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21:他今天也在皇冠酒店

  余浅下意识看了看四周,真的是空无一人……
  看来她刷网页刷的也太着迷了,过了下班时间竟然都不知道……
  赫连夜这么盛情邀请,她压根不好意思拒绝,更怕自己的拒绝会惹来上司的不悦,于是乖乖的上了赫连夜的豪车。
  法拉利在马路上飞驰而过,吸引了不少路人的视线。
  “余小姐,在找房源?”
  车上,赫连夜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余浅有点窘,他刚刚就站在她的身后,想必应该是看到了她电脑屏幕上的房源页面了……
  为什么自己所有狼狈的样子,都被赫连夜撞见了呢?关键赫连夜还是她的顶头上司,好尴尬啊……
  见她不说话,赫连夜墨澈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我朋友有一套闲置的商品房,听说最近想租出去,不知道余小姐有兴趣吗?”
  闻言,急需房子的余浅眼睛亮了亮,不过想到赫连夜的身份不凡,他身边的朋友也一定是富家子弟,那么房租肯定不会便宜,她的眼眸又重新黯淡了下去。
  “赫连总裁就别拿我说笑了,我哪里租得起富人家的房子。”
  “只是一套普通的商品房,余小姐要是感兴趣的话,下午我可以带你去看房。”
  余浅有些犹豫:“那么房租……”
  “不用押金,月付一千,怎么样?”
  一千?
  余浅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刚才刷了半天网页,房租价格全部都在两千元以上,而且是必须要交押金的那种,赫连夜朋友的房租竟然才一千块?还不用押金,未免也太便宜了吧?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赫连夜扬了扬眉:“我朋友不缺钱,更何况你是我员工。他多多少少会给我个面子。”
  这么大的便宜实在是少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余浅可不想今天晚上睡在大马路上,于是一口答应下来:“那我就先谢谢赫连总裁了。”
  赫连夜只是笑了一笑,温玉的笑很温暖。
  法拉利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前,余浅望着偌大的酒店招牌,心中不可遏制地颤抖,两只眼睛睁的很大,一幅吃惊过度的样子。
  她万万没想到,赫连总裁请吃饭的地点竟然就是三天前,她和钟倾宇举办婚礼的皇冠酒店……
  这家酒店也是钟氏集团旗下的产业。
  一想到婚礼上所承受的巨大屈辱,余浅几乎是下意识的想离开,她急匆匆地对身边的赫连夜说:“不好意思,我……”
  “怎么了吗?”赫连夜疑惑的问。
  赫连夜刚从国外回来,应该是不知道国内有关于她的丑闻,看来他这也是无心之举,余浅有点犹豫,强行拒绝总裁的好意是不是也太没有礼貌了,再者,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她迟早是要面对的……
  尴尬的笑了笑,余浅鼓起勇气:“没事,我们进去吧。”
  去往包厢的一路上,那些熟悉的布景强烈地刺痛了余浅的双眸,她垂下脑袋,尽可能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场面,可是,越不去想,那些画面就越是挥之不去。
  钟倾宇到底是她爱过的男人,她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赫连夜悄悄将她所有的表情动作尽收眼底,但也只是一笑了之。
  酒席间,余浅坐到了最角落的位置,可是依然感受的到同事们投来的异样目光,人人都知道这家酒店是她被退婚又被抢婚的场所,人人都期待她的反应,可余浅只是淡淡的,垂头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服务员开始上菜,大家吃的都很尽兴,唯有余浅,筷子动都没动。
  酒过三巡,赫连夜突然站起来说:“听说钟氏集团总裁在隔壁用餐,我过去打个招呼,刘经理,你陪我一起去吧。”
  钟氏集团……
  听见这四个字,余浅霎时间慌了神,钟氏集团的总裁正是钟倾宇,没想到他今天也在皇冠酒店用餐……
  众人闻言,也是兴奋极了,目光刷刷的落在余浅身上。
  偏偏刘经理酒喝多了,一时间想不起来钟氏集团的总裁是哪位,又想到赫连夜今天连番对余浅的特殊照顾,他本着给两人制造相处机会的心理,摇头拒绝道:“我不行了,我喝多了,让我们市场部的得力干将陪您去吧。”说着,拍了拍余浅的肩膀:“这个重担你可要扛好了。”
  让一个小员工陪着大总裁去和另一集团的老总打招呼,这确实是个重担。
  余浅石化在原地,这该死的刘经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根本没有想过,这辈子会再和钟倾宇见面……
  可是赫连夜已经端起了一杯红酒,笑着望她:“走吧,余小姐。”
  她无助的目光扫视全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解围……
  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余浅跟在赫连夜的身后,拐到了隔壁的包厢门口。
  赫连夜一把推开了烟雾缭乱的包厢门。
  穷奢极欲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包厢里的场景已经不能用奢靡来形容,精致的圆形餐桌上摆放着数道价格不菲的精美菜肴,已经被吃的七七八八,看来这场餐会已经到了尾声,却又好像才刚刚开始……因为在场的每一个男人,身边都坐拥着妖娆妩媚的女人,她们娇笑着将菜肴喂进男人嘴里,汤汁撒的到处都是也无人在意。
  “陈总,您看这事……”为首的男人一脸忧愁,试探地问。
  中年男子十分为难的摇了摇头:“钟总,我是真没办法,您还是自己和圣先生说吧。”
  钟倾宇闻言,放下酒杯,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女人趁机贴上来,娇笑着为他夹菜:“钟总,尝尝这个嘛~”
  “钟总,您可真是好雅致。”赫连夜推门而入,淡笑着欣赏眼前的一幕。
  直到赫连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钟倾宇才回过神,厌恶地推开身上的女人:“赫连总裁,您怎么来了?”
  余浅震惊到忘了收回视线,就这么直直的与钟倾宇目光交错,对方显然也愣了一下。
  她是真的觉得可笑,自己当初怎么会瞎了眼看上这么一个男人,简直饥渴到了极点。
  不知道余梦琪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