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20:自然有义务照顾你

  赫连夜蹙起眉头,望着几乎快贴到自己身上的林依娜,厌恶的往后退了两步,长指按上墙壁上的紧急呼叫按钮:“保安,市场部有个女流氓,给我拖走。”
  “是。”那边的保安匆忙应道。
  “你……!”林依娜的脸气得绯红,她哪里想到赫连夜竟然不吃自己这套。
  底下的围观群众已经发出三三两两的笑声,这一刻,她强烈体会到与余浅一样的羞耻感,愤恨的跺了跺脚,她还在想着解决办法,忽然就被紧急赶来的保安给强行带走了。
  “赫连BOSS,你听我说啊……”
  砰的一声,自动门关上,林依娜的声音也被隔绝在外。
  刘经理满头大汗,赔着笑脸道:“BOSS,我会好好整顿市场部的,以后类似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我相信你的办事能力。”赫连夜依然在笑,温和的笑容看不出任何危险的因子,可他就是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群众们还在围观,一是震惊于有着‘全公司第一美人’称号的林依娜被BOSS开除了,二是对BOSS这个大帅哥念念不舍。
  刘经理扫了眼众人:“还不快给我工作去!”
  大家被这句爆喝吓得一哄而散,余浅垂下脑袋,默默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等等。”那道谦和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余浅停住步伐,木讷地回头望去。
  赫连夜站在一团暖光里,身影修长,他笑着看她,墨澈的眼眸里溢满了温柔。
  余浅一时间看的呆住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温纯雅致的男人,他一笑,好像全世界的光芒都汇聚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赫连夜指了指她被鲜血浸透的手腕:“你流血了,我帮你包扎吧。”
  余浅蓦然怔了怔,连忙摇头拒绝。
  “我撞伤了你,自然就有义务照顾你。”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简单处理下就好了……”
  赫连夜忽然大步向着她走来:“你难道想让我一辈子愧对于你吗?跟我来。”
  余浅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他的好意,只能跟在他的身后进了总裁办公室。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很简洁,没有浮夸的装饰,只是墙面上挂了许多名家字画,办公桌上也搁置着一些书籍。
  很少见到这么低调的富家子弟,余浅默默想到了刘经理富丽堂皇的办公室,不禁砸了咂舌。
  “随便坐吧。”赫连夜头也不回的招呼着。
  余浅在会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她想到林依娜被保安带走的画面,刚才,这个男人是在故意帮自己吗?
  “别多想,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林依娜在上班的时间不做正事,还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这种废物,只会浪费集团薪水。”
  他走到办公桌旁,从最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小型医药箱,然后来到余浅面前。
  余浅的心,更惴惴不安了:“我,我没多想。”
  赫连夜笑了笑:“伤口还疼吗?”
  他问的是手腕的伤口,还是昨夜擦伤的伤口?
  赫连夜没等她回答,便主动拆开了她手腕上沾满血的纱布,一层又一层,触目惊心的伤口逐渐暴露在眼前,余浅只觉得眼睛一阵涩疼,眼泪啪嗒掉了下来。
  他皱着眉仔细检查着:“缝合的地方有撕裂的迹象,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余浅垂下脑袋,没有回答。
  赫连夜也不再问,手脚利索地帮她的伤口止了血,又重新包扎好:“小心一点,尽量不要用到左手,也不要碰到水,防止伤口感染。”
  “谢谢。”她站起来,礼貌的对他笑了笑:“赫连总裁,我要去工作了。”
  说完,她逃也似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外面的同事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但是没有人再敢议论纷纷,余浅回到座位上,忙碌的处理着手头上的工作,倒也没把那些人怪异的目光当回事。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她磨磨蹭蹭来到刘经理的办公室,希望能先透支两个月的薪水,去外面租个房子。
  哪料,刘经理想也没想,立马点头同意了。
  还笑眯眯的对余浅说:“小余啊,都是托你的福,今天中午赫连总裁要请我们市场部的集体员工吃午餐呢。”
  余浅愣了愣,刘经理的语气也太暧昧了吧,什么叫托她的福,她和赫连夜根本就不熟啊……
  “刘经理,总裁请大家吃饭是总裁的事,和我没有关系的。”她急忙澄清。
  刘经理暧昧的冲她挤了挤眼睛:“你还装呢?他要真和你没关系,会大动干戈把林依娜给开了吗?咱们总裁那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这么多年,这可是头一回开除员工呢。”
  余浅百口莫辩,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冤。
  “好了,你快去财务部领钱吧,领完钱就一块去和总裁吃饭。”
  余浅为了摆脱众人的误会,赶忙推脱:“刘经理,我,我中午另有安排了……”
  “有什么安排都给我推了,总裁的面子你都不给,你还想在赫连集团混下去吗!”
  刘经理不容拒绝的语气令余浅乖乖闭上嘴巴,她不想得罪什么人,更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所以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就当是蹭了一顿免费的午餐吧。
  领了工资也差不多要下班了,公司里的同事们成群结队的商讨着接下来的饭局,余浅没有细听,她全部的心思都落在了找房信息网上了。
  好一点的房源都要年付租金,余浅手头只有四千块钱,想要在佩城这种一线大城市租个像样点的房子还真是不容易。
  她正找的焦头烂额,赫连夜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余小姐,我不喜欢有人在工作时间偷懒。”
  余浅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立马关了网页,做贼心虚的想到了林依娜的下场,她不禁有些恐惧,一回头,赫连夜就站在她的身后,离她很近的地方。
  “赫连总裁……”她还想为自己刚才偷懒的行为做解释。
  “不过,现在已经下班了。”他打断了她,笑着加了一句。
  “走吧,市场部就还剩你一个人了,看来你只能搭我的车了。”他绅士的对她做出了请的动作。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