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23:不如一块做个伴

  “不用这么客气,正好顺路罢了。”赫连夜一面打着方向盘,一面笑着说。
  车里只有他们二人,许是觉得有些尴尬,赫连夜打开了车载音乐,轻柔的曲调洋溢出来,是班得瑞创作的钢琴曲《雪的梦幻》。
  余浅闭目欣赏着:“很有梦幻的感觉,让人如临仙境。”
  “你也喜欢古典乐?”赫连夜有些诧异。
  “只是单纯的欣赏。”她淡淡道。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听这些了。”赫连夜笑笑,故意问:“余小姐今天没有人约吗?”
  “像赫连总裁这么优秀的人,今天不是也没人陪吗?”余浅巧妙的反问。
  两人皆笑了,赫连夜耸了耸肩,俊朗的面容上噙着魅笑:“既然我们都没人陪,不如,一块做个伴?”
  “赫连总裁要请我吃晚饭吗?”
  “这是当然。”
  余浅心想,正好可以省下今天的晚饭钱,何乐而不为呢。
  豪车在马路上飞驰,不久便到了佩城中心区的汇金大厦。
  这座大厦是佩城日均人流量最多的地方,据说也是圣司冥旗下的产业。
  汇金广场一到十层是著名商场,十层到十五层是餐饮区,十六层是一家单独的电影院,十七层往上是持会员卡才能入内的高档私人会所。
  赫连夜领着她乘上十六楼:“七夕节不与异性看场电影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反正是赫连夜请客,余浅也不扭捏。
  平日里繁忙的工作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不妨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放松一下身心。
  他们与其他情侣一样,选了场爱情喜剧片。
  坐在公共座椅等待电影放映的时候,赫连夜看见电影院里的小姑娘们几乎人手一份爆米花,来往的人群纷乱嘈杂,他凑近余浅,在她耳侧问:“你要不要吃爆米花?”
  这样的举动由后面看,已是暧昧到了极致。
  角落的昏暗处,一个男人独自抽着烟,星星点点的光亮跳跃在他修长的指间,得天独厚绝美到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尖叫的俊脸,显得异常阴鸷。
  如今他黯深的眼眸正锁在那对亲密无间的男女身上,眼中炽热渐渐聚集成一簇强烈的光,一抹冷酷的杀意蔓延至全身,薄而优美的唇微微弯了弯。
  余浅背后不禁一凉,下意识回头望去,一对对过路的情侣遮去了男人欣长的身影……
  “余小姐,你怎么了?”
  她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迅速看着身旁的赫连夜,声音里含着几分慌乱:“我、我没事。”
  也许是平日里工作太辛苦,产生了精神错觉,这些天来,她总是觉得有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如无底的深渊,令她毛骨悚然,常常惊出一身冷汗……
  赫连夜见她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有些担忧,嘴上却不再多问:“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入场了。”
  余浅点了点头,随着人群,与赫连夜并肩步入放映厅。
  七夕节正是电影卖座的好时机,场内的位置已经都被手挽手的情侣们坐满了。
  电影已经开始放映了,精彩的画面令人捧腹大笑,赫连夜也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唯有余浅静坐在那,从始至终没有露出半点笑容,围绕在身边的森冷目光像锥子一样刺进她的心脏,让她无心观看电影。
  好不容易熬到退场,赫连夜本要请她去餐饮区用餐,余浅以身体欠恙一口回绝,赫连夜只好驱车送她回家。
  天色有些暗了,布加迪威龙隐与昏暗的天色之中,随着法拉利快速前进。
  直到驶入居民小区,才缓慢降下速度,停在了阴暗的角落。
  余浅下了车,站在车窗口与赫连夜礼貌告别,男人狭长的眼睛在她身上定格,瞧见她满脸的笑容,胸口仿佛被一把锋利的刀子划伤,目光,随即冷了下去。
  “罹绝,赫连集团近日是不是向Arsena递交过合作意向?”薄唇微启,他略微勾了勾笑。
  身为男人的贴身助理和专属司机,罹绝对他每日做过的事情可谓是倒背如流,只用了短短几秒,便确定地说:“是的,您拒绝了他们。”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妖孽的面容上多了几分看好戏般的戏虐,他的声音过分的好听,低沉磁性,犹如一株罂粟,迷人,却有毒。
  入夜,天空是浓烈的黑,没有月光和星光,乌云遮盖了整张天幕。
  余浅关了灯准备入睡,双目才刚刚闭上,耳边骤然传来“嘭”的一声巨响!
  声音之大,吓得她猛地从床上坐起!
  她诧异地抬起头,这一看震惊到发抖!
  只见卧室门支离破碎地倒在地上,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从外面迈步进来,黑色的风衣与黑暗连成一片,宛如无尽的黑暗只是那人衣服的一角。
  她整个人彻底呆住了!只觉得有一股寒气自后背涌入脊髓,再回神时,那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你、你是谁?”她膛目结舌,下意识往后躲,男人的动作明显比她快得多,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把钳住她的下巴,他伏在她的耳边,温热的鼻息一下一下扑打在她敏感的脖子上:“浅浅,你只能是我圣司冥的女人。”
  圣司冥……
  他是圣司冥!
  余浅惊得一张小脸煞白煞白,手舞足蹈的挣扎:“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男人的唇边陡然多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冰冷的薄唇带着致命的诱惑:“我要做你此时正在想的事。”
  话落,他一口咬住她的颈动脉,十分用力的舐咬,深邃的眼眸幽深的可怕。
  “啊——”
  余浅嘶声尖叫,从睡梦中醒来!黑暗的四周宁静如水,卧室门也安然无恙……
  呆了许久,她才意识到自己又做噩梦了。
  已经数不清这是本月第几次梦见那道可怕身影,但每一次都令她痛不欲生。
  为什么,即使他消失了,却还是留给她一辈子无法忘却的伤痛……
  余浅浑身汗湿,用被子将自己战栗的身躯紧紧包裹住,痛苦和耻辱折磨的她彻夜难眠……
  如果上天对她还有半点怜悯,那么就请保佑她,这辈子都不要再和圣司冥有半点瓜葛。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