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24:戏演完了,滚开

  白天,余浅一进公司门,就听见员工们三三两两讨论着明天晚上的盛大宴会。
  不多时,刘经理神清气爽地步入办公间,满面笑容,似乎心情很不错:“大家听我说,明天晚上八点,在佩城第一娱乐会所金凤凰里,我们集团要为夜总裁举办一场欢迎会,每位员工都必须参加,听说集团高层还邀请了不少名门贵族。”
  闻言,市场部的员工们纷纷兴奋的沸腾了。
  余浅耸拉着脑袋,半瘫在桌子上,她昨夜没休息好,根本没有精力听他们说话。
  刘经理瞥见她蔫不拉几的样子,呵斥道:“余浅,你最近工作状态不太好啊,是不是不想干了?”
  一听这话,余浅顿时来精神了:“不是的经理,我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刘经理没再揪着这个问题不放,而是将一份合同书递到余浅桌前,一本正经的说起工作,心里则纳闷,为什么Arsena集团会点名让余浅去谈合作?她不过是市场部一个小小的职员罢了。
  “这是西郊那块地的合同,你拿去Arsena集团寻求投资意向,以前这都是林依娜的工作,现在她被开了,集团还没来得及对外招聘,只好由你代劳了,如果这单签成了,你将获利万分之一的提成。”
  万分之一?
  余浅翻开合同书,看见合作条款上写着整整二十亿,那么,万分之一的提成就是两万块了?!
  两万块可是她工作一两年的薪水,两年的房租!
  如果有了这笔钱,她就可以请私人侦探寻找生死未卜的念念了!
  越想越美好,余浅不假思索,立马点头应允下来。
  刘经理限她在两周内搞定Arsena集团,这虽然是余浅第一次向外递交合作意向,但她有十足的信心,为了这笔提成,她势必要稳住对方签下这份合同!
  于是,做完相关功课,她便拿着合同书进入了Arsena集团的办公大楼。
  这座宏伟高大的建筑楼比赫连集团还要强上数倍,简直是佩城乃至全国最高的建筑!
  余浅心里暗暗吃惊,向前台小姐说明了此行的目的,前台小姐便领着她往电梯口走去。
  电梯一直升到了最顶楼,在落地窗前,她甚至能看见整个佩城的模样。
  她曾经听人说过,Arsena集团总裁神秘莫测,是整个佩城的主宰。
  拥有豪华的一切,他的人生,绝对是毫无缺陷的。
  余浅在前台小姐的带领下,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来。”
  一声幽冷低沉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出,不知怎了,她竟觉得异样的熟悉,也许是错觉,但是她的心逐渐变得惴惴不安。
  前脚才刚踏进办公室,突然,女人暧昧的嘤咛声打破了沉寂的上空:
  “嗯……圣先生,不要这样嘛,讨厌……”
  余浅局促的站在门口,悄悄抬眸向办公室里望去,只见会客沙发上一个妖娆如蛇的女人紧紧趴在男人的胸膛,她的衣服凌乱地滑到了肩头,露出大片诱人的风光。
  凌厉的黑眸扫见门口那道纤弱的人影,薄唇微勾,男人温热的手掌探进了女人衣内,肆意游弋在她凹凸有致的身躯上,玫瑰色的薄唇吻上了女人的脖子,一场暧昧,正狂暴地拉开帷幕。
  女人难耐的瘫软在他身上,双手顺势缠在男人背部,一张美艳的脸蛋布满异常的红晕,她的声音非常娇软,酥的几乎能滴出水来:“圣先生,先把文件签了嘛……”
  “不急,等我忙完。”他的长指划过女人白嫩的肩膀,微微一用力,只听嘶的一声,女人的衣服已经沦为了碎片,纷纷扬扬的曼舞在空中,他暧昧的吻上她的锁骨,薄唇的笑意伴随那诡异而妖娆的弧度轻轻挑起。
  “嗯……啊……”女人昂起脑袋,享受的闭上眼睛。
  圣,圣先生?
  余浅诧异的嚼着女人口中的三个字,疑惑的目光落在缠绵不休的二人身上,然后,她真真切切地看见了那张绝色如鬼魅的面庞,整个人震惊的呆矗在原地。
  Arsena跨国集团的总裁竟然是,圣司冥……
  她满脸惊骇,一副惊吓过度的反应,几乎是下意识夺门而出,手里的合同也跌落在地。
  电梯还没有上来,她便沿着安全通道拼了命的往下跑,生怕被圣司冥重新捉回帝堡,忍受那些非人的折磨。
  余浅前脚刚离开,圣司冥的大掌便撂下了如八爪鱼般缠在他身上的女人,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绝冷的目光落在空荡荡的门口,黑眸一点一点黯深起来。
  嘭的一声,女人重重跌在地板上,她皱着眉头,十分不解的望向阴沉沉的男人,还妖娆的扭了扭纤腰:“圣先生~你怎么了嘛~”
  “戏演完了,滚开。”无情而又残酷的话语从薄唇中溢出,他连看都不愿看地上的简月一眼,随手拿起西装外套丢向她赤裸的身躯。
  简月诧异了下,即使心里不甘,但她也没有胆量惹怒圣司冥,随即捡起西装外套披在身上,娇媚的双眸掩去了泪光,她无法理解,为什么她这样的尤物脱光了站在圣司冥面前,他都可以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恶狠狠地推开了她。
  “圣先生……”她还想再挽留什么,试着去挑起他的情欲。
  圣司冥却懒得搭理她,长指挑起茶几上的文件,刷刷几笔在落款处签上了他的大名,他站了起来,将签好的文件丢向简月:“你可以滚了。
  简月是个识趣的女人,知道再纠缠下去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她捡起地上的文件,裹着圣司冥的外套,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圣司冥举步来到办公桌前,望着监控画面里落跑的余浅,他的脸色十分难看。
  “浅浅,你真的以为,你逃得出我的五指山吗?”
  惊慌失措的余浅一路飞奔回家里,重重关上了家门,她沿着门框,摇摇欲坠地跌坐在地上,满目苍夷,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巨大的恐惧。
  她没有想过会再次遇见圣司冥,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所有不堪的过往纷纷袭上脑海。
  她实在是太恐惧了,恐惧到下意识落荒而逃。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