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25:你是来丢人现眼的吧

  不过她刚才慌忙离开的时候,圣司冥好像没有注意到她,而且他现在已经有了新欢,那么,应该就会放过她了吧……
  余浅捂着胸口,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想到刚才圣司冥与别的女人亲热的画面,她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拼命咬牙才忍住要吐的冲动。
  真没想到,圣司冥不仅是个神经病,还是个比钟倾宇还要种马的种马!她活了二十三年从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人,不,他不是人,是畜生!
  所有女人在他的眼里,也许只有这一个用途。
  至于合同……她宁愿不要提成,也不要再接触这么恶心的畜生!
  这一晚,余浅又失眠了,她猜测了无数种可能,最后确定,圣司冥是真的放过她了,否则凭借他的财力势力早就把她重新抓回去了,又怎么会仍由她平静的过日子呢?而且今天她离开的时候,他连追都没有追出来,想必她在他的心里,是真的一点儿也不重要吧。
  这么想着,她总算安心了,第二天一早,她想对刘经理表明自己不愿意接手这份合同的相关事宜,奈何刘经理外出谈业务,一天没回公司。
  她看了眼桌上的闹钟,现在已经是七点四十分了,只好拿起包包,徒步赶往佩城最繁华的娱乐会所——金凤凰。
  其实余浅是不愿意参加娱乐会所里的活动,她为人保守,平日里连酒都沾不得,到了那样的环境,最多也只是站着看看热闹,若不是公司喝令每位员工都必须参加,她真想躲的远远地。
  出入这场晚会的都是些身价不菲的社会名流,宾客云集,香衣云鬓。服务员端着酒盘穿插在客人当中,为那些尊贵的客人们添酒续杯。
  豪华的大厅内拥簇着许多人,每个人都身穿高贵的晚礼服,只有余浅一个人穿着简简单单的T恤和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她坐在偏僻的角落,和热切的氛围看上去格格不入。
  所有人都在借机发展线下关系,熟的不熟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很忙碌,只有余浅闲的无聊,明媚的视线满屋子乱转。
  最终落在了被一堆女人们拥簇着的赫连夜身上,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西装,不同于休闲服的悠然自得,整个人都多了几分侃然正色,彼时,就算是面对着一堆呱燥的女人们,他也依旧保持着十分绅士的笑容,眉眼间溢满了多情,礼貌地与众人打着招呼。
  那些女人们不停地问着无聊的问题,他也微笑作出回应。
  眸光不经意间一瞥,扫见角落里的余浅,他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一一推开人群,缓步走到余浅身边,他打量着她不合时宜的衣着,微笑着问:“怎么穿成这样来参加宴会?”
  “没有人告诉我,这是场宴会……”
  他们只说是欢迎会,她哪里知道欢迎会竟然是要穿晚礼服的宴会?
  再者,她也没有钱可以买高贵的晚礼服。
  被赫连夜撞见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余浅尴尬不已。
  他却笑着摸了摸她未施粉黛的面容,耸肩道:“没有人规定宴会必须要穿晚礼服,你穿成这样也很漂亮。”
  这是余浅第一次和赫连夜有肢体上的接触,她匆匆垂下头去,一丝异样的感觉漫过心头,很微妙。“我还有客人要招呼,那么,就先失陪了。”赫连夜看了看不远处拥簇的人群,抱歉的对余浅说道。
  他身为今天宴会的主角,一定是最忙的。余浅强作镇定,对他展开了一抹大大的笑颜:“赫连总裁,记得少喝些酒,别成了第二个刘经理。”
  赫连夜会心一笑:“好。”
  余浅重新回到角落的座椅上,不小心撞见了西装革履的刘经理,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什么金项链啊、名牌手表啊,统统套在了身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经理级别的人物。
  刘经理也看见了余浅,皱眉打量她与会场格格不入的衣着:“我说余浅啊,你穿成这样是来丢人现眼的吧。”
  这就是刘经理与赫连总裁之间难以逾越的差距啊……
  砸了咂舌,她本想去厅内吃些东西,然而迎面走来的那群人,却叫她忽然缩回了脖子,眼神惊惧!
  那群人……竟是她的叔叔婶婶,还有余梦琪和钟倾宇!
  余浅迅速转身躲开,可她今天的衣着在一堆名门贵族里确实太吸引人了,人们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她,当然也包括了那群人!
  “爸妈,你们看那个人,穿成那样子参加宴会,真是丢人!”
  余梦琪穿着小礼服和高跟鞋,烫的卷卷的头发,画着浓浓的眼妆,鄙夷地打量着疾步往角落走去的余浅。
  余振华瞥见余浅微微露出的侧脸,皱了皱眉:“那个人,怎么看上去有点像……浅浅?”
  “你是说余浅?”一身贵妇打扮的尹雪贞顿时面露凶相,一口否决:“那个死丫头怎么可能有机会参加这种高档宴会!”
  “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余梦琪挽着钟倾宇率先走向角落,一双美眸闪耀狠绝光芒。
  “梦琪,我们还是别去了吧。”走了两步,钟倾宇为难的停住脚,看了看不远处熟悉的人影,心尖发疼。
  “为什么不去?你不会还喜欢她吧!”余梦琪恶狠狠的瞪他:“我告诉你,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了,你和她永远不可能了!”
  “我……”钟倾宇语塞,最终无奈的迈开脚。
  “浅浅,真的是你啊,我以为你这辈子都参加不了这种高级宴会呢。”
  余梦琪挽着钟倾宇居高临下的在余浅跟前停下脚,轻蔑看她,像在看一只流浪狗,言语里的不屑意味仍谁都听得出来。
  角落里的余浅,望着突如其来的两人,脸色煞白煞白的。
  她知道他们是来羞辱她的,可今非昔比,如今,她绝不会再仍他们随意欺凌!
  “我听说赫连集团的员工可以免费参加今晚的宴会。”旁人闲聊着加上一句。
  “呵,我说呢,原来你只是沾了工作的光啊。”余梦琪眉峰轻扬,笑容嘲讽,满脸恶毒的神情与她美丽的外表形成了强烈对比。
  她那轻蔑到极点的目光灼烧了余浅的理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