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27:滚开,不要碰我

  男人眼眸紧锁着余浅,眸光深沉,让她有一种他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了的错觉,背后不禁泛起一层细密的冷汗。
  就在余浅恐惧到想要撒腿离开的时候,他却忽然一把攥紧她的肩膀,只说了三个字,已是绝冷:
  “你确定?”
  没有什么确不确定的!她现在只想离他越远越好!
  惊慌失措推开他的手,逃也似的穿过众多人群,在那些惊诧的目光中跑出了让她窒息的宴会,她不敢停歇,沿途一路跑下去,直至逃到街尾,再也看不见繁华的娱乐会所,这才扶着墙壁,喘了口气。
  两腿已经软到不行,她顺着墙壁无力的跌坐在地,直到这一刻,才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痛楚,鲜血从支离破碎的抓痕中深渗透出来,沾湿了微凉的指尖……
  已是深夜,繁华的街头人烟消散,独剩浓烈的黑色与她为舞。
  路灯微弱光芒的照耀在对面透明的橱窗,她看见倒映在橱窗之上的自己披头散发、浑身挂彩、衣服裤子被撕扯出了几条裂痕,狼狈的挂在身上,那模样像极了街头要饭的乞丐。
  她的眼瞳突然暗了下去,匆匆别过眼,将头埋入了麻木的膝盖。
  人生第一次勇敢,第一次抵抗命运,却落得如此下场……
  她明明已经搬离了余家,可余梦琪还是想方设法的羞辱她。
  她明明已经逃出了圣司冥的囚牢,却还是被他再次缠身。
  她到底该怎么办,谁可以,救救她……
  暗夜是流氓驻留的猎场,冷清的街头行人很少,两个鬼祟的男子隐秘在黑暗之中,不时留意着蜷缩在角落里的余浅,终于,嘴边露出淫秽笑容。
  ……
  余浅前脚刚走,圣司冥忽然面色一沉,神态中顿时显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凄厉与冷酷,“嘭”的一声,他愤怒地掀了酒桌,桌面上价格不菲的名酒跟着碎了一地,玻璃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那双阴鸷的眸子嗜血般可怕,他越过一地狼藉,余梦琪还来不及躲,就被他狠狠扼住了喉咙。
  “咳……咳……”
  余梦琪坠在半空,垂死挣扎。
  直到濒临死亡,她才真正意识到余浅在圣司冥心中有多么重要……他不惜为她杀人!
  大厅里的群众见此一幕更是慌乱,纷纷往后躲去,生怕被圣司冥的愤怒波及!
  余家二老和钟倾宇也是吃惊到不行,前者想救下余梦琪,后者想追回余浅,却被围观群众挡住了去路,寸步难行……
  候在一旁的罹绝察觉到情况突变,疾步走向盛怒中的男人,恭敬地在他耳边说明情况:“圣先生,余小姐在汇金大厦附近被人盯上了。”
  “你说什么?!”
  被鲜血染红的眸子突地落在罹绝身上,男人的吼声暴怒慑人,紧握的拳头青筋暴起,一股寒意煞那间冰封了众人!
  罹绝心下一颤,脸上尽可能的表现出平静,躬身说:“先生,我已经派人……”
  “滚开!”
  圣司冥无比愠怒打断了罹绝的话,脸沉得像黑锅底,他无心再教训余梦琪,大手一挥,将她重重抛在地上,被滔天怒火吞噬的眼眸,似乎要吃人!
  “把这个女人给我以故意伤人罪送进监狱!”
  话落,他疾步转身,长腿一刻不停,以最快的速度迈出宴会,潇洒冷绝的背影多了几分焦急的味道,额角不知不觉间渗出了冰冷的汗水,沿着脸部线条一路延伸至后背。
  罹绝和众人一样呆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明明保镖已经上路了,先生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亲自过去?
  夜色像阴霾一样迫近而来,浓重起来,仿佛黑暗随着夜色同时从各方面升起来,甚至从高处流下来。
  已是午夜,篝火已烬,只有沿途的路灯散发着点点光亮。
  圣司冥驱车往汇金大厦疯狂驶去,狭长的黑眸比窗外的夜色还要阴沉,油门已经踩到了底,可他还是觉得慢,太慢了!
  该死!这车的性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余浅依旧蜷缩在角落啜泣,全然不知危险正在逼近自己。
  两个满脸猥琐笑容的中年男子从暗处慢慢靠近她,一左一右,分工夹住了她的左右面:“小姐,大晚上的躲在街头哭,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突如其来的戏虐语调令余浅警惕地抬起头,一张白皙的小脸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痕,看上去楚楚动人,叫人忍不住心生欲念……
  两个男人几乎同时吞咽了下口水,看着她的目光更加如狼似虎。
  余浅发现他们的异样,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迅速往后退:
  “你、你们离我远点!”
  凌晨还在街上游弋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小姐,干嘛这么不识趣啊,坐在街头哭还不如跟爷喝酒去,所谓一醉解千愁,今天晚上你的酒水费,爷全包了,如何?”
  说着,那两人又逼近了余浅,贼笑连连,想伸出手摸她。
  余浅虽然浑身难受,但躲避的气力还是有的,她咬了咬下唇“噌”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想逃,却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软到站立都会发抖的程度,手掌急忙扶住墙壁,她竟又一次跌了下去!
  那两人似乎也看出了她力气薄弱,干脆在这里凌辱她,省的还要浪费酒钱,这免费的尤物哪里还有放过的道理?
  他们的手纷纷伸到余浅身上,撕扯着她破碎的衣衫。
  滔天恐惧袭上心头,余浅惊恐地瞪圆了眼睛,急忙躲开他们的爪子,气得眼泪奔涌而出:“滚开!不要碰我!我叫你们滚开啊!”
  男人们却并没有停止侵犯的意思,动作反而变本加厉,其中一个居然想上来吻她!
  余浅人生第二次受到这样的耻辱,身体气到发抖,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一双小手拼了命的推拒着他们的靠近!
  可是没用,她那点力气怎么敌得过两个壮年男人!
  眼瞅着男人的唇即将贴到自己脸上,余浅疯了似的尖叫,下意识抬起手重重给了他一巴掌!
  啪——
  两个男人都愣住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