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15:给我慢慢吃

  薛管家和佣人们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吃惊,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低垂着脑袋,放下早餐后便井然有序的离开了主卧室,还不忘帮他们关上房门。
  没有旁人在场,余浅显然松了口气,身侧的床头柜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早餐,她饿得难受,想伸手去端早餐,结果可悲的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她反复试了很多次,累得气喘吁吁,忽然眼前闪过一道人影,只见圣司冥缓步走到床头柜前,长指端起一碗海鲜粥,敛眉舀起一勺粥,送到余浅嘴边。
  他霸道命令:“吃。”
  余浅愣了一下,她实在是太饿了,根本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就张开了嘴巴。
  一勺粥来不及细嚼便咽下了肚。
  他一勺一勺的喂她,黑眸扫见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由得放慢了手上速度:“没有人跟你抢。”
  余浅抿住嘴唇,低声说了两个字:“我饿。”
  圣司冥吹了吹勺子里的粥,再次送到她的嘴边:“这一桌子的食物都是你的,给我慢慢吃!”
  “……”
  余浅不知道为什么她吃个饭他都会生气,为了不惹怒他,她只好细嚼慢咽,将每一个米粒都咬碎了才咽下肚。
  吃完了海鲜粥,圣司冥又喂她吃了一碗虾肉馄饨,还有一份荷包蛋,她的胃里总算是有了饱腹感,苍白的小脸也增添了几分血色,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她才刚吃饱,便半仰在床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窗外,炙热的阳光过于强烈,圣司冥大步走过去,随手拉上了窗帘,卧室顿时暗如黑夜,所有的光芒都被隔绝在外,他倚靠着窗沿,深邃的眼睛,盯着床上的余浅。
  紧抿的薄唇藏着太多情绪,他微侧过脸,窗帘缝隙处漏下的点点星光洒在男人冰冷的面部轮廓,仿佛地狱里走出的撒旦,俊美而嗜血。
  余浅睡醒的时候,已是次日正午。
  有风,从窗户里渗进来,悄悄拂过窗幔,泛起一片白色的涟漪。
  她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些许,原本酸软的手脚也恢复了些气力,她看了看空荡的房间,没有发现那个可怕的男人,提防起来的心脏这才缓缓落回到肚子里。
  床头,放置着干净的衣物,从里到外,无微不至……
  余浅怔了怔,随即拿起衣服穿了起来,穿上以后才发现,衣服竟是意外的合身。
  卧室门没有锁,她顺着复式楼梯慢腾腾的下楼,豪华宽敞的客厅空无一人,刺骨寒意从客厅不起眼的吧台处席卷而出,慢慢扩沿至整个客厅。
  她暗自松了口气,扶着冰冷的墙壁走向门厅,只要推开不远处的金属门,那么她就可以彻底从这座金丝笼里解脱出来了!
  余浅握住门把手,奋力的转动着!眼前的门却丝毫未动!她诧异的皱起了眉头,反反复复的试着打开门,可是没有用……
  门被锁上了!
  余浅的心,霎时凉了半截。
  眼角余光扫见客厅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顾不得许多,她拿起茶几上的花瓶用力砸了上去,哗啦一声巨响,昂贵的花瓶碎成了渣滓,零零散散地落在地上。
  而落地窗,却仍完好无损,甚至就连一道裂痕都没有!
  “余小姐,没有用的,这是美国进口防弹窗,您就是砸上一整天,它也碎不了。”薛管家矗立在她的身后,无奈的提醒道。
  余浅闻言,双目通红的望向管家:“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先生已经交代过了,从今天起,您不能离开帝堡半步。”薛管家躬身回应,浑厚的嗓音像一道魔咒刺进了余浅的脑海。
  她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失魂落魄的咆哮道:“他有什么资格囚禁我?!”
  薛管家叹了口气,只是毕恭毕敬的说:“厨房午饭做好了,您该用餐了。”
  余浅哪里有心思吃饭,只要一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幕幕,她就吓得浑身打颤,不由得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薛管家身上:
  “管家,我知道你是好人,拜托你放我走吧!我不能留在这里,我会被折磨死的!”
  折磨——
  隐与吧台的男人细细嚼着这两个字,薄冷的唇角突然勾起一抹嗤笑,他细细摇着手中的高脚杯,猩红的液体如血,一下一下侵蚀着杯身,那抹猩红染红了他的眼眸,大掌一抬,杯中红酒顺着他玫瑰色的唇缓缓流入喉咙,流畅的线条上下滑动了几下,只听“砰”的一声,高脚杯在他的手心里碎成了粉末。
  余浅骤然感觉浑身冰冷,不过短短几秒,男人已经迈开长腿,顺着她吃惊的目光,冰冷坚硬的手掌一把扼住了她的喉咙,他是笑着的,眉眼间却隐着浓到化不开的厌恶:
  “浅浅,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才叫真正的折磨。”
  说话间,他直接将她抗在肩头,大步上了楼。
  嘭!
  巨大的摔门声和房间里随即传来的女人尖叫声让几个面面相觑的佣人吓得魂飞魄散!
  薛管家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怕,余小姐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处于盛怒状态的圣司冥将余浅狠狠扔到床上,随即脱了衣服,他赤裸着胸膛压了下来,嗜血双眸一刻不离的盯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女人:
  “睁大你的眼,好好看清楚我是怎么折磨你的,你又是以什么样的姿态臣服在我身下的!”他冷笑着咬住她的脖颈,狂热的身躯完全覆盖住她,漫天的情欲很快燃烧了他的理智,他就像一只疯狂的野兽,只知道不停的索取。
  “疯子!你放开我!”余浅拼了命的挣扎,一颗颗滚烫的眼泪从眼眶迸发出来,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起不到一丝一毫的作用!
  圣司冥残忍而狂暴的将她撕碎,连同她引以为傲的尊严,也被他无情的毁灭。
  漫长的折磨终于停止,余浅蜷缩着残破的身体,双目无神的瘫软在床上。
  她想问问上帝,为什么所有的苦痛都降临在她一个人的头上,为什么她要承受这根本不属于她的折磨,为什么钟倾宇会背叛她……太多太多的为什么,太多太多的怨恨,她得不到上帝的回应,只能蜷缩在这里,独自难过。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