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22:记得往死里教训

  她莫名有些期待,但向来不是多事的人,便错开了视线,悄悄躲到赫连夜身后。
  “浅浅,你回来了?”钟倾宇紧紧盯着余浅,温润如玉的俊脸欣喜异常,唇边不由自主浮起一抹灿笑。
  “钟总认识我的员工?”赫连夜明眸一挑,晃了晃手里的酒杯:“那我们更应该喝一杯了。”
  钟倾宇是个明事理的人,虽然和赫连总裁没有什么交情,但打个照面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那我钟某就先干为敬了。”
  他捧起酒杯,一仰脖子,猩红的液体尽数灌入口中。
  赫连夜却把玩着酒杯,迟迟未下口。
  包厢里的气氛有些微弱的变化,刚才还忙着调情的男男女女纷纷停了下来,无比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一杯酒下肚,钟倾宇看了看赫连夜把玩酒杯的轻蔑神情,面色不禁尴尬起来。
  正欲说些什么缓和下气氛,赫连夜却先他一步开口:“我是开车来的,不能喝酒,不如,让我的员工替我喝掉这一杯吧。”
  说着,他转身,直接将酒杯塞进了余浅的手里。
  全场的视线,几乎都落在了余浅身上,有人认出,她就是在婚礼上被钟倾宇退婚的新娘,现场惊呼不断,有人说她水性杨花,恋上钟倾宇又攀上圣司冥,有人说她贱,竟然抢了姐姐的心上人,那些人嘴里难听的话语是一波接着一波。
  余浅尴尬极了,手中的酒杯成了彼时的烫手山芋。
  不远处的钟倾宇仍然紧盯着她,目光专注,深情似海,眼底蕴着不知名的悲伤。
  这样的眼神陪伴了余浅整整三年,对她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可是,就在他们的婚礼上,钟倾宇却用同样的深情凝视余梦琪,并与之许下爱情宣言……
  巨大的耻辱感在她体内荡漾开来,余浅握紧酒杯,疾步冲到钟倾宇身旁,纤手一扬,红如鲜血的酒从他的头顶缓缓流下,直到杯中最后一滴酒都已流淌干净,余浅这才收手,望着钟倾宇满头满脸都是酒,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她笑着啐了他一口。
  见此一幕,在场的众人更是吃惊了。
  钟倾宇也是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只有赫连夜依旧淡然无比,他抱胸靠在墙上,淡笑着望着发火的余浅,扬了扬唇:“做得不错,走。”
  闻言,余浅稍稍惊诧,随后攥着空酒杯,与他一同出了包厢。
  门后惊呼声不断,不禁勾了勾唇,几日来的阴霾心情总算明媚了许多。
  她微微侧目,看见赫连夜满脸笑容,心中更为疑惑了,犹犹豫豫又小心翼翼的问:“赫连总裁……你,你刚刚是在故意帮我吗?“
  “帮你?我为什么要帮你?”他甚为不解的反问了一句。
  余浅有些懵,难道他刚才不是在故意帮她吗?那为什么要夸她做得不错?
  “这个钟总私生活如此不检点,你泼他,不是应该的吗?”他笑着看了看她:“以后再遇到这种败类,记得往死里教训。”
  原来只是这样啊……
  她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丑闻,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赫连夜又问:“你刚才说我帮你,莫非你和钟总之间……”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余浅强行打断了:“没有没有,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
  赫连夜微微一笑,也不再问。
  这场饭局,每个人都吃出了千滋百味,快到上班时间了,大家一哄而散。
  刘经理醉的不省人事,赫连夜有车,决定先把他送回家,可刘经理实在太沉,而且总是吐个不停,他一个人忙不过来,余浅便好心留下来帮忙,等他们好不容易将刘经理安全送到家时,已经离下班时间不远了。
  赫连夜直接将车开到了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内,她心情忐忑的随着赫连夜上楼,发现确实如他所说,只不过是一栋普通的商品房罢了,但是房子装修一流,家具家电一应俱全,而且看上去一尘不染,绝对拎包就能入住。
  余浅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一边道谢,一边将房租递给赫连夜。
  赫连夜也不矫情,大掌接过钞票,冲她笑了笑:“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余浅毕恭毕敬地送走了赫连夜,顾不得打扫卫生,整个人无力地瘫软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生活,平静的如一汪死水。
  她日复一日过着以前的生活,那些可怕的经历仿佛只是她的一场噩梦,梦醒了便消失了。
  圣司冥和余家再也没来纠缠她,她完全恢复了自由之身,生活终于走上了正轨。
  时钟不停转动,眨眼间,已过半月,到了八月下旬的七夕节。
  七夕不是法定节假日,也不是周末,自然是不放假的。
  公司里有了另一半的员工们四下哀嚎,却也毫无办法。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有伴侣的员工纷纷以光速离开公司。
  一些形单影只,无人陪同的人则慢吞吞的收拾着桌上文件。
  余浅也慢慢的收拾。
  赫连集团的男女员工比例为7:3,有余浅这般姿色的女员工更是少之又少,可前段时间的绯闻让她在赫连集团成了鹤立鸡群的存在,许多男员工们垂涎与她的美色,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追求。
  收拾完毕,余浅拿起包包出了公司,往对面的公交站台走去。
  突兀,叱——
  还没迈上马路,她的身后就传来了刺耳的车鸣声,扭头,一辆银色法拉利停在斑马线,打了下闪光灯。
  强烈的光芒直刺进余浅眼睛里,她呆了呆,这时,驾驶座的车窗被人摇下,赫连夜坐在车里,冲她挥了挥胳膊:“余小姐,不如我顺路送你一程吧?”
  闻言,余浅看了看手里半憋的钱包,有些犹豫。
  她租住的房子离公司不近不远,但是由于最近主干道在修路,交通变得不太方便,她从家到公司平均要转三趟公交车,一趟是两元,一天下来光是路费就要花去十二元。她一个月不过两千元的工资,要租房,要吃饭,还要定期存钱寻找念念,日子过的是紧巴巴的。
  现在,能省一点是一点。
  她坐上了副驾驶,对赫连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就麻烦您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