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18:圣先生怎么会看上她

  闻言,余浅“刷”的一下将眼睛挪到了余梦琪身上,她紧紧咬住下唇,眼底有些潮湿。
  余梦琪抢走了她的未婚夫,这一点,余浅是怎么样也忘不了的!
  “梦琪,怎么跟你妹妹说话呢?”余振华皱紧眉头,警告般瞪了瞪余梦琪。
  “就是,什么飞上枝头当凤凰,咱们家浅浅啊,生来就是凤凰。”尹雪贞也立马讨好的附和上一句。
  余浅只是觉得可笑,尹雪贞以前不是只会骂她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么,怎么转眼,她就成凤凰了?
  余梦琪见父母都护着余浅,顿时火冒三丈,啪的一声,将抱枕重重摔在了地上:“爸,妈,你们可别高兴的太早了!瞧瞧她这幅狼狈的样子,逢头垢面的,身上穿的是什么破烂?眼睛还水肿着,肯定是被圣司冥给赶出来的!我就说圣司冥怎么会看上她这种货色,果然就是玩玩罢了,现在玩腻了就把她跟丢垃圾一样丢了吧!呵,还企图当什么凤凰,真是可笑!”
  闻言,余振华和尹雪贞迅速将余浅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发现还真是余梦琪说的那样,余振华顿时皱起了眉头:“浅浅,你是不是惹圣先生不高兴了?”
  尹雪贞也是脸色霎变,指着余浅的脑袋就骂:“死丫头,我说你怎么大晚上的跑回来,原来是被人家给赶出来的!我还指着你在圣先生面前多说些余氏的好话,你现在回来了,算怎么一回事?!”
  余浅笑了笑,鲜血浸湿了手指缝,她的脚下已是一片血渍,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对不起。”她轻声说:“我不认识圣司冥。”
  尹雪贞听到这话,直接炸毛:“怎么可能!你不认识他,他怎么会在婚礼上把你带走?!余浅,你少给我装傻!”
  “婶婶,我没有装傻,我真的不认识他,我困了,我要睡了,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吧。”余浅无奈的叹了口气,想走,却被尹雪贞强行拦住。
  “死丫头,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你就别想睡觉!”
  余梦琪轻笑着弯了弯唇角,坐在沙发上看好戏:“妈,还有什么好说的,她就是被圣司冥给赶出来了嘛,圣司冥看不上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啊。”
  尹雪贞恶毒的目光狠狠地扫视在余浅身上,突然嗤鼻笑道:“呵,我说也是,她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凭什么挽留住人家圣司冥的心。”
  也许是因为失血过多,余浅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她不想跟他们争辩什么:“婶婶,我想睡觉,麻烦你让开。”
  尹雪贞的脸几乎是狰狞的,伴随着余梦琪高傲的笑声,她气势汹汹对余浅大吼道:“没用的废物,你给我滚!从今以后我都不想再看到你!”
  “听到没有,我妈让你滚!”
  原来,一旦她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就只是一个被随手丢弃的垃圾而已……
  父母死时是这样,他们道貌岸然的收留了她,并理所当然地吞噬了父亲一手创办的余氏集团,当一切已成定局,他们便收回虚假面目,像对待下人一样的使唤了她整整十年。
  现在又是这样……
  余浅的脸上再没有半点表情。
  当愤怒上升到最高点,所有的怨气积压在一起,她只觉得无力,从心到身,深深地无力。
  她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离开了余家。
  失魂落魄的身影摇摇欲坠。
  一个人无助的在路边徘徊,眼前的道路变得雾蒙蒙的,似乎永远看不到尽头。
  余浅,不准哭!
  虽然极力隐忍着,可眼泪就像坏掉的水龙头,一个劲的从眼眶溢出,周围的人看她的目光像在看一个疯子。
  天大地大,她还能去哪儿呢?
  一圈又一圈的盘山路,这里的弯道恰是飙车族们的最爱。
  堪比五连发卡型弯的高难度弯道,还有交叉变线的狭窄区域,这里的路况好得很,然而,就在一个弯道口,双目迷茫的余浅,一转弯的时候……
  刺目的车灯,像是黄泉路上的引魂灯,瞬间冲进了她的脑海深处。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余浅迷迷糊糊之间,只是看到从黑色的车子上下来一位英俊挺拔的年轻人,关切的看着她……
  “你醒了?”男人的声音温吞谦和,仿佛如沐春风一般,在她耳边回响着。
  余浅费了一番力气才睁开眼,入目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一转头,一个陌生男人笑容温和的看着自己。
  她皱了皱眉,想到昨天她被余家人赶了出来,失魂落魄的在路边游荡,然后……
  “昨晚十点,我的车撞倒了你。”
  那个男人笑着,眼神格外温柔:“医院已经给你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你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软组织的擦伤,护士已经给你上好了药,这是我的手机号,若你有任何不适,可以随时找我。”
  他说着,将一张精致的名片递给余浅。
  余浅坐在病床上,眼睛还有些失神。
  她似乎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心酸。
  “住院费我已经付了,你可以在医院里多休息几天,抱歉,我有事必须要先离开,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吧。”
  男人一张俊逸儒雅的脸庞多了几分焦急,他对余浅抱歉的笑了笑,静静的离开,关上了门。
  望着手腕上的纱布,余浅知道自己安全了,也知道自己无家可归了。
  她看了看墙上的钟,九点,日上三竿,已经过了上班打卡的时间了……
  心里虽然对圣司冥还有阴影,可是工作总不能丢下,她还需要大笔的钱寻找生死未卜的念念,而且,她现在脱离了余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她必须努力赚钱才能养活自己。
  急急忙忙从病床上爬起来,她发现自己的身上还穿着昨天的女佣制服。
  她的膝盖,手肘和身上,到处都是擦伤,微微一动都很疼。
  真是奇迹,自己被车撞了居然还活着。
  余浅出了医院,一个人沿着车水马龙的道路飞奔着前进。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