外一个男人面露纠结:“恐怕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咱们正好拿她当这批货的试验品嘛哈哈。”男人边说边狂妄的大笑。
  另一个男人似乎被他感染了,居然真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手心大小的玻璃瓶,并且打开取出了两粒白色的药丸!
  “放……放……开我!”余浅断断续续挣扎!冷汗不停从额角迸发出来,她疼的睁不开眼睛,自然没有听到他们卑鄙的对话。
  忽然头上一轻,男人松开了她的发丝,另一个男人眼疾手快抬起她的下巴,将两粒甜甜的东西硬生生塞进了她的嘴里!
  余浅皱眉,挣扎着要吐出来!
  可他们扼住她的喉咙,喉间一哽,她下意识咽了口唾沫,两粒药丸也随着跌入胃中!
  余浅霎时间瞪圆了眼睛:“你们刚才喂我吃了什么?!”
  “哈哈,没什么,只是普通的糖果而已。”
  不可能!
  他们怎么会喂她吃糖?!
  不对劲,一定不对劲!
  愤恨到极点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余浅顾不了许多,拼了命推开两个男人,可是前脚才刚迈向昏暗的道路,就又被他们重新拉了回来,这一次,她被他们甩在墙上,痛的身体都快不属于自己了!
  “小姐,别急着走嘛,一会儿你就得求我们别走了。”其中一个男人不屑的在她耳边暧昧呢喃着,那股难闻的口气冲进余浅脑海,令她想吐!
  怎么办!谁能来救救她!
  刚这么想着,昏暗的街头忽然冲进一辆布加迪威龙,一个潇洒的紧急甩尾,停在了距离他们不远处的路边,仿佛英雄片里的英雄从天而降!
  余浅绝望的眼眸里忽地燃起了一丝希望,她怔怔望着那辆车,希望上面的人能下来救自己!或者报个警也好啊!
  那两个男人也是一愣,觉得不妙,抱起余浅便大步走开。
  转身的瞬间,两个男人纷纷觉得脖子像被蚊子蜇了一口,有些瑟瑟的疼,疼痛不太明显,他们没当成一回事。
  余浅被他们扛在肩上挣脱不了,昏沉的视线带着仅剩的一丝希望,断断续续落向不远处的豪车,可是路灯下的豪车却是丝毫未动,只静静停在那里,看着她被人带走……
  余浅怎么会甘心,明明那人就近在咫尺,却不愿意对她施以援手!她的目光愤恨起来,恨不得将豪车瞪出个窟窿,也许是她看的太出神,竟然顺着昏暗的灯光,发现车窗下的男人有着令她熟悉的侧颜,还有那点烟的动作……他是,圣司冥!
  余浅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全世界只有圣司冥留给她的印象深入骨髓!
  那人居然是圣司冥,难怪,他不会救她……
  她渐渐陷入了绝望,整个人就好比一只失去灵魂的木偶,被男人们重新丢入一个偏僻的角落。
  余浅双目无神,遥遥望着远方,眸里除了悲绝,还有一缕可笑。
  豪车的影子居然又一次缓缓撞入她的视线范围,依然停在路边,似乎是不想错过这场精彩的戏码,唯一不同的是,驾驶座的车窗摇了下来,余浅透过路灯更清楚的看见,他是圣司冥。
  他坐在驾驶座抽烟,淡然看着她被人凌辱,看着她绝望而又无法挣脱的样子。
  呵,真是暴君!
  可笑的是,她居然还在心里默默期待暴君能救自己!
  不可能的……
  他只是跟过来看好戏罢了……
  余浅自嘲连连,也许是今天受的刺激太多,也许是逃跑时用去的气力太大,她的眼前居然变得模模糊糊,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在剧烈燃烧,慢慢地吞噬了她的理智……
  那两个男人还在试图脱去她的衣服,突然一个紧接着一个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多时便陷入了重度昏迷。
  余浅迷迷糊糊地,自然看不到这神奇的一幕,只觉得身体的火焰越烧越烈,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灼化了一般。
  “好热,好难受……”她贴着冰冷的墙壁,不由自主扭动身体,难受地缀泣。
  远处笼罩在黑暗里的豪车倏地车门大开。
  一身笔直西装的圣司冥从车里下来,眉头紧锁成结,深邃的墨色眸子里淌出吞噬般的森寒之气,直勾勾凝视黑暗角落的余浅。
  凛冽杀气席卷全身,他迈开稳健的步伐,向她疾步走来,暗深的夜,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眸底深藏的担忧。
  路过两个如同死尸的男人身边时,黑色的眸子骤然深了下去,长腿暴戾踹向他们,冷嘲地勾了勾唇角:“呵,祁琛研发的暗针威力还不错。”
  这时,整整一车的保镖透过GPS定位也赶到了这里,井然有序地下车,组成一条长长的队伍,为首的男子见到圣司冥微微有些吃惊,再一看,地上已经躺着两个男人,他更吃惊了。
  “抱歉,先生,我们来晚了。”
  口上说着这样的话,其实他们用的速度已经是最快的了,从接到罹绝的通知到赶来这里,不过用了短短的十分钟,而先生却比他们用时更短……
  没有赶在先生之前保护好余小姐就是他们的失责,男子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
  圣司冥却没有心情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淡淡瞥了眼地上的男人,声线低沉,蕴着无边无际的怒火:“把这两人带回基地,往死里折磨!”
  敢动他圣司冥的女人,那就等着下地狱吧!
  “是。”几位保镖急忙向前,将两个男人拖上了车。
  经过时间一分一秒逝去,余浅难受到不行,她难耐的扯着衣领,忽然感觉手腕一凉,紧接着“啪”的一声撞进了一堵肉墙里。
  “唔、好痛!”不过贴着的这堵肉墙好凉快,心里的燥热得到一些缓解,她不禁开始贪恋起来,小手下意识攀上了对方的腰际。
  不够,还不够凉快。
  她皱着眉头,整个人如八爪鱼般紧贴在男人身上,恨不得此刻与对方融为一体。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